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二五零章 谁不是那自扰的庸人
    “嗯,那我去叫他起来。”说着,伊薇嫃就要去弟弟房间。

    “不用了,我已经起来了。”伊伟鸿正好走了过来,揉了揉还未完全睁开的睡眼,嘟囔着。

    等他看清楚桌上的早餐,惊讶不已,“哇,今天的早餐很丰盛啊,太好了,总算是不用再吃姐姐做的东西了。”

    伊伟鸿只顾着看着桌上的早餐,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倒是完全忘了身旁站着的伊薇嫃。

    “臭小子,你说我做的早餐很难吃吗?”伊薇嫃阴森森的话从伊伟鸿的身后响起。

    “嘿嘿嘿…倒也不是难吃,就是做来做去就那么几样,都快吃…吃腻了。”伊伟鸿倒是不怕死,不理会伊薇嫃那不对劲的语气,自顾自的说着,等发觉不对劲,却已晚了。

    不过他小子倒是反应的快,感受到不对劲,连忙跑到秦怡甄的身后躲了起来,“姆妈救我,姐姐要打你乖乖的儿子了!”

    “你这臭小子,你现在就跟我说清楚,不好吃的话还每次都跟我抢,你小子是纯心的吧!”伊薇嫃赶紧追上,势要他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姆妈,救我!”伊伟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对于伊薇嫃的威胁倒是不敢搭腔,只顾着躲着,一边躲一边叫着姆妈。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不要再闹了,快去漱口洗脸,再闹下去就要迟到了。”秦怡甄做着和事佬,示意两人不要再闹了,同时拉出了躲着自己身后的伊伟鸿,敲了敲他的额头,又点了点他的鼻子。

    “你这小没良心的,姐姐每天帮姆妈为你做早餐,你不感激倒罢了,还好意思嫌七嫌八,你也不怕结界生气伤心。”秦怡甄看着搞怪的小儿子,笑骂道。

    知道两人闹着玩的,难得看到自家女儿这么孩子气的样子,秦怡甄倒也没有真的生气。

    “哎呦!也不是啦,其实姐姐做的也好吃啦,就是做的品种太少了嘛,姆妈你也知道我是很爱吃的人嘛,每天就吃那么几种东西,自然是要吃腻的啊!你说是不是啊姐姐?”伊伟鸿很是一副卖乖的模样。

    “姐姐,其实你做的东西好好吃哟,要是种类再多一些就更棒了,所以姐姐你就不要生我的气啦啦…”说着,伊伟鸿跑到伊薇嫃面前,拉着她的手撒娇。

    “切,算你小子这话有良心,那我就大人有大量,不与你一般见识了。”伊薇嫃也点了点他的额头,倒也没真的生气。

    “行啦,既然没事了,那你们赶快去洗漱吃饭吧,我先去叫你们爷爷奶奶起来,吃完了我也要去上班了。”见事情解决,秦怡甄脱下身上的围裙就去卧室叫人了。

    “不用了,姆妈你快些吃早餐吧!吃完早点去上班,我去叫爷爷奶奶起来吃早餐就好。”伊薇嫃笑着说道。

    “那行,就交给你了。”秦怡甄倒是没有拒绝。

    “姐姐,等等我,我也与你一道去叫爷爷奶奶起床。”伊伟鸿也跟着跑了过去。

    “慢点跑,小心摔倒了。”伊薇嫃接住跑来的伊伟鸿,两人一道去叫人了。

    ……

    等伊薇嫃来到教室,看着周身趴在课桌上补觉的梦炘乐、盛亦冷和时诗梦三人,心下了然。

    看来,昨天没睡好的远不止自己一个啊!

