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二八零章 酒醉之人
    “阿嫃!难道你真的…”见此情景,盛亦冷不得不出声询问道。

    “你真的想多了,她这是想要看我和我哥两个兄妹和睦、互敬有爱的画面,不过因为看不到了,所以有些惋惜而已。”时诗梦刻意替伊薇嫃解围。

    不过好在她白天的时候问过了她,凭借那些话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不然仅凭她现在的表现,就连她自己也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移情别恋了。

    “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嘿嘿嘿…”伊薇嫃也反应过来了,眼见大家这么看着自己,连忙接着时诗梦的话说着,并摸了摸自己的头表示不好意思。

    因为伊薇嫃的解释,众人总算是松了口气。

    闲话说完,接下来就该好好地做这餐晚饭了。

    因为伊薇嫃和梦炘乐是受邀前来的客人,所以这场晚餐自然是以时诗梦为主导了,他们这几个等吃的则是在沙发上坐着。

    时诗梦将手中的食材拿到厨房去简单处理一下,准备开始做大餐了。

    伊薇嫃、梦炘乐和盛亦冷三位回过神来,看着时诗梦已经忙活起来,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来到厨房,帮忙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说是过来尝尝时诗梦的厨艺,那大菜自然是由她掌勺的,尽管如此,伊薇嫃也是要动手做几道拿手好菜的。

    至于那不会做饭的梦炘乐和盛亦冷,两人也没有什么‘君子远庖厨’的意识,撸起袖子就开始帮她们两个打下手。

    等梦炘乐和盛亦冷收拾好食材,做完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之后,接下来就坐等时诗梦和伊薇嫃两个的烹饪了。

    饭菜正做着,梦炘乐和盛亦冷坐在沙发上有些无聊,再加上从厨房时不时传来的香味,本来不怎么饿的两人顿时觉得肚子咕咕在叫。

    “诗梦,还有多久啊,我们都等不急了,真的是好饿啊!”说着,盛亦冷摸了摸肚子。

    梦炘乐毕竟是客人,不像盛亦冷那么随意,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看他的表情和动作,也应该是饿的不行了,只是他比盛亦冷含蓄了一点罢了。

    “别急,最后一道菜就快好了,你们先摆好桌椅和碗筷,菜随后就到。”伊薇嫃头也不抬的吩咐着两位男士,自己在继续低头忙活着。

    两位男士赶紧起身布置餐桌了。

    饭菜终于做好了。

    好不容易将晚餐搞定,四人也忙得饥肠辘辘了。他们将菜一盘盘端上餐桌,开始享受着美味的食物。这期间,他们完全忘了食不言的规矩,有说有笑、开开心心的享用着美食。

    吃完饭,其他人帮时诗梦收拾了一下残局,之后便一个个坐在沙发上,撑得不想再动了。

    “诗梦,你做的饭菜真的是太好吃了,我都撑到走不动路了。”盛亦冷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满意足的说着。

    “这些菜也不全是我做的,阿嫃做的那几道味道比我的好多了。”时诗梦转头夸赞着伊薇嫃。

    “谁说的,我不过做的是些家常小菜,熟能生巧罢了,哪能与你的那几个硬菜比啊!你那几道菜才是考验真正厨艺的时刻。”伊薇嫃倒是为自己那还过得去的厨艺找了个理由。

    “你们就别争了,我觉得你们两个做的饭菜都很不错,色香味俱全,谁能娶到你们两个,那才是真正的福气呢!”盛亦冷两人全夸了一遍。

    “我去,你这是夸我们还是夸你自己啊!”伊薇嫃白了盛亦冷一眼,同时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偷瞥了梦炘乐一眼。

    没想到正好与梦炘乐看过来的眼神撞上,感受到他那深情的目光,伊薇嫃有些害羞的躲避开了。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估计是哥哥时世鹏回来了,

    时诗梦这般猜测着,于是上前去打开门。

    果然,不出意外是他。

    只见他脸色通红,半坐在地上,举着手,有一下没一下的一直敲着门,看他样子就知道喝了不少的酒,就连门开了也不知道,一直维持着敲门的动作。

    看着醉成这样的时世鹏,时诗梦赶紧叫人来帮忙。

    梦炘乐和盛亦冷闻言,两人一左一右一道将时世鹏扶到沙发上躺着。

    “看他醉成这样子,这是喝了多少酒啊!没想到看着挺瘦的一个人,真的扶上手才发现这么的重,扶起来这么的累人。”盛亦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忍不住抱怨着。

