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一零一章 冲突渐起,伤心离开
    “你去了医院?”伊薇嫃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看他这么熟悉自己的去向,猜测他可能也去了医院。

    “嗯,去了一趟,不过没有进去,又出来了。”梦炘乐实话实说。

    “为什么不进去?”

    “没必要。”

    “你们这是在打什么哑谜啊?这你一来我一去的,倒是叫我们听不懂了。”看着两人的互动,时诗梦听蒙了。

    不过她也懒得管那么多,她可是一直在等着他们告诉自己绑架的事情,结果这两人扯了半天也不进入主题,她有点着急了。

    “先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了,你们谁能先告诉我和亦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你别着急,等他们理清楚,自会告诉你的。”盛亦冷看出来两人的不对劲,安抚了一旁的时诗梦。

    “其实是这样的,昨天……”

    伊薇嫃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包括不知情的梦炘乐,而且因为小蝶的事情他们都知道,故她也没有隐瞒有关黑蝶的事情。

    “这个叫李惠茹的也太丧心病狂了吧!上次绑架的事情还没跟她计较,这次她居然变本加厉了,绑架还不够,最后居然还想杀了你,这女人还真的是蛇蝎心肠啊!”时诗梦很是气愤,也很庆幸阿嫃没事,不然的话,她非要扒了她的皮不可。

    “她那不也是受那黑蝶的影响才会这么干的吗,虽然她有错,但也不能将错误全推给她。”盛亦冷倒不是真的同情李惠茹,毕竟她已经被抓住了,有伊家和墨家在,想来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盛亦冷,你这是在同情她吗?”时诗梦听他居然在为李惠茹辩解,很是不爽。

    “没有,只是擒贼擒王,她不过是个帮凶,还是那幕后黑手更关键。”盛亦冷更关心的还是黑蝶的去向,毕竟她才是最为棘手的。

    “我当然知道,只是她也不是什么好鸟,若她没那邪恶的念头,那黑蝶也不会找上她。”时诗梦也知道他不是真心为李惠茹辩解的,只是现在不知道黑蝶的下落,只能拿李惠茹出气了。

    “我也不知道,小蝶追出去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叫我好是担心。”说到这,伊薇嫃也有点焦虑。

    “你放心吧!小蝶那么厉害,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我想她肯定是去追那黑蝶的时候临时碰到什么棘手的事情,这才一时脱不开身,想来她很快就会回来的。”时诗梦只能这么安慰着她。

    “也许吧!”伊薇嫃也只能这么希望了。

    “对了,那个墨玉现在怎么样了?没什么事吧?”盛亦冷看了看身旁一言不发的梦炘乐,替他询问着。

    “他现在倒是脱离了危险,只是毕竟那刀子伤的挺深的,听医生说,要是再偏个几公分,可能就伤到心脏了。”伊薇嫃现在想来还是心有余悸。

    “原来他伤的那么重啊!难怪你要这样照顾他,毕竟是救命之恩啊!”盛亦冷这话不知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梦炘乐听的。

    不过梦炘乐听完倒是振作了些。

    谁说不是呢,道只道救命之恩最是难报答,更何况只是照顾一下呢!倒是他太过小心眼了。

    中午午休。

    伊薇嫃没有和众人一起吃饭,而是在下了课之后急匆匆的去了医院。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梦炘乐的脸色霎时间就黑了下来。

    “别想了,阿嫃这样做也是为了让那个墨玉早日康复,这样她也才能心安。”盛亦冷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知道,可就是因为知道,才更觉得气人。”

    他现在很是懊恼。

    为什么当时自己没有注意到,要是他当时看到了,肯定会抢先夺下李惠茹手里的刀,或者让他替她挡刀也好,那阿嫃就不用去照顾那个墨玉了。

    “生气也没办法,事实已然如此,我们还是想想看怎么帮阿嫃减轻愧疚感吧!”盛亦冷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才好。

    “不行,我得去看看,你们吃饭不用等我了,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吃了。”梦炘乐说完便冲了出去。

    “炘乐这是怎么了,怎么也急匆匆的走了?”时诗梦上完洗手间过来,就看见他的背影。

    “没什么,只是某人终于坐不住了而已。”盛亦冷意有所指,笑了笑。

    “你乐什么?”

