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三一六章 果然!事有蹊跷
    “为什么?”虽然早已习惯父亲的霸道,兰郝面上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但内心依旧是在滴血啊!

    果然,觉得父亲他会体恤女儿之类的想法也都只是她兰郝作为子女的妄想而已吗?在父亲的心里,自己的意见就那么的不重要吗?说让自己追求梦炘乐的是他,现在让自己放弃的人也是他,这般的朝令夕改,完全不在意她的想法和意见。

    “没什么,只是突然不想与那个出尔反尔,唯利是图的老东西做亲家罢了,而且人家也已经有了更好的合作对象。正好,反正你也斗不过那个穷家女,既然如此,不如早早抽离开来,省得越陷越深。”说到这,兰兴武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似的,仿佛是为了掩饰,他瞪了兰郝一眼,脸色露出一副还不是她自己不争气的样子。

    “不想?我看你是被人家甩了吧,人家去另谋高就了,找到更合适的合作者,所以就把你甩在一边了。”兰郝可不信父亲会这么容易松口,而且他也不是这么吃的了亏的人。她猜测父亲之所以会放弃,一定是双方肯定是达成了一致,他得到了什么好处,才会这么干脆的放手。

    “觉得我没有用,那怎么不见你出手摆平那个穷家女呢?”不过提到伊薇嫃,兰郝也来不及多想,仿佛是被踩到了痛脚,况且她也不是个被动挨打之人,对着父亲直接反讽道。

    “你也不用这么刺激我,反正现在的结果与我来说也没什么损失,再说了,这不过是些小孩子家家的玩闹,杀鸡焉用牛刀,我又怎屑于亲自动手。而且,既然我已抽身出来,说明我已得到了足够的利益,既然如此,我还管这些闲事作甚,说来说去反正那也是他梦家的事,一切自有那老东西头疼,我嘛,静等好戏开演就行了。”兰兴武恬然自得的说道,不过他还是没忘记瞥了兰郝一眼。

    “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无益,你就好好整理好自己的心情,重头再来吧!”好似看穿兰郝的心思一般,兰兴武直接吩咐道。

    “既然您没什么事儿,那我就回房了。”兰郝强压下心中的酸楚,没有直接回应父亲的话,也不等他继续说什么,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当她径直走上楼,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整个人如同被抽离了灵魂一般,瘫坐在门口。只见她以手掩面,眼泪便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不过为了怕自己哭出声来,她死死咬住自己的手臂,抬起头,双眼无神,也不知看向何方……

    也不知过了有多久,她那无神的双眼再次凝聚,看着她那坚定的眼神,心里有些什么似乎更加坚定了,自己最后的那一丝丝不忍也消失殆尽。

    “可以了!真的可以了,我也勿需再纠结和犹豫了,为了我自己的将来,一切也该尘埃落定了。”她喃喃地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便拿起自己的手机,也不知跟谁打电话。

    电话刚一通,便听见她小声的对着电话那头吩咐着什么……说完之后,更是直接将电话挂断,接着,兰郝又看向前方,那深邃空洞的眼神,让人忍不住心疼。

    ……

    自梦炘乐与兰郝谈过之后,日子一天天过去。

    一天,下课之后。

    只见盛亦冷趁着梦炘乐和时诗梦不在,神秘兮兮的独自将伊薇嫃从教室叫了出来,并将其带到一僻静之处。

    待两人站定。

    伊薇嫃看着对面欲言又止的盛亦冷,一想到他自被分手之后,难得振作精神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的问道:“怎做这般贼兮兮的模样,有事说事,都不像你了。”

    “还笑,我都快郁闷死了,实在是憋之不住了,本打算找你说说,谁知你却这么不当回事儿。”看到这般没心没肺的伊薇嫃,盛亦冷没好气的说道。

    “好好好…你是因为诗梦的事在纠结吧,那你直说吧,我不笑了。”伊薇嫃马上收起脸上的笑容,故作认真的说道。

    “怎么说呢!你这样说倒是没错,可也不算全对,应该说是诗梦她和炘乐的事。”说到这,盛亦冷又是一番纠结。

    毕竟这也只是自己的揣测,先不说自己猜的是对是错,首先这种行为自己就很鄙视,一个是自己的好兄弟,另一个是自己的女朋友,哦,不对,应该说是前女友。

    想到这,盛亦冷内心苦笑了一下。

    算了,应该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他顿时失去了继续说下去的欲望了。

    “怎么了,接着说啊,你说炘乐和诗梦他们俩怎么了,哎呀!你别话说到一半就愣住不说了啊。”看着好像突然陷入自己思绪中的盛亦冷,伊薇嫃有点心急。

    要是事关他人,她倒还没有这么上心,可要是事关时诗梦与盛亦冷,她倒是不得不关心了,更何况这其中还有她家炘乐的事儿。

    盛亦冷本还在纠结要不要说的,看着难得着急的伊薇嫃,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口了。

    哎呀!不管了,还是说吧,也省的自己为此而茶饭不思了。

    “那个…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还有,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猜测,虽然有点小人之心了,要是你觉得荒谬,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啊。”虽是打算说出口,但盛亦冷觉得还是有必要给伊薇嫃打打预防针,以免她怪罪于自己。

    “好了,看你这婆婆妈妈的样儿,你就快说吧,我保证不生气。”伊薇嫃连忙表明自己的态度,说话间并白了他一眼。当然,这个白眼主要是对他磨磨唧唧的无语。

    “好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么。是这样的,我想问问你,你有没有觉得这段时间,他们俩的行为有点奇怪啊,老是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有时连课也不来上,你说一次两次可以理解,这经常性的算是怎么回事儿,而且他们俩还老是很有默契的同时玩消失。”盛亦冷率先提出一个问题。

    “听你这么说,倒是有这种疑惑,那你觉得会是怎么回事儿呢?”其实即使盛亦冷不说,自己也正烦恼着呢!