    难得的是她没有与那三人一样选择睡觉。毕竟在事情没有解决之前,她如何能睡得着。

    因为时间尚早,教室里并没有其他人来,为了不打扰他们的睡眠,伊薇嫃选择独自一人去外面散散心。虽说是走走,但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只是走到哪算哪。当走到一栋教学楼前,忽听得一阵悦耳的乐音传来。

    明明是第一次听到这乐音,伊薇嫃却觉得这乐音甚是耳熟,好像冥冥中自己在哪听过一样。渐渐地她被这乐音吸引,并不自觉的朝着声源处走去。

    进到一栋教学楼,上了楼,并沿着声音一间间的寻找过去,最后在声乐教室找到了正在弹奏古琴的涂三娘。

    此时是涂三娘一袭古装扮相,一身白衣将其衬托的仙气逼人,与往常那般慵懒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要不是这人的相貌未变,真要怀疑是不是两个人。而随着涂三娘手指在琴弦上跳动,那乐声从指间倾泻而出,更是将这一幅赏心悦目的画面勾画的恰到好处。

    伊薇嫃一开始便是被这幅画面惊讶到了,不过因为对涂三娘先入为主的观念,倒是很快的回过神来,开始研究这熟悉却又陌生的乐音。

    这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感觉?而且隐隐约约中,她总觉得自己之前听到的并不是琴音,而是笛声。

    不过一切的好奇随着乐音的弹奏而慢慢的消失,不知何时,她的心渐渐地静了下来,仿佛尘世间的一切浮躁均化作浮云消散,之前因为心事而造成的烦闷顷刻间也不复存在。

    一曲终了。

    涂三娘好像这才看到站在门口的伊薇嫃一样,双手抚平琴弦,乐音霎时间停了下来。接着她站了起来,踱步走到伊薇嫃的面前,看着她微微一笑。

    “对不起,都怪我贸然前来,打扰老师您的雅兴了,真是抱歉。”伊薇嫃连忙赔罪道歉。

    “无妨,我也不过是一时技痒,随便弹弹而已,谈不上什么雅兴,倒是我这不入流的琴技,叫你笑话了。”涂三娘摆了摆手表示无所谓,语气中不乏一些客气之意。

    “老师您谦虚了,我觉得您的琴声非常好听,不然我也不会情不自禁的追寻着声音而来。”伊薇嫃连连摆手,并夸赞着涂三娘的琴技之高超。

    “哈哈哈…我不过是玩笑之词,假装客气而已,看把你紧张的,倒是叫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涂三娘娇笑一声,重新恢复成伊薇嫃熟悉的样子。

    “嘿嘿嘿…我这不是不好意思打断了老师的弹奏吗?”被她这一调侃,伊薇嫃下意识的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看我们之间也不用太过客气了,既然难得遇到你这个知音,我们亦师亦友相交岂不美哉?”涂三娘话锋一转,这般提议着。

    “这…”毕竟对方是老师的身份,伊薇嫃顿时有些迟疑了。

    “很勉强吗?要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涂三娘知道伊薇嫃有所顾忌,便选择以退为进。

    “倒是没什么勉强的,要是老师不嫌弃的话,我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伊薇嫃也就是当下迟疑了一下,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只要在上课的时候是老师般尊重就好,平时倒是可以放肆一下。

    “那就好,对了,我刚刚见你眉头紧锁,我能感觉到你的心乱了,可是有什么心事?若是不介意的话倒是可以与我分享一二,说不定我可以替你答疑解惑。”涂三娘不动声色的探查着伊薇嫃的怪异之处,不过因为怕对方发现,故不敢做的很显眼。

    “倒也没什么,只是因为一些不方便言明的事情堆积在我的心里,一时间不知道该或不该与当事人讲明,但我又答应了其他人帮他保守秘密,一方是我的好友,另一方也是我的朋友,我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故有些烦闷。”因为事关盛亦冷的事情,伊薇嫃就连时诗梦也不好告诉,所以一直压在心里,这不,见涂三娘问起,她也正好找人倾诉一番。

    不过她还是知道分寸的,因为答应了梦炘乐保守秘密,所以并没有直接告知涂三娘具体的事情。

    “你这是入了魔障了,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杆秤,秤的两边各放有一些你在乎的东西,而当你不知道该如何取舍的时候,不妨先等等看,不必急着做决定,静待时机的到来,总好过你在错误的时间做了错误的选择,我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路总归是人走出来的。”涂三娘装作无意间轻轻地点了点伊薇嫃的额头,又很快的缩了回去,快的叫人差点没看清。

    “谢谢老师的开导,学生突然间茅塞顿开,倒是我关心则乱了。”经过涂三娘的点拨,伊薇嫃豁然开朗。

    是啊!梦炘乐和盛亦冷弄成这样本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若是真的这么容易解决,他们两个早就告知对方了,说不定他们早就有了想法,只是在静待时机而已,自己身为外人,总是不好打乱他们的节奏,烦恼还是让他们当事人自己去忧愁吧!

