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我有一只鲲 > 第194章 众矢所指(中)
    “叶先生这段时间在楚国名声大噪,相信大家也一定有所耳闻。”八王爷适时的停顿了一下,观察众军的反应,发现对面三军开始小声议论之后,接着矛头近一步锁指道,“说白了,其幕后的指使就是叶湘伦!”

    “此事是我一人所为,与我家先生无关!”听到八王爷的矛头指向,囚车中原本垂首无精打采的叶辰,猛然抬起头瞪大惊恐的双眼辩驳道。

    “叶辰,你莫要胡说八道,你在犯什么神经!”叶湘伦万没想到叶辰会把刺杀行为主动揽到自己身上,心知他是怕让自己波及其中,便瞪红了双眼呵斥道,“此事非同小可,关乎个人生死,把你当晚看到的实情如实说出来,有帝国琴师协会的人在此,我不相信大陆最高的琴师组织会一方官胄!”

    “叶先生,你怎么也……”叶辰望见叶湘伦竟然也被囚到黄城军囚车之中,脸上的惊恐之意更加浓烈。

    “叶施主,请据实回答,有本执事在,一定秉公执法!”看到楚军上空的中年执事发话,叶湘伦这才暗暗舒了一口气。

    “不错,叶辰先生,有帝国执事在此主持公道,你不需有任何顾虑,把你那晚的所作所为如实说出来!”八王爷见状款步走到叶辰面前,笑眯眯的做出一脸坦诚之状。

    叶湘伦见八王爷说话阴阳怪气,知道八王爷应该是抓到了什么把柄在威胁叶辰,生怕他再犯糊涂,于是加重语气又道:“叶辰,接下来你所说的话可是关乎丹阳国和你我的命运,你一定不要被他人所恐吓!叶某身陷囹圄也是因为一些其他误会,我相信,有帝国执事在此,这些误会一定会解除的!”

    “叶湘伦,你莫要诱导他人,我知道,叶辰先生会据实回答的,对吗?”八王爷并未回身,反而双眼一刻不离的盯着囚车中的叶辰,仿佛这些话原本就是对叶辰所说。

    叶湘伦利用音符能量所加持的眼极目而望,发现叶辰听到自己的话后,脸色竟然出现挣扎之状,显然是对一些事有所顾忌。

    “我……”挣扎过后,叶辰似乎终于做出决定,听到叶辰出声,在场的四国军队以及潇湘宗和帝国执事等近百万双眼睛同时聚焦到叶辰身上,叶湘伦同样也很是紧张的注视着叶辰,生怕他再去胡言乱语,“刺杀丹阳世子确实不是芈谋先生所为,一切都是我叶辰所设计陷害的!”

    听到这里,三军上下一阵唏嘘,而锁在丹阳军囚车中的芈谋如释负重般,瞬间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他用近乎崇拜的目光望着远处的父亲,并小声呢喃着平日对父亲的称谓。

    “叶辰,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听到这些话,叶湘伦实在难以置信,便忍不住劈头盖脸的骂道,同时,也让他更加确信,八王爷一定是抓到了什么把柄,究竟会有什么把柄会落到他的手上呢?叶湘伦心中好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叶湘伦先生,请不要插言,让叶辰先生继续说,否则莫怪本执事动用一些手段了!”见到叶湘伦屡次打断,音符祥云上的中年执事脸色明显有些不悦,便沉声警告道。

    叶湘伦知道,凭对方的境界要让自己闭嘴是非常简单的,如今各路高手齐聚于此,若叶辰仍自认定他是凶手,自己若想携叶辰逃离此地,莫说在天空飘荡的两名四星琴师,单单是一众潇湘宗二星弟子自己就难以应付,更何况自己现在还身陷囹圄呢,这可如何是好!

    “其实那日芈谋先生确实也在现场,只是在芈谋先生来到营寨之顶时,在下已经结果了丹阳世子的性命,我见到芈谋登到营寨之顶,便顺势大呼,让所有人把作案的凶手都怀疑到芈谋先生身上去了!”

