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一五六章 这副嘴脸,长老选举
    “好吧!等会议开始的时候我再通知圣女大人。”事关新任大长老的选举,这个时候执法长老自然是不会得罪薇?珍妮。

    毕竟圣女的一票可是有很大的权重的,要是因为这些小事得罪了她,她在投票环节不选他,那他真的要哭死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哪怕执法长老很是看不惯薇?珍妮的行事作风,但还是选择了隐忍。

    忍一时风平浪静,等一切尘埃落定,他当选为新一任的大长老,那就有的她受得了。

    薇?珍妮也没空去管执法长老的怨念,她只是有点生气,气这些人为了权利的争夺而枉顾自己的职责,他们那么着急的处理大长老的遗体,又不让其他人查看,这里面明显有猫腻,说不定大长老的死就与他们有关。

    不是薇?珍妮小人之心,实在是这些人事情做得太显眼了,为了这权利的争夺,已经连最起码的脸面都不管不顾了,看的真叫她恶心。

    “圣女大人安好!”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薇?珍妮对面前的这位有些瘦弱的人并没有什么印象,只是觉得他看起来有点熟悉。

    “回禀圣女大人,我叫欧文,之前一直跟着大长老修行,现在大长老突然暴毙,我便从大长老的住所搬了出来。”欧文强忍着眼泪说着。

    薇?珍妮顺着欧文的视线看去,这才发现他身后大包小包的,看起来都快要把他那瘦弱的肩膀压弯了。

    “大长老不是才刚去吗,你为什么这么急着搬出来?难道是因为睹物思人,不想再待在那令人伤心的地方?”薇?珍妮按照自己的想法猜测着欧文的行为。

    “不是这样的,是那些人说大长老已经没了,现在要选取新的大长老,而我这个前大长老培养的人能力太弱了,不适合再待在前大长老住的地方,所以我才连忙搬了出来。”欧文一想到那些人的嘴脸便觉得讽刺,当时那一个个的真的是恨不得将自己赶得远远的。

    很显然,他们早就恨死自己了。

    也对,一个占着这么多资源却实力低微的废物,要不是大长老的垂青,他早就被赶走了。

    “呵呵…这些人的吃相还真是难看,大长老尚且尸骨未寒,没想到他们居然连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真的是丢尽了我们教廷的脸。”薇?珍妮本以为自己已经见识到了他们的那副肮脏嘴脸,却没想到只有她想不到的,却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

    “那你现在有去的地方吗?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来我的小园子里面先住着,虽然我那边人有不少,但腾出你的一个位置还是可以的,多你一个也不会太过拥挤。”薇?珍妮提议着。

    她这话已经有把他纳入自己的保护圈的意思了。

    欧文自然也听出来了,在这处处受人排挤的现在,薇?珍妮的这份关心显得更加的弥足珍贵。

    可就是因为这样,他更不能答应薇?珍妮的提议。

    他不想再连累另一个关心自己的人了,要是再将她拖累了,那他就真的要怨死自己了。

    “多谢圣女的好意,欧文心领了,不过我也不是任人揉搓的,而且我就不信我会在这待了这么久的教廷活不下去,我定要靠自己的实力,让那些看不惯我的人后悔。”欧文这才刚刚从打击中出来,目前来说,除了被赶出住所,并没有受到太多的责难和刁难,故而很是天真的畅想着。

    最主要的是,现在的皮尔还没有成为长老,他的权力还没有那么大,欧文也还未经历皮尔长老真正的打压。不过在不久之后的日子里,他不止一次暗暗后悔自己当时太过天真。

    若是当时就直接答应了下来,说不定他就不会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更加不会数次遭遇死亡的危机……之后也就不一定会遇到她了。

    这是在欧文离开教廷之后,每当回想起来都会唏嘘不已的事情。

    当然,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毕竟现在的欧文还只是一个天真不谙世事的小伙子,还未完全遭遇皮尔长老的全力打压和其他同事的极力排挤。

    “很好,有志者事竟成,若是你以后遇到了什么麻烦,尽可以来找我,若是我不在的话,你也可以找我园中的其他人帮忙。”对于欧文的这番话,薇?珍妮自然是乐见其成。

    毕竟谁也不会真的讨厌一个有上进心、有进取心的后辈。

    当然,心怀恶意的除外,那些人只会无情的打压那些想要上进的人,根本不会为着教廷的未来考虑。

    不管怎么说,这是薇?珍妮和欧文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之后薇?珍妮将欧文的事情简单的和她园中的其他人提了一下,让他们多为关注,之后因为要忙着自己的事情,便将这事抛诸脑后了。

    又过了几天。

    很快,新一轮的长老任选和大长老的人员选举开始了。

    薇?珍妮对于这一切一点也不感兴趣,要不是她作为圣女,有很大的票权比重,她可能压根就不会来参加。

    看着这一个个据理力争的嘴脸,薇?珍妮真的是没眼去看了。

    “圣女大人,不知你对大长老的人选有什么看法吗?”坐在薇?珍妮身旁的伯格长老低声询问着她。

    “那伯格长老呢?”薇?珍妮不答反问着。

    薇?珍妮对伯格长老的印象还不错,所以倒是有了和他闲谈的欲望。

    “我吗?说真的,我没有什么看法,在我看来,谁当大长老都可以,关键是当选的人要真心实意的为教廷着想,不能想着以大长老的身份牟利,更不能只为一己私利置教廷于不顾。”伯格长老并没有说自己满意的人,只是说出了他任务成为大长老应该基本符合的要求。

