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我有一只鲲 > 第195章 众矢所指(下)
    “王爷说话可要讲实信,这种事上可不要凭空污蔑他人!”听到这则爆炸性的消息,中年执事微微动容,适时提点道。

    “执事大人,无凭无据,小王怎么敢暴露出这么一出惊世骇俗的消息呢。”八王爷面色沉稳的向楚军上空的中年执事坐了个揖之后,款步面相叶湘伦所处的方向傲然道,“我相信寿春的百姓已经从各国赶来寿春的琴师们依然还记得,在寿春二分音符降落之前,就在寿春街头曾客死一名三星琴师,而这名三星琴师身死的地方,正是这名叫叶湘伦的普通全音符琴师舍宇之下,经查明,这名三星琴师的死法是音符能量被人抽干而死,由于叶湘伦和这名琴师的级别差距太大,我们当时并未怀疑到他的身上,再加上音符大会将至,在寿春担任太守的芈大人并未太过宣扬此事,此事也就被人逐渐淡忘。”

    “而芈太守并未拖延彻查此事,直到在昨日,本王无意听到一人的聊起另外一件事的时候,才恍然而悟,原来真正的凶手就在我们眼皮底下,他就是‘六指琴魔’的亲传弟子,叶湘伦!”

    “众所周知,当年‘六指琴魔’就是依靠吞噬他人音符能量和音乐元素来提升修为的,而这位叶湘伦,正是以此行径来达成修为的!小王今日就请出这位证人来证明叶湘伦的丑恶行径!”

    八王爷说完,向身后的中年执事请示了一下,随后信手一招,一名女子踏驰音符圆盘盈盈而出,这人正是在音符大会上,与叶湘伦同多二星音符的曲皖郡主婉小姐。

    “婉小姐?”

    叶湘伦见到婉小姐笑盈盈的模样后,心头微微一紧,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不妙,自己曾在曲皖汲取过一些音乐元素,如果这件事真的被她发现而出面指证,自己真的可就百口莫辩了。

    “这位姑娘相信不用我多做介绍了,她就是岭南宗弟子姬婉儿!”八王爷向众人以及两位大人物示意道。

    “婉儿拜见执事大人,掌宗大人!”

    姬婉儿走出阵列之后,乖巧的向两位分量级人物盈盈一拜,而后面相众人,面色转冷道:“叶湘伦在来楚国之前,曾在婉儿的母国曲皖做客一段时日,是以婉儿对叶湘伦的习性相当的熟悉。”

    “叶湘伦确实才华出众,但他为人谨慎,不喜与人结交,若不是小女以宾主身份数次叨扰,也看不清原来他还有这样的身份!”姬婉儿开始悠悠而道。

    “叶湘伦在曲皖国客居的时候,有一次晚上,婉儿想向叶湘伦讨论琴谱时,正好看到他神色匆匆的走出房门,由于对方也是琴师,小女不好过问,并没有和他打招呼,便回到房间,那夜小女刚好失眠,在庭院闲逛之时特意留意了叶湘伦房门,发现已近四更了,叶湘伦还是未归,于是小女便起了心眼,在次日差不多时间,发现叶湘伦再次外出,这次小女远远的跟在他的身后,没想到却发现令人震惊的一幕!”

    “小女发现叶湘伦深夜前去乐池,开始还不知何故,等过去一段时间后,小女发觉乐池中有些异动,便悄悄的爬到乐池岭上,在乐池岭上俯身往下一看,看见叶湘伦盘坐在乐池之中,缓缓弹奏一种特殊的调式,而乐池内的音乐元素在这种特殊调式弹奏下,竟然缓缓脱离融合,最终注入到叶湘伦的体内,我一看,这不是在吞噬音乐元素么!而我看到的那天,乐池中的音乐元素已经枯竭了大半,想必叶湘伦已经不是第一天在吞噬了!”

    “真是人心可见啊!”叶湘伦悲凉的看了看姬婉儿的侧影,虽然他对姬婉儿一开始就没有多大的信任,但看到当时还和自己谈笑风声,转眼之间便去拆台时,心中难免还是会有一丝悲凉。

    “那碗小姐为何当时不去制止呢!”中年执事沉吟了一会儿,质问道。

    “一来,他毕竟是小女的客人,二来,小女当时确实被那种可怕的场面给吓住了,即便小女出头制止,也不一定能斗的过这个魔头!到现在才出来作证,也算是还她一份情谊吧!”姬婉儿幽幽的道,似是对自己的所行有些不忍。

    “照婉小姐所说,那叶湘伦确实有可能继承了六指琴魔的衣钵,但凭这一面之词,恐怕还不能令人信服!”中年执事沉静的道。

    “哈哈哈,小王还有一位证人,这名证人也可以说是叶湘伦的老相识了!”叶湘伦能看出来,八王爷是有备而来,但他却极是好奇,这位肯出来为他人作证的“老相识”又会是谁?

    目光所致,一名年迈的长者从楚军的车阵中走出,那人刚走出阵列,便高声呼喊:“叶湘伦先生,你可还记得老夫?”

    “老先生?”

    叶湘伦听这人的声音有些耳熟,定睛望去,原来却是自己在九嶷宗看守书馆时,为自己送饭的老者,因为经常来往,那时自己曾和他闲聊过几次,加之这位老先生面相和善,是以叶湘伦是对他有一定印象的。

    “莫非你也要替八王爷来作证么?”这名老者来自遥远的北国,叶湘伦可以说与南国势力毫无交集,他不相信这么一个老者,也会被八王爷收买。

    “可别叫的那么亲切,老夫和你只是干事之交,要知道你是这么歹毒的人物,老夫宁愿辞去职务也不会给你这个祸国殃民的人物送饭!”