    叶湘伦看着叶辰慢吞吞的说出了这席话,他知道叶辰此刻心中一定是凄苦的,明知道自己的弟弟被人杀害,而自己却替凶手背负了杀害弟弟的罪名,这种苦痛未经之人真的难以理解。

    “哈哈哈哈,既然凶手已经主动招认,那是不是可以说,吾儿芈谋是无罪的?”听到叶辰的回答,八王爷满意的放声一笑,接着为儿子洗脱道。

    “如此轻易承认难能使人信服,凶手至少要有个杀人动机吧?”待到三军上下议论声稍稍停歇之后,丹阳领军再次质疑道。

    “动机?叶辰先生,就劳烦你把自己的杀人动机说与大家听吧!”八王爷再次走到叶辰面前“请”道。

    “没什么特别的动机,贵国世子与我有杀父之仇,我苦修这么多年琴技,就是为了今日的复仇!”叶湘伦发现叶辰回答之时始终垂着头,或许在场的芸芸百万人之中,只有他知道叶辰的心情。

    “既然元凶已然招认,那王爷贵子理应归还贵国,芈谋先生这几日受到的囚狱之苦,本将深表歉意,来人,把芈谋先生释放了!”时间动机都有,而且凶手还主动招人,丹阳领军似乎再无可反驳,双手做了个抱拳的姿势,施发军令道。

    “父王!————”

    枷锁被摘除之后,芈谋接过士卒递来的古琴,双手操动古琴,踏驰着音符圆盘向楚军奔去,琴弦之音停歇,芈谋稳稳的落足在八王爷身前。

    “小王爷!”

    “小王爷!”

    “小王爷!”

    芈谋回身看了看背后军士们的高呼,满意的微微一笑,立即向父亲作揖请安。

    叶湘伦看到芈谋意气风发的模样,心中恨得牙痒痒的。

    “琴师犯罪非等平民,原本应由琴师协会前来处理,但叶辰琴师并不属于琴师协会及九大宗门,加之叶辰琴师所犯之罪关系丹阳国命运,是以,本执事决定,叶辰琴师就交由丹阳国处置!八王爷应该没什么意见吧?”在楚军得意的气氛中,空中音符祥云之上,帝国中年执事的声音响起道。

    “一切但凭琴宗吩咐!”八王爷听到中年执事发话,立即躬身回禀道。

    “且慢!”听到帝国执事的安排,叶湘伦再也忍不住道。

    “叶湘伦先生还有什么话要说?”音符祥云之上,帝国执事沉吟了一下道。

    “此事尚有众多疑点,执事大人如此仓促定论,是不是有些草率了!”叶湘伦依理力争道。

    “嫌犯既已认罪,还有何疑点可说?”帝国执事问道。乐看小说 www.laok.cc

    “执事大人恐怕有所不知!”叶湘伦见这名中年执事还算秉持公正,他虽然尚想不通叶辰为何会主动认罪,索性搏上一搏道,“叶辰乃是丹阳国的世子,他怎么会杀害手足之谊的丹阳世子呢?”

    “什么?他竟然是丹阳世子!”

    “真是胡说八道,丹阳世子怎么会沦落到这份田地?”

    楚军举军上下陷入一片议论。

    “丹阳世子尽在宫中,休要危言耸听!”

    “即是丹阳世子,怎么会姓叶呢?”

    同时丹阳军中也是一片质疑之声。

    “丹阳领军,叶某冒昧问你一句,多年之前,丹阳国君可否有一名长子失踪,至今下落不明?”面对众人的质疑,叶湘伦坦然质问道。

    “丹阳国确有一名世子失踪,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在丹阳国中稍有一些地位的公卿尽知此事,这又如何?”丹阳领军沉吟了一下傲声答道。

    “那么世子令牌可否证明叶辰先生的身份呢?”叶湘伦继续答道。

    “世子令牌?”

    “世子令牌?”

    “他难道还要世子令牌?”

