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一百章 不一样了,都不一样了
    “戊毅,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从一开始就不说话啊?”一旁的王韫歆看着梦戊毅这样,低声问道。

    “不一样了,这下真的不一样了。”梦戊毅叹了口气,感慨了一声。

    “什么不一样了?戊毅,你这是在说什么啊?”听到他这句没头没尾的话,王韫歆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梦戊毅不欲多言。

    见他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王韫歆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众人就这么坐在外面等着。

    经过彻夜的抢救,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很快,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医生和护士推着墨玉出来了。

    “医生,病人他怎么样了?”见人被推了出来,众人赶紧上前询问道。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病人已经转危为安了。不过这一两天需要着重观察一下,若是有任何加重的情况,需要及时治疗。而且接下来需要住院调理一段时间,只要顺利度过这一两天的危险期,接下来一切恢复正常的话,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医生被众人拦住了去路,知道他们也很着急,倒是理解。

    “那就好,真是多谢医生了。”墨耀苏松了口气,再三感谢着。

    “救死扶伤是我们医者本分,病人没事就好。不过这两天他的身边一定要留人看着,一有什么不对的,要赶紧呼叫医生。”医生再三叮嘱着。

    “好的,我们一定多加注意。”

    不管怎么说,墨玉总算是转危为安了。

    众人见此,除了几人留下不肯走外,其他人都各回各家了。

    伊家。

    伊薇嫃经过一晚的休息,也醒了过来,看着这熟悉的环境,她愣了愣,总算是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一想起墨玉为自己挡刀一事,顿时坐不住了,连忙起来收拾一番,除了房门。

    “小姐,你终于醒了。”管家看着出了房门的伊薇嫃,很是高兴。

    “王叔,墨玉他现在怎么样了?”

    “小姐放心,墨少爷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现在正在医院休息。”

    “没事就好,那麻烦王叔派车送我去医院看看吧!不然我放心不下。”听到墨玉没事,伊薇嫃这才放心了,不过没有亲眼见到还是有些担心。

    “我这就去安排,小姐要不还是先吃些早餐吧!这昏迷了一整夜,不吃点东西垫垫,我怕小姐的身体受不了。”管家很是担心伊薇嫃的精神状态。

    “那好吧!”知道管家说的是实话,伊薇嫃倒也没有拒绝。

    医院。

    墨玉人还昏迷着没有醒过来,旁边是他的父亲墨耀苏,时不时会看一看他的情况。

    伊薇嫃从外面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墨伯伯。”

    “原来是伊侄女来了,你没什么事了吧?”墨耀苏看了看来人,笑着问道。

    “我没什么,只是被吓到了而已,现在醒了过来就没什么事了。”伊薇嫃谢过墨耀苏的关心,看着他略显憔悴的面容,更是不好意思了。

    “是啊!墨老爷,我家小姐昏迷一整夜了,这不早上刚醒过来,就要过来看看墨少爷的情况。”一旁的管家补充道。

    “王叔,别说了。”她知道管家是在替自己解释,只是这话听起来是在辩解,可她担心墨耀苏多想,觉得她是在装样子。

    “是,小姐,是我越矩了。”管家鞠了一躬,很是抱歉。

    “墨伯伯,不管怎么说都是我连累的墨玉,要不是为了救我,他也不会被抓,更不会受这伤,我知道说什么都不能弥补,但还是请您接受我对墨玉的感激之情。”伊薇嫃深深鞠了一躬,语气很是诚恳。

