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八十一章 以无心算有心
    “那阿嫃她现在在哪儿啊?她没什么事吧?”一听到伊薇嫃出事了,梦炘乐很是焦急。

    他没想到墨玉居然也在这,那之前与阿嫃商量好的对策就用不上了。

    想到这,梦炘乐有点担心她会应付不过来。

    “放心,主人现在没什么事,只是担心那人会出什么幺蛾子,所以让你尽快想想办法。主人现在在你9点钟的方向,你顺着方向看过来就可以了。”小蝶继续转达着伊薇嫃的话。

    只是她不懂这关幺蛾子什么事,那人为什么要出幺蛾子,还有幺蛾子又是什么?

    不管小蝶心中有什么疑问,作为主人的好帮手,小蝶原封不动的转达着主人的话。

    “你跟她说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让她尽量帮我拖延时间,不用太久,大概十分钟就行。”梦炘乐让小蝶帮忙传话。

    “好的,那我就先告知主人了,你可要快点想办法啊,不然主人就麻烦了。看那个墨玉不怀好意的样子,想来他一定会叫主人下不来台的。”小蝶将伊薇嫃的担心转达给了梦炘乐。

    “没问题,那你时时留意一下那人的动静,要是有什么不对的马上通知我。”梦炘乐叮嘱着小蝶。

    “好的。”小蝶爽快的答应着。

    与小蝶聊完之后,梦炘乐便开始行动了。

    梦炘乐想的办法倒也简单,他先设法把他父亲引过去,但是不要被他父亲知道他是故意的,等与伊薇嫃他们汇合之后,再见机行事。

    说做就做。

    看父亲正好与身边人聊完,准备去找下一个人之际,他走上前去,装作与父亲随意的闲聊,不经意间把话题往那上面带。

    “你不是说带我过来认识些人吗?我想你的目的应该是让我见见上次没见到的那家人吧?”梦炘乐装作一脸嘲讽的看着父亲,但其实他的心里十分着急,就怕他不上套。

    “怎么,你现在想通了?”梦戊毅果然没有辜负梦炘乐的期望,看着眼前的儿子,又想起他上次逃跑的事。

    “要不是你上次就那么一走了之,我至于那么下不来台吗?你不知道我当时多尴尬。”说到这,梦戊毅就觉得来气,看着这不争气的儿子,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什么想通不想通的,我只是好奇什么样的一家人,能让你这么大费周章的整这些。”梦炘乐知道,要是就这么顺着父亲的话走,他肯定不信,倒不如曲线救国。

    “我想这么大的酒会,他不可能不过来吧,你就没想过去联络联络感情?”梦炘乐瞥了瞥父亲,很是嘲讽的说着。

    “你怎么突然对这事这么关心了,可别告诉我你突然回心转意了。”知子莫若父,当然反过来说也一样。

    梦戊毅果然怀疑起了梦炘乐的用意。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既然我要反抗的话,不先要了解一下对方的底细怎么行,而且我也想看看你的眼光如何,找的又是什么样的人?”虚虚实实,不叫父亲猜到他的真实目的。

    “我不管你的想法如何,最后你只能乖乖听我安排。”梦戊毅倒是没有再怀疑梦炘乐的用意,当然主要是他不认为他的儿子可以做出什么反抗他的事情来,最多就是挣扎一下,仅此而已。

    “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来了这么久,是该去见见他,不然也不像话。”说完梦戊毅四处看了看伊昌勐的位置,准备去找他。

    眼见目的达到,梦炘乐也不多说什么,以免说多错多。

    见父亲开始查找伊昌勐的位置,于是他有意无意的将父亲的视线带到了小蝶说的方向,并开始四下张望,以确定伊薇嫃他们的位置。

    等梦炘乐终于看到伊薇嫃他们,和父亲两人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梦炘乐刚一走到他们身边就听到墨玉在说着什么,细细一听,居然是他和阿嫃的关系。

    不等墨玉说出口,他赶紧示意父亲说些什么。

    “他们就是你说的合作伙伴?我看明明是两家人嘛,而且看他们聊得那么欢,说不定人家已经改变主意,打算抛下你换别人了。”

    梦戊毅走在前面,自然也看到了那相谈甚欢的两家人。听到梦炘乐的话,他不置一词,只是皱了皱眉,脚下的步伐迈得更快了。

    梦戊毅大笑一声,口中念叨着:“伊兄啊!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别来无恙啊!”