    叶湘伦见丹阳军中陷入一片议论,知道这世子令牌在丹阳国显然是有一些分量的,便继续道:“没错,如果叶某没有猜错的话,叶辰先生的世子令牌就藏在身上,执事大人可命人搜来一验!”

    “果真有此物?”帝国执事看一眼丹阳军前排将领的表现后,心中存疑的道。

    一旁的八王爷显然没有料到还有此节,脸上微微变动,生怕真的搜出不理的线索,让此让自己的爱子身陷囹圄,立即作色瞪了叶辰一眼,叶辰见状似是有所忌惮,便开口道:

    “叶先生不必为叶辰开脱,那些东西都是骗人的玩意儿,叶辰今生得拜叶先生为师心已足矣,叶先生有大事要做,叶辰如今已经是烂命一条,叶先生不必为叶辰白费功夫了!”叶辰毅然决然的道。

    “执事大人莫听他胡说,叶某有没有说谎,大人令人一搜便知!”叶湘伦知道叶辰意思已决,便不再理会他道。

    “既然叶湘伦先生提出质疑,就劳烦八王爷命人在嫌犯身上搜上一搜吧!”中年执事见叶湘伦提出新的线索,身为琴师协会理事会执事的他,从以往处理案情的经验告诉他,多听一些新的线索,对案情来说,是有利的。

    “这……”八王爷有些犹豫的看了中年执事一眼,还是命手下往叶辰身上搜身。

    “禀告八王爷,从嫌犯身上搜出了这个!”经过一番搜索,那名兵士双手果然托着一块令牌,呈到八王爷面前。

    八王爷接过士兵呈上的令牌,眉头微微一皱,显然是怕事情有所逆转,不知所以的望了音符祥云上的中年执事一眼。

    “那就请丹阳军辨认这块令牌的真伪吧!”看到八王爷投来询问的目光,中年执事喝令道。

    一骑得令,自楚军之中策马向丹阳军飞驰而去,令牌落入丹阳领军之手后,众军的目光随之聚焦到这名领军身上。只见这名领军拿到令牌一番审视后,又和身后几名想来是丹阳太宰的便服男子交涉了一番,最终做出定论道:

    “这令牌的确是丹阳世子的令牌,看来这名青年琴师的身份的确尚需一番调查!如果他真的是失踪多年的丹阳世子,那么他刚刚所陈述的动机,就有些存疑了!”丹阳领军显然是一个头脑清晰的人,一席话说出来,瞬间让楚国的八王爷脸色难看起来。

    “即便他真的是丹阳世子,又能洗脱他杀人的动机?据本王所知,这名失踪的世子的亲弟,和贵军受害的三世子是躲储的最大竞争对手,就算他真的是丹阳世子,又岂无杀人动机?”八王爷恼羞成怒的争辩道。

    “倘若他真的是丹阳国世子,也就说明他刚刚陈述的杀人动机是在说谎,也就进一步说明,此案另有隐情!”丹阳领军丝毫不让的力争道。

    “哈哈哈哈哈!”此案若细细查下去,定然对自己的爱子不利,为了不至于节外生枝,他怒极反笑道,“恐怕大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名叶辰琴师的尊师叶湘伦,真正身份其实是六指琴魔的弟子!”

    “六指琴魔?”

    如果说叶湘伦兴许三军中会有很多人不知,但提到六指琴魔这个名头,三军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连当下街头的小儿啼哭,大人们都会那六指琴魔来恐吓小儿。

    “吓!六指琴魔竟然还有传人?”

    “怪不得那小子天赋如此异秉!”

    此话一出,不仅三军上下一片沸腾,就连音符祥云上那名琴师协会执事听后也面色微微变动。

    “八王爷!你言而无信,你曾答应我不会污蔑我家叶先生的,你真是一个出尔反尔的卑鄙小人!”叶辰见到八王爷居然恼羞成怒之下,把自己心中最顾及的事前公布于众,在囚车中愤怒的大叫道。

    “原来叶辰最终还是为了我才甘愿背负罪名!”等八王爷和叶辰说出这些话,叶湘伦才明白叶辰为何会主动背负罪名了,他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愧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