    “伊侄女你这是干什么,快快起身,你这才刚好可不能再严重了。”墨耀苏赶紧扶起伊薇嫃,话语中虽然尽是埋怨,但语气中略带了些亲昵。

    若说一开始只是敷衍的客气,经过伊薇嫃的话语讲解,这下墨耀苏倒是真的带了些真情实意了。

    其实伊薇嫃刚来的时候,墨耀苏是不待见她的,甚至还有些责怪埋怨。

    虽然这事是自己儿子自找的,明明只是人家受害,他自己非要上赶着去救,最后落了这么个半死不活的下场,再加上伊家管家那看似辩解,却又像是在推卸的理由,叫他他更是不爽。

    虽然他也没指望对方把他们当作救命恩人一样供起来,但这急于撇清关系的样子还是让人寒心。

    不过好在最后她诚恳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他看出她不是做戏,心情这才好了些许。

    “墨伯伯,您这也盯了这么久了,哪怕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之不住啊!墨玉还等着您照顾呢!我看您要不先去休息一下,这里我来帮您盯着,要是墨玉醒过来的话,我再通知您,这样您也不至于太累了。”看墨耀苏那很是疲惫的样子,伊薇嫃心感抱歉。

    “这也不好吧!”墨耀苏有所意动,而且他确实也有些吃不消了。只是这话他不好说出口,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儿子。于情于理他都该自己照看。

    “这没什么,您就纯当全了侄女的心愿,不然以后我还真没脸见墨玉了。”伊薇嫃这话倒真不是客气。

    毕竟人是因为救她才受的伤,于情于理她也要照顾他。

    “那好吧!那就有劳伊侄女了,我就现在隔壁眯一会儿,若是有什么不对劲的,你去叫我就好。”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墨耀苏也不再拒绝了。

    “王叔,你也先回去吧!若是父亲问起,你就照实说吧!”看伊薇嫃这样子是准备常驻了。

    “那好,我就先回去,若是小姐有什么需要的话,只管打电话给我,我一定照办。”管家也知道家里离不了人,说完便离开了。

    接下来病房里就只剩下伊薇嫃和昏迷不醒的墨玉了。

    “你说你这又是何必呢,我之前那么对你,你大可不必这样,况且我又回应不了你的感情,现在欠你这么大的人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还。其实哪怕你不救我,我也不会受伤的,毕竟小蝶会保护我的,虽然小蝶不在我身边,但她肯定不会眼看着我受伤的,所以其实她是伤不到我的。”看着昏迷不醒的墨玉,伊薇嫃深深地叹了口气。

    不过说到小蝶,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想着她去追黑蝶一夜未归,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可惜她根本不知道去哪找小蝶,只能静静地等着她回来。

    这一堆事一起发生,真叫她应接不暇,现在她想的是墨玉赶快脱离危险,这样她的心里也能好受些。

    至于其他的也没心思去想了。

    伊薇嫃正陷入这毫无头绪的思绪中,忽听得一声嘤咛声,她连忙抬头看去,正好看到墨玉要醒来的样子。

    “你醒了,有没有哪不舒服啊?要不要喝点水啊?”伊薇嫃赶紧凑上前询问着。

    “没想到我这一醒来就看见你了,倒真是不错的一天啊!话说你不会是在这盯了一整晚吧?”墨玉看清来人,声音很是嘶哑,但哪怕是这样,依旧调侃着她。

    “你这人这才刚醒就没个正形,也不怕人笑话。”见他还能说笑,知道他没什么大碍了,伊薇嫃总算是放下心来。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墨玉很是固执。

    “没有,我也才刚来不久,之前是墨伯伯在这看着你,我见他很是疲倦,便将他换了下来。”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在这待了一整夜呢!”墨玉的语气有些许失落。

    “我昏迷了一整晚,早上刚醒,这不,吃了早餐我就过来了,这样你满意了吧!”伊薇嫃白了他一眼,也不知是不是住院的原因,怎么感觉这人越活越回去了。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墨玉的脸色由阴转晴,心情突然就变晴朗了。

    “以为什么?”

