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二八八章 为什么没来上课?
    “是吗?那是我多想了,也是,我们这么漂亮又无欲无求的小嫃嫃,怎么会因为这种事烦心呢,你说是吧,嗯?”看到手机上的文字,眼见伊薇嫃一副死不承认的样子,另一头的梦炘乐笑了笑。

    没想到我们家阿嫃还是这么可爱。既然如此,梦炘乐当然要配合着来了。

    “去你的,就会耍贫嘴,不说了,我去睡了,明天学校见,晚安。”因为梦炘乐的短信,伊薇嫃也不再纠结了。

    不管怎样,她相信他自己会处理好的。

    “嗯,晚安,啵啵(づ ̄3 ̄)づ╭?~”梦炘乐会心一笑,既然阿嫃想开了,不再纠结了,那自己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梦炘乐发完这条消息就放下了手机,准备睡觉了。

    伊薇嫃看着梦炘乐发来的搞怪消息,嘴角不经意的带着丝无语与无奈的笑容,只见她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呵!真是受不了了”,之后,也放下了手机,想了想,又拿起手机,再看了一遍这消息,开心的笑了。

    等伊薇嫃意识到自己这犯花痴的样子,当即将手机往床边一扔,嘴里还一个劲的嘟囔着:“我真是疯了。”

    她摇了摇脑袋,将这些怪异的想法全部从脑海中甩出去了,接着将枕头蒙住自己的脑袋,就这么蒙住不放开。

    不知多了多久,她终于陷入沉睡中。

    ……

    新的一天转眼即到。

    伊薇嫃与梦炘乐相约一道来到学校,等他们俩进到教室,发现缺席了一天的时诗梦和盛亦冷也早早的就来到了学校。

    “诗梦啊,你昨天怎么一天都没来上课啊,是发生了什么事吗?”伊薇嫃很是关心时诗梦未来上课的原因。

    “不仅是诗梦,亦冷你昨天也是一天没来上课,你们俩是不是约好了的啊?”觉得奇怪的梦炘乐也同样询问着盛亦冷。

    “也没什么,只是临时出了点小状况而已,现在已经没事了。”时诗梦没有直接对伊薇嫃说实话,而是这么含糊其辞的解释着。

    不过她想起昨天那么尴尬的状况,对于自己不来上课的原因,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只能这么含糊的说着。

    “只是临时有点小状况,放心,我们已经解决了。”同样,她们身后的盛亦冷也是这么含糊的应付着梦炘乐。

    看着顾左右而言他的时诗梦和盛亦冷两个,伊薇嫃和梦炘乐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们,异口同声的问道:“真的?真的没什么?该不会是你们俩去约会了吧。”

    “怎么可能,你想多了。”对方两个又是异口同声的否认着。

    看着两人这么默契的回答,伊薇嫃和梦炘乐更觉得不对劲了。

    这两人是不是商量好的啊。

    不过,伊薇嫃和梦炘乐算是真的冤枉时诗梦和盛亦冷了,他们可没有商量好,因为他们也没想过自己还要这样应付这两个家伙啊!

    眼见伊薇嫃还要问什么,时诗梦知道依着好友的性格,不问出点什么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她想了想,还是对着对方耳边小声说道:“我昨天没有来上课是因为来那个了,太痛苦了,根本就爬不起床,所以就只能请假了。”

    时诗梦也豁出去了,算了,难堪就难堪吧,自己说出来总比被他们逼问出来的好。

    “什么?那你…”伊薇嫃当然知道时诗梦说的‘那个’是什么意思,只是她也没想到真正的原因居然是这个,闹了半天是闹了一场大乌龙。

    “嗯,我也没算到我昨天会突然来了那个,而亦冷本来是来找我一起去学校的,哪知敲了半天……”时诗梦小声的将昨天发生的事简单的为伊薇嫃说明了。

    原来事情是这么回事。

    公寓。

    一大早,盛亦冷站在时诗梦房门口,不停的敲击着她的房门,只是他敲了半天,也不见对方开门,他觉得不对劲,便准备撞开门看看。他试着撞了一下,没想到门很结实,完全没有反应,他又撞了几下,还是根本撞不开。

