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农门医女有点田 > 第803章 似一眼就能看透整段人生
    虽然幼时也在程家生活过几年。

    但因为从懂事起,程酬卿便和老奴离开程家回到了偏僻的乡下且那老奴对程酬卿极好的缘故。

    程酬卿一直以为自己不过是老奴的老来子。

    这些年老奴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

    且好些时候,程酬卿发觉老奴会瞧着自己唉声叹气。

    程酬卿以为老奴是在担心自己日后该如何生活。

    其实,程酬卿有想过等他再长大些就出去挣钱,给老奴养老送终。

    他甚至真去小镇上寻了师傅,找了活路。

    却不想,还没等他将这等好事告诉老奴。

    程家人找上门来,要他认祖归宗。

    程酬卿有点懵。

    他不明白自己喊了十年的爹,怎么突然就不是自己的爹了。

    老奴见程酬卿不愿离开,拉着他将他生母与生父之间的种种恩怨讲了个明明白白。

    原本程酬卿便对程家来人十分抗拒。

    此番听得老奴的话,更是怕极了程家。

    他不敢想象,以自己的身份回到程家会被怎样对待。

    毕竟,他在程家的地位实在是太尴尬了。

    他也不敢想象,以聂家如今的地位,若是知晓他回到了程家,会怎么收拾他。

    那时程酬卿年纪虽小,却懂得许多事情。

    他怕。

    怕聂家会为聂烟报仇。

    像聂远山的身份,要捏死他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他哭倒在老奴的怀中,嗷嗷哭着叫爹,他不走。

    但老奴只是苦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卿儿,我年纪大了,就算你跟着我,我还能管你几年?”

    “我不用爹爹管,我可以养爹爹的。”

    程酬卿扒拉着老奴的衣裳不放:

    “我已经十岁了,我可以去山上挖野菜,我可以去镇上找活路,爹爹我可以养活你的。”

    “爹爹你不要不要我啊。”

    老奴听着程酬卿的话,落下泪来:

    “可是,我终不是你的爹爹啊。”

    “跟他们走吧,卿儿不要怕。

    过去的事情不是你的错,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没有错,不要怕,知道么?

    不管怎样,你始终是程家人。

    你那样聪明,你的长辈们一定会喜欢你的。”

    程酬卿就这样被接走了。

    程家人见他舍不得那老奴,本也打算将那老奴一并接回府的。

    老奴看着程酬卿期待的目光,终还是拒绝了。

    程酬卿临走时,老奴对他讲:

    “卿儿,以后的路没有爹爹了,要靠你自己,知道么?”

    就这样,程酬卿离开了老奴,回到了程家。

    因着程家大少去世多时的缘故,程家人对程酬卿倒是没有太多排斥。

    甚至于连聂家对程酬卿都没什么排斥。

    程酬卿还记得,他刚回到程家那会儿聂家有人来看过他。

    来的人正是聂远山。

    聂远山面容和煦地对他讲,不管怎么说,他程酬卿也算是聂烟唯一的‘儿子’。

    若是有什么难处大可找他聂远山帮忙。

    所有人俨然已经将程酬卿当做了聂烟的亲生儿子。

    聂家和程家的态度让原本提心吊胆的程酬卿着实松了口气。

    他觉得爹爹真的是多想了。

    程家和聂家哪有那么吓人。

    他们是真的将自己看做家里人的。

    回到程家的很长一段时间,程酬卿都是这样想的。

    如果他没有无意听到府中下人们私下对自己的议论的话,或许他之后还会这样想。

    那是一次偶然。

    初回到程家时,程酬卿到底年纪尚小。

    于是没少在程家四处瞎逛。

    他好吃,平日里最喜的便是去厨房找吃的。

    那天,他刚走到厨房窗户底下,一如往常的踮起脚尖,想要偷偷去厨房拿点吃的。

    他刚要偷摸走进去,却是听到两个下人在厨房里低低说着话。

    好巧不巧的,下人口中的主角正是他,程酬卿。

    下人说他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怎么还好意思心安理得的回来程家。

    难道不知道大少爷和夫人被他亲娘害得有多惨么。

    下人说,果真是奴才养出来的孩子。

    真是半点不知廉耻。

    下人说,若他们是程酬卿,见着聂家人定是恨不能以死谢罪的。

    程酬卿的脸皮到底有多厚,才能像是什么都不知道那般将聂远山叫舅舅叫的那般亲!

    下人说真是可怜了聂大人过于善良。

    分明知道程酬卿就是害死自家小妹的亲生儿子,却还要假装坚强。

    下人还说,若他们是聂远山,管他程酬卿是不是程家大少唯一的孩子。

    杀人偿命,当初程酬卿的母亲害了人家聂烟母子性命,便该用他们母子二人的性命来偿还才是。

    ……

    那时的程酬卿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

    他好歹也是被老奴宠着养了十年,哪里听得这般议论。

    程酬卿有想过要与那些奴才争论。

    他甚至有想过利用自己的少爷身份直接责罚那几个下人。

    但,最后,程酬卿什么都没做。

    他只是强迫自己忘记那些下人的话。

    他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到,那些下人什么都没说。

    他记得老奴对他说的,以后没有爹爹了,什么事都得要靠自己。

    他要让下人们闭嘴,首先得要有让他们闭嘴的实力。

    程家家大业大,他回到程家后,家中长辈们也有将族中一些生意交到程酬卿手上。

    程酬卿很聪明,生意场上的事情许多时候一点就通。

    他本以为自己在程家人面前多表现一下,便能得到程家人的青睐。

    却不想,他得到的是程家人的戒备。

    他程酬卿再有才干又能如何。

    程家人不管面上对他如何好,但心底终是对他信不过的。

    在程家人眼里,他的母亲杀死了聂烟母子。

    如此,他程酬卿必然也和她的生母一般,从血液里便流淌着罪恶的血。

    ……

    自打知晓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也终究得不到程家人的欢心过后,程酬卿便有些自暴自弃。

    他不再努力,自甘堕落。

    成日与京城中的纨绔子弟混在一起。

    他本以为自己这般会让家中长辈失望,或许还会招来一顿责备。

    但没有。

    什么都没有。

    所有人对此视若无睹,祖父甚至还对他说,玩儿可以,但总还是要节制些,你要亏空了身子才行。

    在程家人眼里,他程酬卿好像天生就该如此。

    他听到下人们议论说:

    看吧,早就说了之前的能干勤勉都是装出来的。

    那等下贱之人生出来的孩子,不祸害别人便是老天保佑了,谁还真敢指望他能老老实实的为程家做事啊。

    ……

    程酬卿想笑却终究是笑不出来。

    那时,他分明只是个十多岁的少年,却觉得一眼似就能看透自己的人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