    “没什么,只是高兴,没想到这小子总算是开窍了。”

    “嗯?”时诗梦更是不懂了。

    “算了,不去管这些了,今天高兴,我们直接出去吃吧!”盛亦冷也不解释,直接拉着时诗梦离开了。

    “喂喂喂,这都哪跟哪啊!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啊!这懵懵懂懂的状态好让人不爽啊!”时诗梦被强拉着离开,语气中很是别扭。

    “走走走,我们边走边说……”风中传来盛亦冷憋笑的声音。

    医院。

    “你今天不是有课吗?怎么还到这来了?”墨玉又是欣喜又是疑惑的看着伊薇嫃。

    “不过来看看我不放心,况且你毕竟是因为我受的伤,我要是再不闻不问,那还像话吗。”伊薇嫃语气平淡的解释着。

    “这又没什么,况且我又不是为了你的感谢而救你的,单纯是因为我不想你受伤而已。”墨玉怕她误会,连忙解释着。

    “看你着急的样子,我又没说什么。”伊薇嫃顺势坐下。

    “这不是怕你误会嘛!”墨玉啃了口苹果,嘀咕了一句。

    伊薇嫃懒得与他计较,看着他手里的苹果,直接拿了过来。

    “你要吃苹果啊?那有还有,只是没洗,你洗一下就行,这个是我吃过的,你还是…”墨玉以为她要吃苹果,指了指旁边桌子上的苹果。

    “我吃啥苹果,只是看你这么就着皮啃不好,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农药之类的,还是给你重新削一个苹果。”说着伊薇嫃将手里这个啃了几口的苹果放在了桌上,又拿了个新的苹果去卫生间洗了洗。

    “我就着皮啃完就好,不用麻烦你削皮了,怪麻烦的。”墨玉的嘴上虽是这么说的,但从他那满嘴止不住的笑意可以看出,此刻他的心情很是高兴。

    “跟我这么客气,我来这不就是为了照顾你的,削个苹果皮而已,有什么麻烦的。”伊薇嫃拿着洗好的苹果走了出来,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开始削皮了。

    “看你照顾的这么体贴入微,我都有种不想出院的想法了。”看着正帮自己削苹果的伊薇嫃,墨玉很是感慨。

    “可别,要是你这么一直住院,那我岂不是要一直这么累下去,我可不是个能长期伺候人的主,你要我坚持一两天倒还可以。”伊薇嫃连忙拒绝,语气中还带了些嫌弃。

    “怎么,你这是后悔了?”墨玉意有所指。

    “你想多了。”伊薇嫃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赶紧收敛心神。

    “现在想想,我们能这么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聊天,还真是奇迹啊!”看着安安静静削皮的伊薇嫃,墨玉很是感慨。

    “我一直是很讨厌你的,特别是你一开始就设计套路我,让我很是反感。”伊薇嫃一边削着苹果皮,一边那话顶他。

    不过可能是这次的事情让她对他的印象重新刷新了吧,现在倒是没有之前那么讨厌他了。

    只是…

    “这不就是我们这种人的悲哀吗,交个朋友都是要算计着来,这也是我之前预判错误,居然用对付他们的那一套来与你相处,可不是会招你讨厌吗。”墨玉这话看似没有为自己辩解,但细细想来,这不都是辩解之词吗。

    “算你说的有理吧!”伊薇嫃也没有反驳,只是将手里削完皮的苹果递给了他。

    “多谢。”墨玉接过苹果刚要吃,眼神随意一瞥,突然看着她笑了起来。

    “怎么了,你笑什么?难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说着伊薇嫃就要去找镜子看看。

    “等等,我帮你弄一下吧!”墨玉说着直接上前靠近了她。

    伊薇嫃本以为他是要帮自己弄掉脸上的东西,可是突然看着越来越近的俊脸,就要下意识的后退。

    “别动,我……”墨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制止了她要后退的步伐。

    “你……”伊薇嫃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突然从门外闯进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直接移开伊薇嫃,照着墨玉的脸上给了一拳。