    这时,时世鹏也被盛亦冷的这一番动静给吵醒了,他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出来一看,原来是盛亦冷,本来不想理会他的时世鹏还没来得及回房就被盛亦冷拦住了。

    “干嘛,大早上的,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啊!扰人清梦,烦不烦啊你!”时世鹏抵住自己的房门,一副很不耐烦的语气。

    “你先别急着发火,我也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的,实在是诗梦她的手机怎么打都没人接听,这眼看着就快要上课了,她再不动身就要迟到了。”盛亦冷一脚抵住门,不让时世鹏将门关上,同时解释着自己闹出这般动静的原因。

    听完盛亦冷的解释,时世鹏看了看时间,果然是不早了。于是他便将门打开,并和他一道走到时诗梦的房门口,敲了敲她的房门,发现依旧无人搭理。

    两人合计了一番,时世鹏就拿着备用钥匙,强行打开了时诗梦的房门。

    等进去一看,时诗梦正难受的蜷缩在床上,根本没有力气去回应他们。

    见她这样,时世鹏和盛亦冷赶紧上前查看……又是一番折腾,等搞清楚时诗梦难受的原因,两人当下开始为她奔波忙碌着,之后就是替她请假的事情。

    而盛亦冷为了照顾时诗梦,就也跟着请了假。

    (作者:作者又来了,没错,这是也是之前写过的,只是现在的主角换成时诗梦和盛亦冷的,想看详细的请见第二零零章。)

    ……

    “那这么说,盛亦冷与你哥哥昨天照顾了你一整天咯,话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连自己那个来了也不记得,好在最后问题不大,不然看你怎么办,不过话说回来,你现在没什么事了吧?”听完时诗梦的叙述,伊薇嫃总算是将所有的事情串联了起来,之后更是一脸关切的看着对方。

    “放心吧,经过昨天一整天的休整,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而且这不是最近太忙了嘛,再加上时间比我预料的要晚了几天,我一时疏忽就忘记了这事,直到昨天痛的死去活来的才想起来。”想到昨天的痛楚,时诗梦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她也没想到这一次会来的那么突然,那么凶猛。要不是亦冷与她哥哥及时闯了进来,自己还不知道要痛成什么样。

    “你啊,看你下次再不注意点。”伊薇嫃用手点了点时诗梦的额头,心下也觉得十分惊险,转念一想,她昨天就那么放心了,也没有想过中午休息的时候去找她看看,当下更是觉得心里有愧。

    至于梦炘乐,也不知道盛亦冷是怎么跟他说的,最后也没有再细问。

    值得一提的是,伊薇嫃因为时诗梦的话而惊住了,所以未曾发现自己忽略了什么,比如盛亦冷为什么可以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时诗梦的公寓里,难道是他有公寓的钥匙,或者说盛亦冷是不是有可能已经住进了时诗梦的公寓……而且对于这一现象,时世鹏居然没有说什么,就这么坦然接受了,难道是他已经认可了盛亦冷的身份了吗?

    不过,对于这些问题,现在的伊薇嫃倒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可能又是一次惊吓了。

    反正这次先按下不表。

    很快,时诗梦和盛亦冷就被班主任虚婧叫到了办公室了解情况。

    因为时诗梦和盛亦冷两人都是请了假的,而且,一个是哥哥请的假,另一个是盛亦冷自己请的,所以班主任虚婧也没有多问,更没有怀疑两人是不是约好了的,只是觉得有点奇怪罢了,除此之外,倒也没有多想。不过相比于盛亦冷,虚婧倒是多留了时诗梦一会儿,并旁敲侧击的询问了一些有关于她刚刚时世鹏的事情。

