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罪恶无形 > 第二十三章 男神
    冷不防听到纪渊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夏青猛然回过神来,顺着声音的方向扭过头去,正好对上纪渊的视线,外面的天气很显然是连温暖都谈不上的,但是纪渊的额头上却挂着细细密密的汗珠。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夏青看到他额头上那与季节不符的反常汗水,第一时间做出了她认为最合乎逻辑的判断,一边询问一边想要站起身来。

    纪渊把手扶在夏青的肩膀上,轻轻按了一下,让她重新坐回到椅子上去:“没事,我回来的时候赶得有些急,你先说说发现了什么。”

    夏青心里有些纳闷,不知道他为什么回来那么急,会跑得一头大汗,但是既然纪渊现在开口问自己工作上的事情,她便没有用旁的事情去打岔。

    “我发现郭亮有一件事说的确实没错,朱浩瀚在x大学里面确实有不少的粉丝,尤其是女生粉丝更多,这些女生对朱浩瀚还真有点寻常追星族追星的那种,特别的热情。”夏青给纪渊让出一点位置来,让他可以拉椅子过来坐在自己旁边,方便浏览电脑上面的帖子,顺手抽了一张面巾纸递过去给纪渊擦汗。

    虽然说平时这种举动在两个人之间也不算什么,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使然,夏青今天居然有一种心如擂鼓的紧张和拘谨。

    她清了清有些发干的嗓子,继续说:“刚刚你回来之前,我看了几个帖子,基本上朱浩瀚活跃在校园论坛里的粉丝以女性为主,其中还包括外校的。

    朱浩瀚的这些女性粉丝里面很多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篮球迷,她们单纯是把朱浩瀚当作偶像一样去喜欢的,还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做‘禁【hx】欲系男神’,原因是朱浩瀚不像她们学校篮球校队里其他个别比较出风头的主力球员那样,三天两头的换女朋友,或者跟女球迷关系弄得不清不楚,要不然就是一天到晚跟女朋友秀恩爱什么的。

    朱浩瀚好像根本就没有心思理会这些,一门心思都用在了练球和比赛上面,就是那股子心无旁骛的劲儿,让他的女粉丝们特别的喜欢。”

    夏青说完之后,没有等到纪渊的回应,扭头看过去,却见纪渊正盯着自己,眼神是专注的,表情却是纠结的。

    夏青深吸一口气,松开鼠标,把椅子转了转,正面对着纪渊:“要不然……咱们先把工作的事儿放一下,一会儿再继续。”

    纪渊并没有表示反对,他也意识到自己本来想要利用谈谈工作来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梳理一下自己的想法,可是坐在那里,耳朵里听着夏青的讲述声,他非但做不到平复心绪,就连最起码的集中一下注意力都变得困难起来。

    夏青看着纪渊坐在椅子上,坐姿极其标准,后背挺得笔直,一点都没有倚靠在椅背上,两只手规规矩矩的放于膝头,那个架势就好像准备接受训话似的。

    原本夏青还觉得有些紧张,看纪渊这副模样,她反而有一种想笑的冲动,不自觉的心情也就放松了下来,只等着看纪渊打算对自己说些什么。

    纪渊两只手在膝盖上悄悄攥紧又松开,松开又攥上,手心里感觉到了明显的潮湿,这种因为紧张而手心出汗的事情他已经好多年没有体会过了。

    “我……”他张嘴的一瞬间,猛然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嘶哑,下意识的立刻重新闭上了嘴巴,抿紧嘴唇,向来波澜不兴甚至时不时还会有些冷漠的脸上浮现出了一层不大自然的红润,“你……”

    夏青本来看他那个正襟危坐的模样,原本想要逗一逗他的心思都没了,直接对他点点头,说:“嗯,我知道,当初一直帮我的人,是你。”

    纪渊点头:“我知道你知道是我。”

    说完之后,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夏青先笑了出来。

    “我以前都不知道你这么会说绕口令的。”她笑着对纪渊说。

    夏青这么一笑,纪渊脸上的表情也松动了,嘴角向上勾了,有了几分笑意。

    “是陈清绘师姐告诉你的吧?”既然两个人也算是打破了刚才气氛有些古怪的沉默,并且面对纪渊这种紧张局促的坦诚,夏青的紧张情绪反而得到了缓和。

    纪渊没有半点犹豫地承认了夏青的这个猜测,他点了点头:“她告诉我,你已经猜到了,但是我想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猜到的。”

    “说不上一个具体的时间点,属于逐渐有所察觉吧。”夏青掰着手指头,一点一点的数着,“比如说,我们才刚刚开始打交道没多久,你居然知道我怕黑,特意在黑漆漆的小路口等着我的时候;比如你特意为我买了那种软绵绵好消化的蛋糕,发现我并不爱吃,你觉得很吃惊的时候;比如你假装随意地买了那个很冷门品牌的进口眼药水给我的时候——那是我癔病性失明的时候医生推荐的,那段时间没陪在我身边的人可不会知道这种细节。

    还有你知道我因为当年的事情,对异性的肢体接触存在心理障碍,会感觉到抵触,所以那次沈师兄拍合照的时候,会那么反常的挤过来替我解围。

    你对于我和父母感情比较淡,关系很疏远这些情况没有一丁点儿的惊讶,因为你当年就见识到过,他们因为工作忙,所以把我一个人留在医院里,只有一个护工阿姨照顾我,如果不是这样,当初可能你也不会花那么多的时间陪我,甚至还在我父母对我的复原进度感到失望的时候,和他们在电话里争执起来。

    哦,对,还有那只小羊,当初你为了安慰我,鼓励我,曾经送给过我一只,让我猜一猜,你那次应该是怕我真的把沈师兄当成是我要找的恩人吧?”