    “炘乐,你这是干什么,快点住手。”伊薇嫃赶紧拉开他。

    原来那人是梦炘乐,当时他本来想跟着伊薇嫃来医院,没想到根本没有追到她,只得重新打辆车过来,等他来到病房门口,就见两人这般和谐的相处着。

    梦炘乐当下就不舒服了。

    只是被妒火冲昏头脑的他并没有发现伊薇嫃和墨玉相处时的怪异,只是当他看到墨玉找借口想要亲她,当时就不能忍了,直接一个箭步冲了进来。

    “你说我干什么,这小子不怀好意,我要是不教训他一顿,咽不下这口气。”尽管是被伊薇嫃拉着,但是他依旧是气愤难平。

    “你能不能冷静一点,不要这么冲动,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动手,要是他伤势加重了怎么办?”伊薇嫃知道他是误会了,也知道他是在气头上,所以她的语气很是轻柔,并不打算激怒他。

    可是盛怒之下的梦炘乐可不管这么多,本来他就看墨玉不顺眼,要不是看在他救了伊薇嫃一命的份上,可不会这么忍着他。

    可是没想到自己一来就能看到这一幕,他怎么能不生气,他本就是为她出气,可是没想到她现在居然不站在他这一边,而且还责怪自己意气用事。

    “我明明看到他对你图谋不轨,你居然还帮他,难道你真的喜欢他吗,所以才会觉得我多管闲事了。”梦炘乐说完就后悔了,他刚要解释,却被墨玉打断了。

    “梦炘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侮辱我可以,但你不能这么污蔑阿嫃,是的,我是对阿嫃有好感,但那又怎样,我还没责怪你打我,你却恶人先告状,现在居然连阿嫃都骂上了,你不觉得你有点太过分了吗?你可别逼我对你出手。”墨玉捂住自己的胸口,连连喘着气。

    “这是我和阿嫃的事情,不需要你来评价,你管好自己就行。”梦炘乐被墨玉的话激怒,也不管他是不是病号,差点又要动手。

    “你给我住手,墨玉说的没错,你要发病给我去外面发去,跑这来发什么疯。”见他这般不听劝,伊薇嫃也生气了。

    “是我多管闲事了,好,我走,这地方让给你们,我自己去外面发疯。”梦炘乐握了握拳头,毅然决然的离开了。

    “要不你还是去看看他吧!我担心他就这么出去,容易出事,我这边自己一个人待着没什么。”墨玉一直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脸上苍白,好像是在强忍着什么。

    “你都这样了,还管那么多作甚,他要气便气吧。”伊薇嫃看了看门口,想要追出去,却又不放心墨玉。

    “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想去找他,不用逞强了,我这边没什么…没…”墨玉笑了笑,继续劝着,可是越说他的声音越虚弱,还不等他话说完,整个人就朝着一边栽了下去。

    伊薇嫃赶紧上前扶住他,看着他虚弱的脸色,很是焦急,她试着将他的手拿了下去,没想到他的手上都是血。

    “墨玉,你怎么了,你醒醒啊!”伊薇嫃知道肯定是刚刚那场打斗将他的伤口崩开了,她赶紧将他扶躺下,又去叫医生过来。

    等医生匆忙赶来,又是一番抢救,等医生医治结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

    伊薇嫃也没有心情再去找梦炘乐了,只是继续陪伴着墨玉。

    其实梦炘乐并没有走远,他刚出了病房就停在了外面,想等伊薇嫃追上来,却没想到听到的却是这样的对话。

    他的心里无比的揪痛:梦炘乐,你还在等什么,现在这情形你还不明白吗,救命之恩,已叫她对墨玉彻底改观,再加上绑架事件的朝夕相处,已让她做出了选择,刚刚她那表现不就是最好的凭证吗?你还在奢望什么?

    梦炘乐自嘲一番,伤心的离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