    因为虚婧问得比较的隐晦,而且也找了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就以她哥哥时世鹏请假为由,问她为什么不是父母替她请假,以前怎么没听说她有个哥哥,并暗指她是不是找了个人假冒她的哥哥等等之类的借口搪塞了过去。

    时诗梦对虚婧老师的这一系列怀疑很是不满,但想着她也是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所以尽管心中有些不舒服,倒是没有怀疑她之所以这么问的用意。

    而虚婧也就从这其中询问到一些有关于时世鹏的近况。

    不管怎么说,两人请假的事算是过去了。

    之后不久,铃声响起,今天的课算是正式开始了。

    很快,虚婧走了进来,见同学们一个个惊讶的看着自己,她解释道:“我知道这节课是英语课,是李汨老师的课,但她今天没来学校,请了假,所以这节课我来顶上,也算是和李汨老师换了一下课,下次她连上两节英语课。”

    这时,伊薇嫃等人的旁边有同学小声的谈论着:“怎么李汨老师也请假了?不会是她也受伤住院了吧?”

    “为什么要说也啊?还有谁也住院了吗?”另一名同学问道。

    “你不知道啊!听说昨天刘喾老师住院了,好像是被车撞了,所以他今天也没有来上课。”之前那名同学回答道。

    “啊!这应该就是凑巧吧!再说了,也没人说李汨老师是住院了,说不定她是家里有什么事,临时请假了。”

    “这么说也有道理,可能真的是我多想了吧!”

    伊薇嫃听到身边同学的谈话,对于刘喾老师和李汨老师的请假觉得有些不同寻常。她平时就觉得这两位老师的表现有些奇怪,看起来总给人一种欢喜冤家的错觉,但他们明明又是水火不容的样子。

    且不论大家如何猜想,当事人却是完全不知道。

    ……

    在这之后。

    其实李汨过得也并不好,恍恍惚惚过了两天。在这两天里,她想了很多,除了两人自相遇后的点点滴滴,还有两人间的各种恩恩怨怨…这一切,都快把她逼疯了。

    正愣着,忽听得一阵铃声响起,李汨拿起手机一看,一个陌生来电,她本想按掉,但想了想,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还是接通了。

    “喂,是李汨李女士吗?我是刘喾病人的主治医生。”电话那头传来一陌生男人的声音。

    “哦,是是是…我是李汨,请问有什么事吗?难道是他的病情恶化了?”李汨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噢,也不全是,只是病人这两天完全不配医院的治疗,而且也不见有人过来探望与照顾他,我们没办法,只得打给李女士了。”医生在电话那头说着情况。

    “什么?怎么可能,连他父母都没有过来吗,也没什么亲人朋友什么的过来吗?”听到这,李汨也觉得不可思议。

    “是的,除了第一天你和一个男士来过之后,之后便不再有人过来了。医院现在联系不到其他人,所以不知你现在方便过来一趟吗?”医生说到这也觉得无奈。

    “好的,我马上过去。”李汨挂掉电话之后,也收拾也来不及收拾,便马不停蹄的赶去医院了。

    电话另一头。

    “我已经替你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帮你说谎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不过说真的,小伙子,你以后真的不能再惹你女朋友生气了,你知道她当时多么的担心你吗?而且更是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这样不配合治疗,最后受伤的只是你自己而已。”主治医生很是无奈的看着刘喾,看着他那般邋遢的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

    “谢谢您了医生,多谢您帮我的忙,我也是没办法了,之前是我不好,她本就生了我的气,要和我闹分手,之后我替她挡了车祸,她责怪我不顾及自己的生命,但还是要和我分手。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啊!”刘喾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没错,医生是被他缠的没办法了,这才选择配合他的,至于那说的什么没人照顾,联系不到人的事情,也是刘喾让医生说的。其实不是没人来,最起码时世鹏就每天过来,而这个哀兵之计也是两人一起想的,不过想着当天就这么说有些不能让人信服,所以才等了两天。而医生说的联系不到家人,其实是刘喾不让医院这边联系,不然怎么可能会没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