    夏青说完,冲纪渊挑了挑眉:“怎么样?还需要别的例子么?”

    “不用,足够了。”纪渊听着夏青一条一条铺陈她收集到的那些“蛛丝马迹”,表情从惊讶逐渐变成了一种又甜又涩的复杂滋味,他停顿了一下,把视线从夏青的脸上移向一旁,微微垂下眼皮,浓密的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微微阴影,“那时候不是因为你没人照顾所以才去看你的,你很强大,从来没有可怜过。”

    这样的回应倒是夏青没有料到的,她眨巴眨巴眼睛,决定先把突然加速的心跳压一压,把关键的问题问过了再说。

    “刚才你已经用过一次提问机会了,现在轮到我。”她努力让自己的呼吸保持平稳,好让自己的声音语气听起来有气势些,“之前为什么不承认?是我猜的那层原因么?你觉得因为你之前受了伤,有了一些变化,我就会对你感到失望,觉得你不是自己一直心心念念惦记着想要重逢的人了?

    说真的,唯一让我觉得和记忆当中不大一样的,可能就是你的声音了,你现在的声音,比我记忆当中的要沙哑一点,还有你说话的语调也不一样了,所以我没有第一时间找到那种熟悉感,除此之外,没有了。”

    “我有过这方面的考虑,”纪渊苦笑,“但不是全部,我现在的状态,和那个时候变化太大,那时候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是敞开胸怀去接纳的,是坦荡的,所以我也能够给周围的人一些积极乐观的反馈。

    现在……有些事不是简单的几句话可以解释给你听的,我的状态你也看得到,所以我那时候觉得,现在的我,和你原本印象中、期待中的差太多了,你并不需要一个人带给你太多沉重的东西。”

    “所以呢?按照这个逻辑,你当初需要的是一个什么也做不了,眼睛还看不见的废物?”夏青虽然早就猜到纪渊的心结可能是这样的,但是真的听他这么说,放下小心翼翼的掩饰之后,心中便免不了生出了一些小小的怨气。

    “你那时候不是废物。”纪渊皱眉,不假思索的开口纠正夏青的话,“面对突如其来的绑架事件,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能沉着冷静的利用一切机会留下线索,还能够在绑匪面前想办法保全自己,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换成是比你年纪更大,阅历更丰富的人,也未必能够比你做得更好!你根本想象不到,我们冲进去解救人质,把你带出来的时候,你的眼睛虽然看不见,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却咬紧了牙一滴眼泪也不掉的样子给了我多大的震撼!夏青,你是我见过的,最机智也最了不起的女孩儿!”

    纪渊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情绪不自觉变得激动起来,直到他意识到夏青看着自己,没有说话,两眼含笑,这才猛然闭上了嘴巴。

    “瞧!这不就得了!凭什么只有你能看到我优秀的内质,我就不能发现你的闪光点呢?你这是赤果果的歧视啊!”夏青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心里面也是好久没有过的轻快,“既然原本打定主意不承认,就算我都‘误认’了沈师兄,你也只是泼冷水,暗示我,都不肯跟我坦白,现在怎么又忽然之间想通了?”

    “因为陈清绘,她给我上了一课。”纪渊自嘲的摇摇头,“今天我和她确认过郑义父母旅行团的事情之后,她问我,你是不是我当初选择到w市的原因,然后对我说,如果心里都有对方,那两个人之间无形的皮筋就已经扯起来了,这种时候,自说自话选择回避的那个人,就等于先松开了手,在感情里面,两个人扯着一根皮筋,永远是后放手的那个人更疼。”

    夏青张了张嘴,这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她……是在撮合我们?”

    “她这个人很轴,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会想要再试试看,但是如果确定连一线希望都没有了,她也不会执迷不悟,总体来说还是一个理性的人,就好像为了圆梦考了警校,最终也还是很清楚自己并不适合这条路,毕业后就改了行一样。”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纪渊原本的局促和尴尬便也不见了,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注视着夏青,目光灼灼,好像有两团火苗在里面燃烧着,把原本幽暗的黑眸也给点亮起来,闪动着奕奕神采。

    夏青之前还很乐于欣赏纪渊那种带着一点点害羞的局促,现在被他这样坦荡荡的盯着瞧,局促的那个人便立刻成了自己。

    “你这么盯着我看,是想要鉴定真伪么?”夏青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故意把脸一板,“我那个时候看不见,情有可原,可你也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我呀?”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营救你那天,你那个时候很狼狈,”纪渊对这个问题并不意外,回答的也很坦率,“等到结案了,我有空去医院陪你的时候,你因为进食障碍,整个人非常非常瘦,皮包骨的那种,我从来没见过谁那么短的时间内瘦那么多,甚至有些担心你能不能够活下去。

    你还没完全恢复,我就到了返校的时间,等我顺利的重新返回w市,你已经出院,被父母接走了,我试过找你,但是你连家都搬走了,所以你在我脑海中的印象,就一直停留在那个消瘦的形象上。

    再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得眼熟,但是当时我已经早就掐灭了找你的心思,也没有想过你居然会为了找我,回到了w市,还做了警察。

    如果不是因为看到你,会觉得有些像当初的那个女孩儿,可能你所谓的搭档计划,我根本就不可能同意吧,哪曾想你要找的,我要等的,就都在这儿了。”

    说到这里,纪渊停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表情也变得很认真,甚至带着一点点严肃,他调整了一下坐姿,腰背挺直,对夏青微微打开双臂:“很抱歉,先前我表现得不够有担当,以后,如果我还是你想要找到的那个人,那我就在这里,绝对一步不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