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一七六章 精灵王的敌意,回归
    “这位大人是?”水精灵王感受到伊薇嫃身上那很是强大的气场,认为她是个高手,故很是客气的询问着。

    “大人不敢当,我便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前任圣女的转世,也是你们风精灵王子不长眼爱上的那个人。”要说毒舌,伊薇嫃自认不会输给他们,这番明贬暗讽的招数,她使起来可是很驾轻就熟。

    “闹了半天原来是阁下,难怪会为那个不肖的小子辩解。”火精灵王一副怪不得这样的表情。

    “不经过一番调查取证就这般妄自断言,这就是你们精灵王的做事之法吗?原来精灵王也不过如此嘛!”伊薇嫃冷笑一声,直接唇语反击了回去。

    “谁说我没有调查,要知道当时我可以亲自去了一趟事发地,只不过那时已经晚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不过那时人们都说那圣女如何为了一个精灵叛教,那个精灵如何…如何…那话难听的我都复述不下去。”火精灵王很是鄙夷的看着梦炘乐,说到那些传言,难听到他是真的说不出口。

    “你也说了你没有亲眼见到,既然是这样,那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人云亦云而已,你并没有亲眼见到事情的经过,怎能就这么草率的判定了他的罪行?”听到火精灵王的话,伊薇嫃语气倒是缓和了许多。

    毕竟相对于一个只知道在后面大呼小叫的精灵王,一个肯为了席勒亲身前去救援的精灵王更让人能够接受。

    哪怕最后他们并没有救到人,那也够了,最起码他们有这个心。

    “圣女大人说的没错,这事的确是我们太过武断了,那不知圣女大人可不可以为我们几个老家伙解除疑惑呢?”水精灵王拦住了还想说什么的火精灵王,并将话题接了过来,询问着伊薇嫃事情的真相。

    “圣女大人实不敢当,而且我已经转世为普通人,教廷与我已无任何关系了。现在我的名字叫伊薇嫃,诸位若是不介意的话,直呼我的名字就好。”见他们的态度有所缓和,伊薇嫃自然不会强端着架子。