    人未至,话先到。

    见父亲的话及时堵住了墨玉的嘴巴,梦炘乐总算是松了口气。

    好险,好在父亲及时出声,不然就晚了。

    接下来,便是之前出现的那一幕。

    ……

    思绪转回车上。

    听完小蝶的转述,伊薇嫃只呼好险。

    好在炘乐及时赶到,这才没让墨玉说出来。不过她觉得奇怪的事,明明之前墨玉那么积极的要说出她和炘乐的关系,为什么在看到炘乐之后,又懈怠了下来,难道他又有什么阴谋?

    此时的伊薇嫃自是不清楚墨玉的打算,不过她相信墨玉肯定是一肚子坏水。

    伊薇嫃知道回去之后,父亲肯定会问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而且她估计梦炘乐回去之后也一样。

    既然如此,她要趁现在还没回去,好好与炘乐商量一下,怎么的也得和炘乐统一一下口径,以免穿帮。

    想到这,她继续呼唤小蝶,让她去找梦炘乐商量一下。

    得到信的小蝶悄悄从伊薇嫃的身上飞出来,趁伊昌勐和秦怡甄以及司机没注意时,从车上飞了出去,飞到不远处的另一辆车上并停在车顶上。

    期间小蝶一直与车速保持一致,以免转弯时被车带出去。

    “炘乐,还是我,小蝶,你不要惊讶出声,主人让我过来问你,待会儿你回去之后,打算怎么和你的父母解释这些事情?”小蝶开始与坐在车内的梦炘乐联系,并向他转达伊薇嫃的意思。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我们的解释不能全是假话,需要大量的真话做铺垫……你这样转告阿嫃就行了。”梦炘乐沉思了一会儿,总算是想了个不错的主意,他将他的意思告知了小蝶,并让她转达。

    小蝶传完话之后,见梦炘乐在思考,便静静地待在车顶上,不敢打扰他的思绪。

    当她得到梦炘乐的回答之后,又顺着原路飞回了伊薇嫃的身边,趁大家眯着眼睡着之时,又重新变回玉坠挂到她的脖子上,并告诉她梦炘乐说的话。

    听完梦炘乐要小蝶转述的话,伊薇嫃这才安下心。

    现在就等最后和父母说清楚,这事便算是过去了。

    果然。

    等他们一回到家,还没有好好歇息一下,伊昌勐便让伊薇嫃坐到他对面,开始质问她。

    “说吧,今天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伊昌勐一脸严肃的看着伊薇嫃,问着。

    “怎么了?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就说你为什么酒宴一散就一言不发的回来了,按照平时的习惯,你肯定是还要和他们寒暄一番的。”秦怡甄完全不知道晚宴上发生的事情,看着不怒自威的伊昌勐,她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还是问问你的好女儿吧,今晚我的脸都差点让她给丢尽了。”一想到晚宴上发生的事,伊昌勐就觉得生气,好在最后总算是圆了回来,不然的话……

    想到这,伊昌勐觉得更气了,他都不敢继续想下去。

    不过盛怒之下的伊昌勐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不管梦家的人是不是及时出现,梦炘乐又是不是及时挺身而出,墨玉要说的那人也还是梦炘乐。

    若是这事从墨玉口中说出,肯定是比现在的情况更糟,但再遭也不会像他想的那般严重。

    “阿嫃,晚宴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见伊昌勐不说,秦怡甄一脸着急的看着伊薇嫃,想从她的口中知道一二。

    “我说,我说什么啊!我还觉得冤枉呢,明明我什么都没做,却叫我差点被人泼脏水,我还没来得及哭呢。”伊薇嫃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说到最后还抹了抹眼角,好像真的是气的流泪了。

    “你还冤枉,你要真的冤枉的话,怎么会有今天这么一出?”伊昌勐根本不信伊薇嫃的说辞,只当她是在狡辩。

    “你不信就算了,我也不说了,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纯当我认栽了。”伊薇嫃也不再辩解,而是顺着伊昌勐的话,直接转过身去,装作赌气的样子。

    因为伊薇嫃知道,要是她真的上赶着解释,可信度反而不高,而且他也不会相信。

    所以倒不如来一个以退为进。

    “你…”看着伊薇嫃的样子,伊昌勐对于她说的话倒是相信的三分,只是他拉不下脸来道歉。

    总不能做父亲的向女儿道歉吧,这于理不合。

    “好啦好啦,你们父女俩都少说几句,谁先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到现在都是一脸懵的,完全不知道你们生的什么气。”见这父女俩吵的面红耳赤,秦怡甄赶紧制止。

    “今天的事想来我就觉得来气,我跟你说,本来今天我是带你闺女去见一些朋友的……”见秦怡甄给了个台阶,伊昌勐便不再与女儿争吵,转而给自家夫人讲述着晚宴上发生的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