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三一八章 路转
    “要是别人的话那肯定是不行的,可这要是自己闺女干的呢?”还不等兰郝说什么,只听见门口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意味着等人转过身去一看,只见是刘喾独自一人走了进来,并径直坐到众人身边。

    “刘喾老师,怎么是你?”看着进来的人影,四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此时的刘喾完全有别于前段时间的死气沉沉,此时的他虽然依旧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但最起码比那段时间看起来要好多了。

    “难道,你们…”伊薇嫃率先回过神来,先是看了看刘喾,又看着兰郝,又来回看了好几次,想着刘喾老师刚刚说的,转过身来看着兰郝,惊讶的问道:“你们俩合起伙来算计你爸,还是说,你帮着刘喾老师他算计的你爸?”

    “欸欸欸…这回你们可是完全搞反了,不是她协助我,而是我协助她,再说了我可不是主谋。”刘喾连连摆手,更是直接否认了他们的想法。

    “真的是兰郝你主导的这件事?”梦炘乐看着兰郝,不可置信的问道。

    “没错,是我主导的,而且也是我主动找上刘喾老师要求合作的,事情也是由我牵头,更是我主刀的。”兰郝倒是非常爽快的承认了。

    “这…”看着兰郝这么爽快的承认了,盛亦冷倒是一时半会儿说不出什么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我感觉我都快要跟不上你们的节奏了。”饶是淡然如时诗梦,听到这一系列的神转折,也是有点懵了。

    “别急,听我慢慢道来。”眼见几人被懵住了,兰郝知道听起来是有点匪夷所思(作者:有点?姑娘啊,你太客气了,众人没被吓傻已是他们心够宽了),于是便准备好好解释一番。

    “还记得前段时间你特意把我约出来劝解我的事情吗?”兰郝并没有直接解释,而是故意以这件事开头,问着梦炘乐。

    “当然,那时你不是说你不认为你爸做错了吗,还说你能理解他这么做,怎么现在又?”说到这,梦炘乐更觉得闹不明白了。

    “我爸那天派人跟踪我了。”兰郝的话无疑于一重磅炸弹。

    “那你那天是故意那么说的?”想到那天的话,再结合兰郝的行为,梦炘乐猜测着。

    “当然不是,我直到现在也不觉得他动用手段有什么,只是有一点,我觉得他行事有点过了,仅此而已,更何况当时我也不知道他派人跟踪,又怎么会故意这么说。”兰郝这般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会…”听到她这么说,伊薇嫃几人更觉好奇了。

    既然不是因为这,那她又为什么这样做?

    “我没有你们认为的那么伟大,我也不会为了帮助外人,更加不会为了阻止我爸继续这样下去而不惜让我家破产。我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恨,因为我恨他,我恨他不顾我的所思所想,一心只为了他的利益,甚至为了利益,不惜将我拿去交换对于他来说是有利于他的。所以我觉得好好报复他一番,而那天的事,仅仅只是一个导火索罢了。”说到这,兰郝的脸色更加的狠厉,一副恨之不得的样子。

    “所以你们就一起算计了他?”盛亦冷接着问道。

    虽然对于兰郝的遭遇他自己深表同情,但对于她的行为,不知为何,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怎么?觉得我太狠心了?哈哈哈…真是好笑,我行事什么时候需要你们看得惯了。不过我从来就没有奢望你们会认可我这么做,而且我这么做也不是为了你们的同意,也不用跟我说什么亲情之类的,看不惯的话你们大可以与我不相往来。”兰郝的这话到没有赌气的成分,而是她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不然她也不会心平气和的说出这话。

    “亦冷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有些转不过来而已。好了,兰郝你还是继续说吧!”眼见气氛有点尴尬,梦炘乐赶紧调和。

    他也知道亦冷没有丝毫与兰郝针锋相对发意思,只是突然听到这个,有点接受不了罢了,特别是他一个那么孝顺的人。

    “我知道,我也没有生他的气,因为他没有完全经历过我的生活,不理解很正常,我刚刚说的话也是对事不对人。”兰郝本不想解释的,但她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可能是不想失去这难得关心自己的朋友?不对,同学吧?兰郝一不小心将心底渴望的想法外露了出来,但转念一想,不能叫他们看轻了自己,故没有说出口。只是有了这样的想法,接下来的行事自然会略微考虑一下他们的心情,所以也才会多此一举的解释着。

    “我爸是什么样的人相信你们也有所了解了,我不想说我过的有多么多么的不如意,就单从他利用我的婚姻、我的幸福来换取他要的利益,单这一件事我已经接受不了了。我想你们也应该明白我的痛苦。

    其实我很早就打算让他失去他最在乎的,以此来狠狠地打击他,当然,为了不让他发觉,他要我做的所有事情,我都全力配合,当然,为了演的逼真,我也会时不时的反抗一下,进而一步步获得他的信任,其中也包括与你梦炘乐订婚一事。”说到这,兰郝瞄了梦炘乐一眼,不等其有什么反应,接着说道。

    “其实一开始我还有所犹豫,可直到他开始策划牺牲我的幸福开始,我就没什么好犹豫的,而那天发生的事,算是真正将我心中那一点点的亲情也消耗殆尽了。那天从和他的对话中发现他派人跟踪我,我就知道我在他眼里不过是件可以换取利益的商品而已,我也失了挽回的意思了。因此,当我回到房间时,我才拨通了刘喾老师的电话,让他开始行动。”

