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一一六章 抱歉,是我打扰了
    蓝天白云下,碧水浅滩间。

    望着身旁的泰晤士河,看着时不时鸣笛而过的轮船,声声鸣叫的飞鸟……

    若不是这河畔的异国风光,伊薇嫃都以为自己还在国内。

    她来伦敦已经好几天了,经过了第一天的休整和倒时差,总算是又恢复了些生气。闲来无事,她也不想就那么在酒店待着,便独自一人来到这外面闲逛。

    可是这风景美则美矣,奈何她心不在此,再好的美景也叫人失了欣赏的兴致。

    身旁的行人来来往往,热闹非常,与她的心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明明身处惬意的街路旁,她的心里却是万般的烦闷。

    来这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是为何依旧没有他的消息。

    她好想去找人询问一下梦炘乐的位置,但她一不知道他所就读的学校在哪,二不知道他居住的地方是何处,而且她也不知道去问谁。

    他的父母?想也不可能。

    那去问他?可是他当时也没有告知她具体地方,他不知道她来了伦敦,她也不想耽误他的事情。

    可是她还是想见他一面,不需要过多的打扰他,只是看他这段时间怎么样了。

    伊薇嫃就是这么矛盾,明明可以直接解决的,可她偏偏不干。

    算了,现在也没了心情,还是直接回去吧!

    伊薇嫃准备打道回府了。

    还不等她走几步,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帘,等她看清了来人,刚想上前给他一个惊喜,再一看,却是被他身边的另一位靓丽的身影给刺激了。

    只见迎面走来的是好久不见的梦炘乐,可是他不是一个人,与他并排走着的是一位美丽的姑娘,看样子是个亚洲女子。

    看着他们相谈甚欢,根本没有留意到不远处的她,伊薇嫃刚迈出去的腿又缩了回来。

    突然,那女生伸出手来,在梦炘乐的脸上摸了摸。

    看到这,伊薇嫃直接掉头躲开了。

    只是伊薇嫃不知道的是,在她要离开的时候,梦炘乐刚躲开那女生的手,转过脸来,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愣了一下,当即追了过去。

    可惜那人钻进了人群中不见了,他不死心的又寻了几圈。

    很快看见前面有一个相似背影的女生,他快步走了上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阿嫃!”

    “有事吗?”那人转过身来,是一个黑色头发的白人,她很是疑惑的看着梦炘乐,不知道他叫住自己干嘛。

    不过看在是位帅哥的份上,那人倒是没有生气。

    “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梦炘乐连忙道歉。

    那人说了句没什么便离开了。

    难道是看错了?也对,阿嫃这个时候怎么会在伦敦,她现在应该还待在国内吧!

    想来是他日有所思了。

    “炘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跑开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那女生追了上来,见梦炘乐一脸失望的样子,有点不解。

    “没什么,好像是我认错人了。”梦炘乐随口解释着。

    “是我认识的人吗?”那女生好奇的问着。

    “你不认识。对了兰郝,我突然想起了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应该可以自己回学校吧!那我就不送你了。”一想到刚刚认错的人,梦炘乐顿时失了继续闲逛的心情,准备打道回府了。

    “炘乐,你等一下,不是说我陪你一起去办理退学手续的吗?”看着说走就走的梦炘乐,兰郝挽留的话急忙脱口说出。

    “不用了,等我忙完自己一个人去办吧!反正要办的事情也不多了,我自己处理了就行。麻烦你这么久,想来你也累了,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梦炘乐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看着头也不回的梦炘乐,兰郝的脸色顿时变了。

    “喂,是司机吗?麻烦过来接我回去,我在XXX大街…叫你过来就过来,赶紧想办法,若是十分钟之内到不了的话,你也不用过来了。”兰郝的语气很是不耐烦,语速也很快,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他居然敢这么对她,从小到大还没有什么人敢给她甩脸子的,要不是她对他心生爱意,怎么会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任他这般对她。