    “那伯格长老可有觉得能够胜任的人选?”薇?珍妮继续询问着。

    “圣女大人这是让我得罪人吗?”伯格不答反问着。

    “那长老可愿意入套?”薇?珍妮是纯心在考验伯格的决心。

    若是他有为了教廷不惜得罪其他人的决心,那她倒觉得这教廷还有救,她也可以帮上一把。

    “自然愿意,而且我也不怕得罪人了,反正这些人与我来说没什么不能得罪的。我觉得这几个想要成为大长老的没有一个符合大长老的位置,他们争的这么凶不过是看上了大长老的权利和这个位置带来的好处而已。”伯格早就看不惯这些人了,奈何他在整个教廷中人微言轻,也没有什么势力影响,所以对于这样的局面也是有心无力。

    “说的好!”薇?珍妮直接叫出声来。

    “圣女是对大长老的人选有什么想法吗?不妨说来我们一起探讨一下。”见薇?珍妮突然出声,红衣主教以为她有什么意见,故而询问着。

    薇?珍妮作为超然于其他势力的存在,一直都为红衣主教所忌惮,特别是现在的这届圣女,她那超高的人气和战无不胜的记录,让许多人将她奉为推崇的对象。历届的红衣主教为了防范她,花了不止一点点的心力,可以说要不是那些故去的红衣主教为了打压她,也不会放着教廷这样的局面而不管不顾,等他接手的时候,教廷也不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对于历任红衣主教的心思,薇?珍妮不是不知道。

    好在她向来没有对权利的争夺之心,所以为了教廷的利益,她已经不再去管教廷的事物,而是将自己完全摘了出去……

    要不是今天的会议比较重要,她根本就不想待在这。

    可即使是这样,那些人还是不肯放过她,不然她也不会落到被罗德里克王爵暗害的下场。

    薇?珍妮望着与自己说话的红衣主教,感慨非常。

    其实现任的红衣主教是对她最为宽容的一个,他从未主动打击过她。但再怎么说他也是红衣主教,哪怕没有打击过她,对她的忌惮和防范也不会比之前的红衣主教差到哪去。

    “红衣主教大人客气了,若说指教不敢当,我只不过有几个问题想问问在座的各位长老。”薇?珍妮施了一礼,很是礼貌的说着。

    “圣女有问题不妨直说,正好我们也可以一起讨论一下。”红衣主教其实对这些争的面红耳赤的长老们也没有什么好印象,要不是他们形成了一个个独立的势力,又盘根错节的相交于一起,动他们可能会伤及到教廷的根本,他早就处理他们了。

    现在是大长老的选举,刚刚的长老人选,那些长老们选的都是他们自己的人。

    对于这些,他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但大长老权利巨大,万不可交到这些人的手里。红衣主教身为教廷的最高决策人之一,自然是不会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如意。

    只是久不理世事的他,早就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架空了,对于这一切根本是无力改变。

    现在见圣女有话要说,红衣主教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虽然他和圣女天然的不对付,但自问他对她的印象很是不错,毕竟她这些年一直在外打击邪恶势力,而教廷的声誉和威望绝大部分是靠她的拼命争取来的。

    所以她的话尽管很多人不愿去听,但依旧有很大的权威性。

    “我想问一下在座的各位,如果你当了大长老,你想做什么,你又能做什么?或者说如果你成为了大长老,能为教廷带来什么改变,而教廷失了你这么一位大长老又会损失什么?”薇?珍妮这话并不只是针对那几个最有可能当大长老的人选,而是对着全体长老和其他核心成员问的。

    “既然圣女大人有此一问,那我作为执法长老就先行回答了。”见无人回答,执法长老站起身来,开了个头。

    “大长老位高权重,当选之人必须要是能够胜任的,而且是能够服众的,本人不才,当了这么多年的执法长老,不敢说功勋卓越,但也算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所以在这我要多谢各位长老的支持,推荐我成为大长老的人选之一。”说到这,执法长老施了一礼表示感谢。

    与执法长老同一派系的长老们自然是多加配合,连连说着不敢,执法长老应当成为大长老等等之类的话。

    “接下来我在回答圣女大人的其他问题。要说我成为大长老之后能为教廷带来什么改变,我不敢说太大的话,因为那样就显得太虚了,不过我肯定是要加强我们教廷的纪律性,严明法度的重要性、权威性。让所有的不平之事、不公允的事情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教廷离了我也许不会有什么损失,毕竟教廷也是人才济济,但是教廷没了我,会少一个真正为教廷着想的人。”执法长老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更是连连敲了几下桌子。

    作为旁听者的欧文对此倒是嗤之以鼻。

    还说什么不公允之事,远的不说,但他知道逼他离开大长老园子的幕后之人就是执法长老,而且他也知道皮尔当时早就投靠了他这棵大树,也是因为他的缘故,皮尔才能在这次的长老会上当选为新一任的长老。

    看着对面很是嚣张得意的皮尔,不,现在应该称之为皮尔长老了,他现在就恶狠狠的瞪着自己,好像在想怎么收拾他。

    若是执法长老再成为了大长老,那皮尔长老肯定是要趾高气扬的来他面前炫耀,更是会全力打压他。

    想到这,欧文很是为自己的未来担忧。

    不过对于欧文的担忧,除了他本人之外,其他人也不甚了解,更不会去关注。

    执法长老叙述完之后,其他有意参选或者无意参与的长老也都一一阐明自己的观点。

    不过都是千篇一律的答案,一些想要与执法长老一争高下的还好,多多少少会阐述一些有别于执法长老的言论,但都是一些空话套话。至于那些不敢与之一争高下的长老,那说的就更是敷衍,明眼人都能听出他们的打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