    “没…没什么…嘶!”墨玉笑了笑,却不想这一笑牵扯到了伤口,只见他皱了皱眉头,很是疼痛的样子。

    “你不知道自己刚动手术啊!还这么不注意,要是伤口崩裂了,到时候有你哭的。”伊薇嫃又是责怪又是担心的看着墨玉,只说他让人担心。

    “谁叫我高兴呢,我一想到你这么关心我,我就情不自禁的想笑。”墨玉的心情很好。

    哪怕是伤口隐隐作痛也不能掩盖他的笑意,只是为了不再牵扯到伤口,倒是不敢想刚才那样肆无忌惮了。

    和他的关系到底不像和梦炘乐那般亲密,很多话与梦炘乐说没觉得什么,但不知为何,哪怕是玩笑之言,伊薇嫃却还是开不了口。

    就像现在这样,墨玉的玩笑话,她就是接不上来。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门口有一人将这一切看之眼里。

    那人就是梦炘乐。

    尽管她如此的不接墨玉的话,他却依旧很是不爽。

    他本是去伊家找她的,却得知她早就来了医院,当时倒是没有多想。他又马不停蹄的赶往医院,却没想到刚到门口,听到的是他们这般有说有笑的样子。

    病房的门是关上的,他只能透过两人的谈话知道他们在聊些什么,不过哪怕他没有亲眼看到,但从这对话中也能感受到两人的熟络,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进去,或者说还有没有必要进去。

    果然是不一样了,这一场绑架,将他和她拉的远了,却将他和她拉的更近了。

    他到底还是没有进去,而是悄然转身离开了。

    学校。

    梦炘乐独自一人来到教室。

    “炘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失魂落魄的啊?”诗梦看着梦炘乐很不对劲,很是奇怪。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盛亦冷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没什么,只是因为昨天发生了些意外而已。”梦炘乐笑了笑,只说没什么。

    “不想笑就别勉强自己,你这笑的比哭还难看,倒不如别笑。”盛亦冷很是嫌弃的看着他,并给了他一拳,示意他振作点。

    “对了,阿嫃怎么还没来,这不像是她的作风啊!换作平常她早就来教室补觉了,今天这都快上课了也不见来人。”见这气氛有点沉闷,时诗梦想随便找点话题转移一下注意力。

    没想到她这一说到伊薇嫃,梦炘乐的脸色更难看了。

    盛亦冷暗示一番,示意她不要说了。

    “她人还在医院,今天应该不会来了。”梦炘乐面无表情的说着。

    “什么,阿嫃她怎么会在医院,难道是她病了吗?”时诗梦很是惊讶。

    “阿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盛亦冷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连忙询问着。

    “昨天她和墨玉遭遇了绑架,墨玉为救他受了刀伤,现在她正在医院照顾他,想来今天是不会来了。”梦炘乐长叹了口气,简单的讲解了一下。

    “绑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炘乐,你能不能讲清楚一点,这高度概括的,我根本听不懂。”听完梦炘乐的讲解,时诗梦更是焦急。

    她没想到不过是一个晚上过去,这又是绑架,又是受伤的,怎么会这样。

    “阿乐,我们知道你的心情不好,可是能不能麻烦你讲清楚一点,不然我们这听了个半懂的,又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能干着急了。”盛亦冷此刻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他的难过还是等他们了解清楚再安慰他吧!现在他们更在意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诗梦本还等着梦炘乐解惑,突然余光一瞥,正好看到伊薇嫃走了进来,连忙跑到她的身边询问着。

    “阿嫃,你来了,刚刚炘乐还说你去了医院,今天不会来了,听他说你被绑架了,而且墨玉为了救你受伤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也不说清楚,这搞得我们更是焦急的。”时诗梦手拉着伊薇嫃,急于知道这里面发生的事情。

    “你先等等,等我先把东西放下再说。”伊薇嫃本就是一路赶来的,还没喘匀气息,就叫时诗梦拦住了。

    “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要在医院待一天呢!”梦炘乐看到伊薇嫃,眼中闪过光芒,不过叫他很快隐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