    兰郝面露狰狞之色,心情很是不痛快。

    ……

    且不说盛气之下的兰郝如何,只说单独离开的梦炘乐。

    虽然知道自己认错了人,但他更想她了。

    来这到现在都没有主动找阿嫃打过电话,也不知她一个人怎么样了,有没有…有没有想他。

    梦炘乐掏出手机,思虑再三要不要给她打电话。

    打吧!反正我也好久没听到她的声音了。

    他翻开通讯录,第一个打头的直接命名为‘臭丫头’,并直接拨通了这个号码。将手机放在了耳边,抬起头时,愣住了。

    愣住的又何止他一个,对面的伊薇嫃也没想到会真的碰到他。

    直到对面的手机铃声响起,这才将愣住的两人惊醒了。

    伊薇嫃急忙将手机拿了出来,看着来电显示的是‘疯子’两字,她知道这是谁打来的,想也不想的挂断了。

    臭丫头、疯子,这两个称呼是他们初次见面时,彼此给对方留下的第一印象,也是他们记住彼此的开始。

    “当时那人果然是你吗?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看着急匆匆挂断自己电话的伊薇嫃,梦炘乐庆幸自己过来了。

    看着面前笑得这般真诚的某人,伊薇嫃当即便要转身离开。

    梦炘乐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

    “放手。”伊薇嫃甩了几下,没有挣脱开。

    “不放,此生绝对不放。”

    “呵呵,笑话,梦炘乐,你不觉得你这话很是讽刺吗?我知道我不该来的,抱歉,是我打扰了你的雅兴,我现在就走。”伊薇嫃转过身来,看着这般表现的他,只觉得讽刺。

    “哈哈哈…”梦炘乐突然笑了出来,而且看样子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你笑屁啊!”见他笑得这般欢心,伊薇嫃直接爆了句粗口,不过等她说完,也禁不住笑了起来。

    到最后,两人一起开心的笑着,再也不复刚刚那般剑拔弩张的气氛,仿佛那只是个错觉。

    “你能不能严肃认真一点,我可是在生气呢!要知道我刚刚可是气冲冲的走来的,气可还没消呢!你现在这样,叫我怎么发火,怎么消气?”伊薇嫃笑也笑够了,总算是想起了正事,赶紧收敛笑容,重新换上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

    只是这气氛已经改变,脸也笑崩了,又怎么还能恢复。

    伊薇嫃坚持了两秒,果断放弃了。

    “你不气了?”梦炘乐也笑够了,牵着她的手不放,明知故问道。

    “你说呢?”

    “想来你掉头回来,定是因为当时气不过,不想这么放过我们这对‘狗男女’,可是越走越冷静,总算是起了怀疑吧?”梦炘乐见她脸上那懊悔的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既然你都猜到了,那就说说你和她的关系吧!要是胆敢有所隐瞒,定是要大刑伺候。”伊薇嫃倒也没有矫情的否认。

    他说的没错。

    当她离开之后,那是越想越不对劲,她怀疑是不是有什么在作祟。

    “小蝶,你在吗?”她准备找小蝶问问,毕竟这方面只有她能处理。

    “主人,怎么了?”小蝶虚弱的声音传来。

    “小蝶,你怎么样了?还是很不舒服吗?”听到小蝶的声音,伊薇嫃也顾不上问梦炘乐的事情,赶紧询问着。

    说到这个,伊薇嫃就觉得很是抱歉,是她把小蝶带来的,可是她没想到这里居然有禁制,而且对小蝶这种外来的灵物很有压制,要不是她一直以玉坠形态待着,可能就要受不住了。

    “没什么,只要不轻易现身,也不随意使用力量,想来这股禁制也只是让我有点不舒服罢了,不会要我命的。”

    “那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及时告诉我,不行我们直接回国。”伊薇嫃很是担心。

    虽然小蝶说没事,但从她那虚弱的声音中不难听出,这禁制对她的伤害还是不小的。

    “嗯,主人你放心吧!平时我不出来就行了。对了主人,你找小蝶有事吗?”小蝶总算是没忘了这事。

    “我本来想问问你刚刚有没有发现什么恶灵的气息?”