    “那好,伊小姐,能不能恳请你告知我们当年的真相如何,让我们不至于什么也不知道。”水精灵王语气温和的说着。

    至于那个暴脾气的火精灵王,自然是被地精灵王强拉住了。

    既然是要告诉那些人梦炘乐的前世过得如何艰难,那伊薇嫃自然是从初次见他开始说起了。

    从前世的她是如何从一群吸血鬼手下救了俘虏,而俘虏里面正好有一个饿得快要死去的精灵,到因为救了他们,自己当初差点被杀,之后又是被他所救。

    从再相遇时,席勒的奄奄一息,到因为教廷与邪恶势力的相互勾结导致他被施以酷刑,差点身死,她为救他如何反出教廷。

    从席勒如何因为实力微弱,只能屈于隐忍,苟延残喘,到那些邪恶势力设计利用他妹妹的心脏引他上钩。

    从他如何只顾着懦弱保命到因为仇敌的设计导致仇恨爆发,选择与敌人拼死一战,但因为实力不够被俘,而且被挑断手筋脚筋,并打断各关节骨头。

    从她自己如何奋不顾身勇闯敌人的大本营,并与那些人展开厮杀,并在大牢里找到那个被敌人狠心虐待至全身瘫痪的他,她们不惜与敌人拼死搏斗,想要救他出来。

    从他如何坚强自身,哪怕是只恢复了一只手臂,也要战斗到最后,到他最终背负着整个族人的仇恨,不惜自爆以与那带头剿灭他们风精灵的大黑巫师同归于尽。

    最后是她为了再续前缘,以生命为代价,换取他们几人的转世,尤其是为那个本没有转世机会的他谋取一次转世的可能。

    这一份份沉甸甸的感情,相较于白玉蝶这个旁观者,伊薇嫃的叙述有了更多的情感代入,

    真的是听得人是声声欲泣不泣。

    再一看那一群人。

    时诗梦整个人扑在盛亦冷的怀中,早已哭的不像样子。盛亦冷一边无声的安慰着时诗梦,一边不忍的看着梦炘乐。

    白玉蝶和欧文相视一一眼,神情也很是复杂。

    特别是白玉蝶,身为当时事件的唯一幸存者,也许是因为当时深入其中还不觉得,现在听完伊薇嫃的讲述,也是感慨良多。

    三位精灵王更是满脸愧疚的看着梦炘乐,欲言又止。

    只有梦炘乐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呜呜呜…哥哥,对不起,都是希拉害得你,因为希拉的心脏,害得你受了那么多的苦。可是希拉不但不知道哥哥受的苦,反而埋怨你不管我们,更是怨恨你忘了族人的仇恨。对不起,哥哥,希拉错了。希拉真的是大错特错了。”希拉环抱住梦炘乐的脖子,这一刻哭的真是上气不接下气。

    要说之前不埋怨是不可能的,毕竟当初她真的是九死一生的逃了出来。而且对于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来说,那种剜心之痛真的是永生难忘。要不是她坚强的挺了过来,换任何一个人可能当场就死了,而且就算侥幸不死,整个人的心灵肯定也都是扭曲的不行了。

    “别哭,都是哥哥不好,是哥哥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小希拉,让我们的小希拉遭受了这样的痛苦。”梦炘乐抚摸着希拉的脑袋,语气很是宠溺。

    只是不知为何,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隐忍,也不知道在隐忍些什么。

    “伊小姐,我知道我这话你听来肯定觉得气愤,但为了给那些存活下来的风精灵们一个交代,让他们不至于对自己的王子失望,我还是要询问一下,你说的这些可是有什么证据吗?”地精灵王叹了口气,他知道他这话很不合时宜,但为了剩下的风精灵可以真心接受风精灵王子的回归,只能由他来做这个恶人了。

    要知道,对于那些亲历苦难最后侥幸活下来的幼年风精灵来说,没有一个不会对那只顾着谈情说爱,不管他们死活的风精灵王子怨恨有加的。

    毕竟他们是真的失去了至亲之人,那种痛苦,要不是他们多年来的悉心开导,还不知道会酿成什么样的祸患。不过他们虽然将这些痛苦压了下去,但对于先一步逃离的风精灵王子,怎么可能不会怨恨,特别是在听说了他的事迹之后,那更是恨得不行。

    尽管他们有意隐瞒了这些真相,但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也早就从其它渠道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当然,这所谓的真相是大众广为流传的版本。

    现在,身为风精灵王子他出现了,若是不将这个结解开,那些已经长大的风精灵们是不会轻饶这个已然重生的精灵王子,哪怕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当初的那个风精灵王子。

    “其他不说,但风精灵王的品性为人难道不值得你们相信吗?若他费了全族之力掩护逃跑的接班人真的是这般的不堪,是个只顾个人而不管族人的家伙,他当初会只选择救下他吗?我相信他不会拿全族的未来开玩笑。”伊薇嫃不答反问着。

    她不是没有看到外面那些因为梦炘乐的出现而蠢蠢欲动的风精灵们,看着他们那仇视的目光,伊薇嫃知道这事若是说不清楚,他们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梦炘乐的。

    但他们要更直接的证据,她是真的没有,只能让他们想想,想想事情的真相究竟应该是怎样的。

    伊薇嫃的话,让大家陷入了沉思。

    只是众人不知道的是,一直沉默不语的当事人的神情看起来很是不对。

    “哥哥,你怎么了?”希拉最先察觉到梦炘乐的不对劲,她直接从他的身上下来了,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很是不知所措。

    “阿乐!”众人连忙朝着梦炘乐走去。

    见梦炘乐情况不对,伊薇嫃赶紧将希拉抱离开了。

    “放开我,我要我的哥哥!我不要离开他。”希拉在伊薇嫃的怀中很是一番挣扎。

    “别闹了,你哥哥他现在已是自顾不暇,照顾不了你,你总不希望他忍受痛苦的同时还要担心伤到你吧!所以你要乖乖听话,等他没事了,我自会放开你,让你去到他的身边。”伊薇嫃不是不知道希拉对她的排斥,要是平时她也不会靠近她,只是现在情况不一样,由不得她任性。