    伊薇嫃总算是想明白了,心中的郁闷之气也烟消云散了。

    “不嫌弃的话叫我三娘就好,其实我也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你不过是关心则乱,只要有人稍作点拨,你自是不会自寻烦恼的。”涂三娘并不居功,只说她客气了。

    经过这一插曲,伊薇嫃好涂三娘的关系倒是亲近了许多。

    “那也需要三娘的点拨才行,不然我可能会一直钻牛角尖了。”伊薇嫃依旧真心感谢道。

    “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再客气来客气去的了,不然真会没完没了的,而且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你是不是也要准备上课了?”涂三娘看了看时间,提醒着她。

    “呀!不说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那我就不多聊了,先去准备上课了,三娘,晚点见。”伊薇嫃想起上课的事情,连忙离开,边走边不忘与涂三娘挥手告别。

    “慢点走,小心摔倒了。”涂三娘微微摆了摆手,与伊薇嫃告别。

    等伊薇嫃的身影消失,涂三娘再次恢复了慵懒的模样。

    “唉!果然我演奏的入梦曲不如他们梦蝶族使的顺手,就连身为普通人的伊薇嫃也迷惑不了,最后还是加上我的狐族幻术才能堪堪的迷惑住了她,通过她的记忆查看这些事情。不过就我查看到的信息来看,伊薇嫃和时诗梦的角色设定好像完全调换了,但盛亦冷和梦炘乐却又维持原样,那这样的话,故事的走向不是全都乱套了吗?这中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啊?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是说这些都是烟岚她有意为之的……看来我还是不能太过着急了,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涂三娘皱了皱眉头,对于事情的演变有些捉摸不透了。

    原来刚刚她弹奏的是梦蝶族的入梦曲,想要不动声色的查看伊薇嫃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过因为她的技术不过关,最后只能用上自己擅长的狐族迷惑之术,并用这入梦曲作掩护,这才勉强通过伊薇嫃的记忆探查到他们几个的关系。

    此事伊薇嫃自然是不知晓的,不过经此以后,伊薇嫃隔三差五便会过来找涂三娘学习琴技,一来二去两人倒是越发熟悉起来。

    当然,这是之后的事情,现在暂且不提。

    伊薇嫃一人在校园内走着,突然看到正前方出现的梦炘乐,不过因为方向问题,他未曾注意到自己。本想就此离开,却在离开之前看到与梦炘乐正面迎上的盛亦冷。

    两个自打完架以后便再也没有交集的人终于碰到了一起,伊薇嫃以为两人多多少少会有所表示。只是还是叫她失望了,没想到盛亦冷对梦炘乐的态度却是视而不见,直接越过他离开了,而他在与梦炘乐正面碰上的时候,不知是有意或是无意,居然直接撞上了他的肩膀,而对方被盛亦冷这冷不丁的一撞,撞的整个身子都歪了一边。

    梦炘乐没有回头,对于盛亦冷的离去也无动于衷,只是他的双手紧紧握住,不知是在刻意的隐忍还是无奈的妥协。

    看到这,伊薇嫃暗自叹了口气。

    看来他们两个的矛盾一时半会是解不开的了,可是作为局外人的自己又能做什么呢?冲过去告诉盛亦冷真相?

    先不说会不会违背与梦炘乐的约定,单说盛亦冷知道真相之后又会是怎样的反应?一切都是未知的,而且这个险她不敢冒。看来只能像三娘说的那样,一切但凭他们做主了。

    此情此景,伊薇嫃叹了口气,只得打道回府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