    “那你喜欢梦炘乐这件事也是刻意演出来的?”时诗梦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刚知道我爸的打算,我就开始演了,包括一见钟情什么的,而当越发深入了解他时,演的成分越来越少,好感倒是慢慢增加了,不过那也仅仅只是好感,可还没到爱得死去活来的地步。不过演戏嘛,三分不像真,七分倒似假,所以为了瞒天过海,自然是越逼真越好,不这样,又怎么能骗过我那老谋深算的父亲呢,在此,倒是要跟你炘乐说声抱歉了,对不起,我利用了你。”说到这,兰郝站起身来,对着梦炘乐深深地鞠了一躬,聊表歉意。

    “没什么,反正我也没有损失什么。”看着兰郝那看不出什么的面容,梦炘乐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的心中也是一阵困惑,难道真如她所说一般,仅仅只是演戏?不过不管是真是假,不得不说,她的话倒是让自己有所释然了,还好还好,这样自己的负罪感也少了不少。

    “那兰郝你是怎么让你爸上当的,那海外公司是你找好了的吗?”伊薇嫃倒不觉得兰郝真的完全在演戏,最起码喜欢炘乐这一点,不可能完完全全是假的,自己的直觉告诉自己,兰郝对炘乐应该是有感情的,至于多少,自己就不清楚了。

    “你们难道不知道那家海外公司的负责人就是兰郝她本人吗?”一旁的刘喾补了一句。

    他这话无疑又是丢了一个重磅炸弹。

    “那就是说,现在你爸的资产是完全转移到你的手里了?”盛亦冷惊讶的问道。

    “当然,我怎会随便找家公司,任由我家的钱进了别人家的腰包,让我自己倾家荡产,那还不如我自己全盘接收。”兰郝一副理所当然的说着。

    “那你…”几人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闹了半天,只是转了个圈罢了,亏得他们还担心她。

    “那老师你怎么会贸然同意合作的,你不怕她骗你?”时诗梦问着刘喾。

    “我与她的合作也是她先找我的,本来我以为这儿只是她们父女的一个阴谋,不过当时她跟我分析了利弊,又与我说了一堆,看着那么真诚的样子,我也就鬼使神差的同意了,当时我的想法也简单,反正现状已经是如此了,那就权当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再差也不过如此。”说起这个,刘喾现在想想也是后背一凉,他也不知当时自己怎么就同意了,要是被骗了,自己可就真的要哭死了。

    “别说的那么可怜,本来当时你们公司就快不行了,还不如与我拼一把,再说了,我也没让你干嘛,就是让你们配合我公司投标,引我爸上当,说到底,你们也没干什么,现在看来,你这不但解决了公司的危机,而且是起死回生,更上一层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看着刘喾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要不是看在他教过自己的份上,早就揍过去了。

    “那背叛什么的是怎么回事儿啊?”见兰郝没有把那整个过程说出来,梦炘乐他们倒也不问,毕竟那一点事关机密,不说就算了,不过自己的疑问还是要问出来的。

    “哦,就是找了个我爸公司的核心人员,将其买通了,为我办事而已,以便于计划更好的执行,现在他就在我公司工作。”这整个计划,兰郝自然不会告诉他们,一来没必要,二来说了也无用。不过,他们的疑惑还是可以解答的。

    “那这人可信吗?你不怕他再次背叛?”毕竟有一就有二,这一点,伊薇嫃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她的,虽然自己与她没那么好的关系。

    “无所谓,我用他并不是因为我信任他,而是因为我要用他,忠诚这种东西,我自己都做不到,怎么会奢望他能做到,当时找到他是因为知道他与我爸公司有些矛盾,但是还不至于跳槽,于是我就利用了一番,至于以后会不会背叛,且走且看吧。”

    说完了这些,几人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便告辞了。

    他们觉得自己需要先行离开,好好地消化这些信息了,要不是想着当时就这么离开不好,他们肯定是当时就走了,根本不会再坐一会儿的。

    ……

    几天后,国际机场。

    依旧是伊薇嫃他们一群人。

    想想这一切过得真快,现在想来都像做梦一般,但不管怎么说,一切也已经尘埃落定了。

    等伊薇嫃他们再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兰郝已经决定去美国的信息了。

    毕竟她的公司在那,这一别,再见也不知是何年月。

    “我在国内该做的也做完了,也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还是就此别过吧。”兰郝环抱住伊薇嫃,并与众人说道。

    当然,离别的场面总是那般不舍,虽然大家与兰郝的关系谈不上多好,可也没什么真正的过节,特别是那天聊完之后,之前的种种也都释然了。

    “小妮子,好好工作吧,最好再也不见了。”伊薇嫃的心中多多少少总是有点伤感的,不过为了遮掩,她故意用那满不在乎的口吻说道。

    “还小妮子,一点尊长爱幼的礼貌都不懂。”不知为何,兰郝的心中居然也出现点点酸意,为了遮掩自己的失态,她故意敲了敲伊薇嫃的脑袋,凶声凶气的说道。

    “还尊长,明明你和我一边大,尊啥长啊。”伊薇嫃白了兰郝一眼,就算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舍,也不用这般瞎扯吧。

    “谁说我和你们一般大,我可整整比你们大了五岁呢!”好吧,估计是嫌前几天的炸弹还不够,兰郝当下又放了一个重磅炸弹。

    “什么,你比我们大五岁,这怎么可能呢?”伊薇嫃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至于一旁的众人,那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骗你们作甚!”兰郝笑了笑,她觉得这么快众人吃惊的表情非常的带劲。

    “那你怎么会与我们一起读高中?”盛亦冷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不仅仅是高中,还有在英国也是。”想到兰郝在英国也与自己待了三年,梦炘乐顿时也不淡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