    先不说他们老是玩消失,有时放学了,想找他一起回去都找不到人,一开始自己还觉得他可能是因为他自己的私事要处理,自己不好过问,可……算了,自己再怎么纠结也是枉然,还是听听看盛亦冷怎么说吧!

    “你说,会不会是他们俩有什么约好了的,可是不想让我们知道啊,还是说…不可能不可能……”说到这,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不可能的事情,盛亦冷晃了晃他的脑袋,好将自己脑海里的荒谬想法给剔除出去。

    他们俩怎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与伊薇嫃,更不可能会有什么秘密,一定是自己多想了,对,没错,事实就是这样。仿佛是担心自己说服不了自己一样,想到最后还故意强调了一下。

    “什么不可能啊?你话别说到一半就不说了,有什么怀疑就直接说出来,我好与你一道分析分析啊!”看着这般反常的盛亦冷,即使是再大条的人也知道这事不简单了,更何况伊薇嫃也并不是个很神经大条的人,只是有很多事都不怎么关心罢了。

    但现在好似由不得自己不关心了,虽说可能会关心则乱,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算了,可能真的是我想多了,应该只是巧合吧。”盛亦冷好像并不打算明说:“对了,你有没有问炘乐,问他最近在忙些什么,为什么会这般反常?”

    “没有,你也知道我的性子,我平时根本就不会问他这么多,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隐私,过界就不好了。虽然最近自己也感觉有点奇怪,但是因为习惯如此,他不说,我也不会多问。”说到自己的性子,伊薇嫃也没有办法。

    她这性子,若是放在平时倒还好,这要是放在自己亲近的人身上,人家不说,自己也不打破砂锅问到底,真真是急死也枉然。

    “那你有没有问问诗梦,问她最近在忙些什么,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伊薇嫃倒是反问道。

    “没有,现在的我又有什么立场去问她呢,毕竟……”盛亦冷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那说不出口的话,倒是尽在不言中了,至于那神情,又怎是一个苦涩了得。

    “你还没有和诗梦说清楚吗?我还以为…”看着这般的盛亦冷,后面的话,伊薇嫃也有点说不出口了,而且再说也只是在人家的伤口上撒盐罢了。

    “没有,那天,自你们开导我之后,我自己回去好好深思了一番,之后,我就把天约了出来……”

    随着盛亦冷的叙述,时间倒回到伊薇嫃与梦炘乐劝说盛亦冷之后的几天。

    一个幽静的茶楼,一件僻静的独间,服务人员将茶斟好以后,盛亦冷便让他们离开了,留下他与时诗梦两人,对面而坐。

    从时诗梦的角度看去,只见对面的盛亦冷越发的憔悴,虽说身上已经收拾干净,除了略显清瘦,其他的倒还好,只是那憔悴的面容,布满血丝的眼睛,以及那深深的黑眼圈…这一切的语气都在告诉她自己,他过得并不如意。

    时诗梦压下自己心底那蠢蠢欲动的心疼与不忍,强忍着硬下心来,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用着那一副无所谓的口吻问道:“说吧,把我约出来所为何事?要是没什么的话,我就先走了。”

    “等等!”看着起身便打算离开的时诗梦,盛亦冷赶紧阻止,眼见其坐了下来,这才问道。

    “我想问你,你与我分手这件事儿真的是你自己的想法吗?还是说…你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呢?”说完,盛亦冷一脸希冀的看着时诗梦,期待她的回答,却又好似害怕她的回答。

    “呵呵…你想多了,再说哪来的那么多原因,一切只是因为我累了,不想再继续折磨自己下去了。”时诗梦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不过她很快便恢复了,继续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至于那一直紧盯着时诗梦的盛亦冷,倒是没有错过她的那一丝丝不自然。

    很明显,伊薇嫃和梦炘乐他们没有猜错,盛亦冷啊盛亦冷,妄你自称爱她,可到头来,最不了解她的,却是你啊,明明这么浅显的道理,偏偏你却当局者迷,并因此颓废了这么多天,真真是叫人…

    想到这,盛亦冷看着时诗梦,诚挚的说着:“我知道你不是真心这么说的,我也知道你有你的苦衷,我不会勉强你马上与我重修旧好,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等你,一直会,永远。”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一番告白,时诗梦突觉得鼻子一酸,差点强撑不住,就要泪奔出来。好在多年练就的能力,以及心中某种东西的控制,倒叫她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可即使如此,她那紧紧攥住的双手,仿佛也在告诉人家,她已在忍耐的边缘。

    “无所谓,你爱怎样,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我要说的就这么多,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说完,也不等盛亦冷表态,便起身急匆匆的离开,看她那走的匆忙的架势,倒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在其中。

    望着时诗梦匆匆离去的背影,盛亦冷的心中除了释然,更多的只是一份苦涩与自责,不仅苦涩于两人间爱情的曲折,更痛恨于自己的无能为力,让自己深爱的女人,独自面对这一切,除了无奈,也就只剩下无奈了。

    至于那匆匆离开的时诗梦,待走到一无人的角落之时,眼角的泪水便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不肯哭出声的她,硬是咬着自己的手臂,独自舔泪。

    当然,这一切,倒是不为盛亦冷所知。

    ……

    “果然!我们之前猜测的没错,诗梦她是真的有她的难言之隐,而且如果我们猜的不错的话,应该就是来自她父母那边的反对,或者是他们以此做筹码,威胁于她,她才会这样的。”听完盛亦冷的陈述,除了唏嘘,更多的还是不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