    面对叶湘伦的问候,老者迅速和他撇清关系,这也在他意料意料之中,既然能被八王爷请来,毕竟是要和自己作对!叶湘伦回想起老者以前的慈善模样,心中不由自主的发出一丝冷笑。

    “老夫之前曾在九嶷宗谋过送餐伙计一职,当时这位叶湘伦恰恰在九嶷宗看守书馆,由于每日送餐,老夫和他有过一段频繁接触。此人行踪诡异,经常不在书馆的木舍,虽然老夫要每日送餐,但能和他见到面也是寥寥几次,有时候,他会从书馆走出,更多的时候是不见踪影。”和叶湘伦对质之后,老者开始陈述起来。

    “那时候我见他年轻且礼貌待人,就和他特别亲切,现在想想真是人心难测啊。”老者说着,冷冷的朝叶湘伦望了一眼,叶湘伦心道,人心叵测用在你身上才更加贴切吧!

    “叶湘伦在九嶷宗书馆任职只有短短的月余时间,这也是九嶷宗一位资深长老苦苦为他谋下的职位,没想到他竟然不知恩言谢,竟然还监守自盗,把九嶷宗宗门之内的一片音乐元素洗劫一空,当然这也是在叶湘伦走后才发现的,这件事对九嶷宗来说本来并不大,当老夫听到八王爷说叶湘伦是‘六指琴魔’的弟子之后,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老夫就算不顾个人安危也要出面指征这个十恶不赦的恶徒!”天神小说 www.ts108.com

    老者的话语愤慨异常,让人听之十分悲切,在场的数十万双眼睛投向叶湘伦时,不禁夹杂了审视的目光。

    “哈哈哈哈哈哈!”

    叶湘伦被老者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给激怒了,心中原本对他仅存的善感此刻也荡然无存了,面对众夫所指,他反而仰天大笑起来。

    “试问如果叶某真的是所谓的‘六指琴魔’弟子,我会让一名琴师的尸体横躺街头等待别人去怀疑么?再者,请问一名北国的老者,何故会万里迢迢跑到南国,来指证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青年,难道这老者的真正目的和身份就不可疑么?”大笑过后,叶湘伦针锋相对的反问道。

    “我……”

    叶湘伦留意到,在受到自己的质疑时,老者条件反射的向八王爷看了一眼,叶湘伦猜想,他的身份肯定与八王爷有关,不然,八王爷就算有再大的能力,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去九嶷宗查明自己的来历,然后把一名毫不起眼的角色请来指征自己。

    “这怎么能说毫不相干呢,在大义面前,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会像我一样,跳出来指征你这个罪恶之徒的!”

    “罪恶之徒!”

    “罪恶之徒!”

    “罪恶之徒!”

    老者右手食指愤慨的指向远处囚车上的叶湘伦,随后楚军之中同时响起震天的呼喊。

    “叶湘伦先生究竟是不是‘六指琴魔’的弟子,恐怕需要琴师协会最终定夺,叶湘伦先生既然有此嫌疑,就劳烦随本执事到帝国走一趟吧!”等到楚军呼喝之声停歇,音符祥云之上的中年执事,用不容反驳的气势说道,声音传荡开来,不仅其下楚军一片肃穆,就连远在数里之外的敌国三军也为声音震慑的一片沉静。

    “事到如今,叶某是生是死全凭执事处置,只是叶某的弟子叶辰之事,还请只是大人为在下主持公道!”叶湘伦知道,自己的修炼途径有驳常道,终究会遭受世人的质疑,但他万没想到会是在如今的四国阵前。

    “叶先生,琴师协会万万去不得!”同为囚车中的叶辰听到叶湘伦的话后,连忙阻止,随后又哀叹一声道,“叶辰已经是废人一个,叶先生何故为叶辰摊此祸害呢!”

    “叶湘伦先生请放心,我们理事会一向秉持公正,叶辰先生刚才所陈述的事情确实有诸多疑点,需查明叶辰先生真正的身份之后,再做定夺!”

    “请执事大人查明此事,再带叶某回帝国不迟!”还好这名帝国执事还算思路清晰,叶湘伦立即攀住这个高枝道。

    “既然被李某人遇到的案子,一定会彻查清楚,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

    李执事说毕,信手一招,叶湘伦所处的囚车凭空升起,囚车所连的马车车杆被齐齐斩断,本来承载囚车的马匹突然失重之后,发出受惊的嘶鸣声。

    “执事大人,叶辰的案子勿需多查,小王还有几个证人还未出场!”八王爷听到中年执事决意插手此事,神情上显然有些慌张的道。

    “哦?但请出证!”

    叶湘伦被一方囚牢悬于空中,中年执事把注意力转到脚下的八王爷身上,对叶湘伦置之不理道。

    “把人证带出来!”八王爷此刻显然失去了当初的自信和游刃有余,用近乎暴躁的语气道。

    “小人见过八王爷,各位执事大人!”

    证人被推出来之后,立即伏地拜见,从他拜见的口气,显然并不知道,真正秉持公正的帝国执事只有一个。

    “快起来,跟大家说说你当日的所见所闻!”

    “是,是!”那人得到八王爷的允予之后,颤颤巍巍的爬起身子。

    那人起身之后,叶湘伦定睛望去,原来这人正是阳城城西的客栈掌柜,没想到八王爷居然连他也找到了,我倒要听听他能做出一番怎样的证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