    “这人醉的跟滩烂泥似的,能不重吗?好了,别说废话了,你们先帮我看着他,我去给他弄点醒酒的东西,要是任他这样醉着,明早起来肯定得头痛。你说他也是的,不就是一次聚会嘛,没事喝这么多干嘛。”时诗梦口头虽是抱怨了一番,但还是帮他去弄醒酒的东西了。

    很快,时诗梦端来一杯蜂蜜水喂他,先喂给他解酒用。

    这时伊薇嫃也端来了一盆热水,并放在了桌子上,又将毛巾递给时诗梦。

    时诗梦拿过毛巾,拧干水,先是给时世鹏擦了擦脸,刚要继续给他擦身上,就被盛亦冷阻止了。

    “干嘛?”看着拦着自己的盛亦冷,时诗梦有些不明所以的问着。

    “这事还是我来吧,再怎么说你哥也是个男人,你一个女孩子,帮他擦的话多少有些不方便,还是由我来给他擦吧!”说完,盛亦冷直接抢过时诗梦手里的毛巾,就要上手给时世鹏擦洗。

    此时此刻,盛亦冷内心都要咆哮了:“诗梦你也太那啥了吧!尽管面前的这人是你哥,可他毕竟也是一个成年男人了,你就这么大咧咧的打算上手帮他擦身子,会不会太那啥了,若是给我擦也就罢了,其他男人休想。”

    “那好吧,那就交给你了,对了,给他换洗的衣服我就先放这了,擦完你顺便帮他换一下。”时诗梦觉得盛亦冷说的有道理,爽快的将毛巾给了他,把位置让给他来,自己站在一边。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其它的事吧,这边交给我就好,你站在这里我怎么给他擦啊!还有阿嫃,你也先回避吧!”盛亦冷刚要给时世鹏脱衣服,转过头来一看,看着时诗梦和伊薇嫃还站在这,立马将她们赶走。

    “那你一个人搞得定吗?”时诗梦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这不还有阿乐在嘛!我们两个照顾他足够了。”为了让时诗梦安心离开,盛亦冷不稀得将梦炘乐拉下水了。

    “我?”梦炘乐没想到自己躺着也能中枪,本来站在一旁乐得看戏的,没想到就这么被拖下水了,可是要说不同意,看盛亦冷那请求的小眼神,拒绝的话还真的说不出口。

    但他真的不想同意啊!自己堂堂一个大少爷,没事帮一个男的擦身子,传出去岂不是笑话。想到这,梦炘乐又突然坚定了拒绝的决心了。

    “对啊!我一个人搞不定啊!只能你来和我一起了,谁让这就我们两个男的?难道你想让诗梦和阿嫃两个女的来?”见软的不行,盛亦冷准备来硬的了,而且他不惜以伊薇嫃来做威胁,看梦炘乐作何态度。

    “瞎说什么呢!这事能让女孩子来嘛!瞧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我看还是我们来吧!”梦炘乐自然是接收到了盛亦冷话语中的威胁,虽然知道他说的不是真的,但还是选择了妥协。

    “哦,那这边就交给你们了,我和阿嫃先去忙其它的事了。”时诗梦自然也知道盛亦冷的小心思,但她选择当做不知道,拉着伊薇嫃就离开了客厅。

    看着时诗梦和伊薇嫃已经离开,盛亦冷撇了撇嘴,认命的帮伊伟鹏脱起衣服了。

    真是差点就便宜这小子了,要知道诗梦可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哪怕是亲哥哥也不行。