    “我哥哥会没事的,对吗?”听完伊薇嫃的话,希拉也不闹了,只是瞪大眼睛看着她,期待着她的回答。

    听完伊薇嫃的讲述之后,希拉知道她错怪哥哥的同时,对于抢走哥哥的伊薇嫃也释怀了。

    要不是面前的她帮助哥哥,说不定哥哥早就死了。既然如此,她倒是可以接受面前的这个嫂子。

    “嗯,他会没事的。”伊薇嫃将位置让给了白玉蝶和三位精灵王,她知道对于梦炘乐的不对劲,只有他们有办法解决。

    “他应该没什么事,只是因为记忆复苏了,太多的记忆涌入脑中,一时间接受不了而已,就像当初的你一样,只要将那些记忆控制住了就会好的。”经过白玉蝶的一番查探,总算是知道梦炘乐难受的原因了。

    既然已经知道了梦炘乐难受的原因,白玉蝶便准备对症下药了。只见她拿出玉笛,开始吹奏静魂曲,以期助梦炘乐快点恢复记忆。

    静魂曲一出,不单是梦炘乐,其他听到的人和精灵一个个也都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不复之前的暴躁和蠢蠢欲动。

    一曲终了。

    众人睁开双眼,将视线再次转到梦炘乐的身上。

    “是哥哥!”希拉充满了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是一刻不停的盯着梦炘乐,想要看看他的情况,所以她也是第一个发现他的变化。

    至于希拉为什么这么高兴呢?

    因为梦炘乐的外形完全变了。

    只见他的耳朵上端变得很尖,完全是一副精灵的尖耳。头发变长,并变成了金黄色,长到及腰,眼珠也变成了蓝碧色,五官的轮廓也越发的深邃。

    看着这般模样的梦炘乐,伊薇嫃完全愣住了。

    还是希拉最先反应过来,她从伊薇嫃的怀中挣脱出来,快速的冲到了梦炘乐的面前一把抱住了他。

    “哥哥,希拉好想你。”希拉完全释放了,嚎啕大哭着。

    “希拉,真的是你吗?你还活着?真的是太好了。”梦炘乐,不,现在应该称之为席勒了。他看着抱住自己的希拉,很是不敢相信。

    “是的,哥哥,希拉还活着,希拉没有死。”希拉抽泣的说着。

    “太好了,你知道我看到你那颗破裂的心的时候是多么的难过吗?我当时恨不得将那些家伙千刀万剐,可是哥哥的力量太弱了,不但为你报不了仇,反而被他们折磨的半死,哥哥真是没用啊!”席勒很是庆幸,庆幸自己的妹妹还活着。

    “对了,爸爸妈妈呢!他们还活着吗?他们在哪呢?”说着席勒就要找寻那熟悉的身影。

    “呜呜呜…爸爸妈妈都死了,他们为了救我,为了给族人留有一线生机,与敌人同归于尽了。”提到爸爸妈妈,希拉更加难过了。

    “我真没用,不但救不了你们,而且连你们活着都不知道,就这么傻傻的与敌人对上,还与他们同归于尽了,我真是一个笨蛋。”虽然已经料想到这样的结局,但再次听到父母的死讯,席勒还是不能接受,很是责怪自己。

    ……

    “阿嫃,我们怎么就这么出来了?”时诗梦看着身边的伙伴们,很是疑惑不解。

    “还是把时间留给席勒和他的家人吧,我们这些外人还是直接退下吧!”伊薇嫃回望了望房间内哭成一团的席勒和希拉,以及安慰着他们的三位精灵王。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这群人始终是外人。

    还是不要打扰为好。

    有此想法的不止伊薇嫃一个,除了被盛亦冷强拉出来的时诗梦,剩下的白玉蝶、欧文和拉人的盛亦冷想法与伊薇嫃差不多。

    只是几人出来之后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