    “虽然我的力量使不出来,但我的灵感还在,当时我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好的气息。”

    “那这么说就是单纯的你侬我侬了,这小子看来真的是三天不打过不去了。”伊薇嫃的怒气顿时升了上来,怎么止都止不住。

    “主…人,你怎么了?”哪怕是虚弱中的小蝶也感受到伊薇嫃的怒气,她感觉有点害怕。

    “没什么,只是想叫某个人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花儿为什么那么红’而已。”伊薇嫃冷笑一声,直接将某人判了死刑。

    凭什么要她躲开,她又没做错什么,既然是那人渣的问题,那就等着她的还击吧!

    伊薇嫃可不是那种偷偷抹眼泪,然后独咽妒火的人,既然他叫她不好过,那当然是要报复回去,大不了分手就是了。不过分手之前,怎么也要做个明白鬼,那这样,即使是把他踹了,她也不至于糊里糊涂的。

    小蝶虽然不知道伊薇嫃的想法,不过感受着冷冽的气场,默默地为梦炘乐点了只蜡。

    男主人,小蝶也帮不上忙了,主人这么的生气,那他只能自求多福了。

    返回的路上,伊薇嫃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不认为梦炘乐瞎了眼,放着她这么个绝色美人不要,要那么个长得一般的人。

    (作者:闺女,要低调,咱还是要脸的人。伊薇嫃:你是说我不漂亮?看着伊薇嫃一个凶狠的眼神看过来,作者直接没骨气的撤了。)

    看来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

    伊薇嫃冷静了下来,步伐倒不像刚刚那般急促。等她走到一半,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某人,只见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刚要冲上前去,一想到刚刚的一幕,还是决定慢慢的走过去。

    接下来就是两人相遇和对话的那一幕。

    “说!那女的是谁?你们的动作为什么那么亲密?你来的这几天是不是都是她陪在身边?”伊薇嫃直接甩了个三连问,而且越问气势越冷冽。

    “你这是吃醋了?”

    “别想转移话题,赶紧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要是你胆敢有所隐瞒,看我…”伊薇嫃承认她是不好意思了,这种当场被抓包的感觉,叫她很是羞愤,要不是急于知道答案,她早就转头离开了。

    看着这般死鸭子嘴硬的她,梦炘乐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开始只是浅尝辄止,可随着思念的爆发,他已经不甘于满足这浅吻了,他直接抱住了她,邀她一起与之舌舞。

    等到两人快要窒息之际,两人终于分开了。

    “阿嫃,我知道你从来没有怀疑过我,哪怕刚刚是在气头上,有点失了理智,但很快你就恢复了理智,你这么问是因为你觉得要是不表达一下你的态度,说服不了你自己,我说的对吗?”

    “知道你还问,要想宽慰我的心,那就从实招来。”伊薇嫃没想到他居然这般了解自己,说的也基本上是自己的想法,心下感动的同时,更觉得她没有爱错人。

    “她叫兰郝,是我在这的同学,当时多谢她的帮忙,不然我不会那么顺利的回国。因为当时走的匆忙,没有好好地与她道谢,现在既然来了,自是要好好地谢谢她。”梦炘乐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和兰郝的关系。

    “就这样?没了?”说三言两语,居然还真的就是三言两语,一句废话都没有。

    “不然呢?我和她又不是很熟,哪有那么多可说的?”梦炘乐不明白她还想问什么,这不就已经是全部了吗?

    “她为什么帮你?”

    “喜欢我呗!谁叫我长得好看。”当然,梦炘乐这话主要是与伊薇嫃说的,为的是在她这刷刷脸,免得她不甚在意。

    “你倒是很得意啊!”伊薇嫃恨得牙痒痒。

    “那又怎样,反正我不喜欢她就行了。”梦炘乐很不当回事,对他来说,那不过是一个帮助了自己的人,而且他也谢过了,自此自然是一了百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