    唉,热恋中的男人真的是伤不起啊!不说时世鹏是时诗梦的亲哥,单说盛亦冷这醋吃得也是够可以的,就算时诗梦看到了又能怎样?况且她也不会真的如何。

    盛亦冷替时世鹏脱下了衣服,目光一汇聚在他的身材上,顿时满是嫌弃。

    “切,没想到看着挺瘦,居然这么有料,还好诗梦没看到。特别是阿嫃,要是真的看到了,非得起了歹意不可。”盛亦冷绝口不提时诗梦的事情,而是那伊薇嫃来做文章。

    “你给我闭嘴吧!你这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家伙,就你会胡咧咧。”梦炘乐刚拧干毛巾,见盛亦冷这么说,气得直接将毛巾甩到了他的身上。

    “你嘴里能吐出象牙?等等,你这骂我是犬吗?好啊!我嘴里是吐不出象牙,你嘴里能吐出象牙?不对,我嘴里能吐出象牙?也不对,哎呀,真是气死我了。”说到一半,盛亦冷这才反应过来,知道梦炘乐是在骂自己为狗,赶紧反骂回去,不过越骂越觉得不对,而且他发现自己怎么回嘴都不对了。

    “行行行…你嘴里吐的出象牙好吧!”梦炘乐一副认错的态度,不过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像是在认错。

    其实梦炘乐一开始也只是随意与盛亦冷闹起来的,不过慢慢的,随着两人你一句来我一句去,他感觉他们好像又再次回到了过去的时候,倒是一时激起了他与盛亦冷斗嘴的欲望。

    “你这家伙嘴里就没一句好话,人还和当年一样,吃不得半点的亏。”盛亦冷知道自己说不过梦炘乐,只能就此收嘴。

    “承让承让了。”梦炘乐笑了笑,倒是一副谦虚的模样。

    盛亦冷知道这家伙完全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和阿嫃也认识这么久了,以前也不觉得她是这么花痴的一个人啊!怎么这次一见到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整个人都变得不对劲了?难道真的是她的桃花到了?”盛亦冷知道自己不是这家伙的对手,也懒得与他再多费口舌。

    不过转念一想,一想起伊薇嫃的表现,他也觉得奇怪,倒是把自己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完全没有顾忌到身边脸色越来越黑的梦炘乐。

    “你说够了没有?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寿命太长了,想要老寿公上吊——找死啊?要不我成全你?”梦炘乐的心情本来还不错,可是被盛亦冷这一番话下来,好心情顿时无影无踪了,心中的妒火更是差点将他吞没了。

    “好了,我这不是瞎说的吗?以后保证不说了,真的,我绝对不再瞎说了,你就别和我这么一个小人计较了…对了,我看这天也冷起来了,他这样光着,万一感冒了就不好了,我们还是赶紧帮他弄完,尽快弄完尽早完事,你和阿嫃也可以早点回去。”见梦炘乐的神色很是不对,盛亦冷也知道自己这话踩到他的痛点了,顿时不敢再胡说八道了。

    一时间,两人也不再废话了。

    梦炘乐心有不爽,接过盛亦冷手里的毛巾,开始非常大力的给时世鹏擦着,完全没有顾忌他会不会被疼醒。

    还好此时时诗梦不在,不然他肯定会被时诗梦收拾一顿。

    看着梦炘乐的举动,盛亦冷临到嘴边的劝解的话又咽了回去。

    算了,这时候很是不要再惹怒阿乐了,不过他这么大力气的帮时世鹏擦洗真的没事吗?等等,自己为什么要同情这个家伙啊!痛就痛呗!阿乐这样正好也算是替自己报仇了,一箭双雕嘛!

    想到这,盛亦冷顿时可以坦然接受这一画面了。

    两人忙活了一番,总算是帮时世鹏擦了干净,给他换好干净衣服后,擦了擦自己脑门上的汗,又将一切收拾好,这才让两位女生下来。

    正好这时时诗梦手拿一杯水走了过来。

    看着时诗梦端着一杯水走过来,盛亦冷微笑的接过她手上的水,一口喝了干净。

    “嗯?这水喝起来怎么甜丝丝的,你加了糖还是蜂蜜吗?不过倒是怪好喝的。”盛亦冷咂摸了一下滋味,觉得味道还不错,只是对时诗梦突然倒一杯甜水的举动有些奇怪。

    “额(⊙o⊙)…这杯水不是给你的,是给我哥解酒用的,所以我特意加了些蜂蜜。”看着喝的痛快的盛亦冷,时诗梦有些愣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