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三二零章 再路转
    伊薇嫃等人以光速跑到停放车子的地方,又一并上了车。

    刘喾立即将礼盒拆开,只见里面有一张纸,打开那纸一看,寥寥几个字,写着‘当初离开之时,便没有要她的联系方式,这只是比较模糊的地址!’而下面正是一个地址。

    刘喾拿着那张纸,欣喜若狂,恨不得立刻飞去美国找她。

    “老师,这是?”伊薇嫃向刘喾求证道。

    “没错,这正是蜜儿在美国的地址。”刘喾有些小心翼翼的拿着那张纸,说话声中都带着一丝的颤抖,可见他是多么的激动。

    “那老师你现在就要去找李汨老师吗?”梦炘乐问道。

    “先不去了,等我这边的事情办完,一切都尘埃落定,我便过去找她,这次我再也不会放开她的手了。”刘喾这般承诺道。

    “太好了,恭喜老师和李汨老师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在这先提前祝福你们。”伊薇嫃此刻最为激动。

    梦炘乐、盛亦冷和时诗梦也表示了自己的祝福。

    “多谢你们,多谢你们的安慰和帮忙。”刘喾笑着说道。

    看着不同于之前的刘喾,众人也是真心为他感到高兴。

    很快,车子就离开了。

    ……

    视线再次回到机场内,回到伊薇嫃他们与兰郝告别的地方。此刻,兰郝依依不舍的看着伊薇嫃等人离开,思绪万千,因为还沉浸在回忆中,并没有急着离开。

    而这些发生着的一切都叫一个有心之人目睹了。

    在某个不曾注意的角落,有一双眼睛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眼看着兰郝与他们依依惜别,兰郝先行离开,然后又趁着伊薇嫃他们离开,她自己又返了回来……并直至进到安检处。

    只见这人穿着一件足以裹住大半个身子的大衣,头戴着一顶帽子,将帽檐压得很低,叫人看不清楚真面目,同时手拿着一份报纸,将整个脸完全挡住。不过从那人是不是瞥到兰郝那群人身上的眼神和动作中不难看出,那人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报纸上。

    要是伊薇嫃他们看到了这道遮掩的完完全全的身影,可能还不能辨认出来,不过若是兰郝看到了的话,不禁要惊呼一声:为什么自己父亲的助手会在这儿?而且是一副这样的打扮?而且他为什么不上前来与自己打招呼?他这么做有何目的?

    不过这些问题都不会有人提出,谁叫兰郝他们并没有发现这人的身影。

    只见这人一直坐在一个角落里,全程目睹着兰郝离开,直至确定她不再返回,这才跟着离开机场。等他出了机场,直接来到一辆早已等候在此的车前,打开车门。

    “老板,事情已经全都弄好了,小姐也已经确认离开了,您看看接下来还应该做些什么?”只见那人站在车门口,很是恭敬的看着坐在车里面的人,小心的问着。

    视线往车里面移去。

    里面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兰郝的父亲兰兴武,而那坐在他旁边的人,要是兰郝在的话,也要大吃一惊。

    因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兰郝她之前‘策反’的那名员工,也正是在他的帮助下,兰郝她才顺利的将父亲名下的财产不动声色的转到自己的名下。

    “暂时就先这样吧,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她那儿干着,没事你也不用来见我了,以免引人生疑,要是有事的话我自会找人告知你的,至于以后的事儿,再看看吧!”与那人吩咐完之后,兰兴武便不再说些什么了。

    “是,老板。”那人应和道。

    “那你先去忙吧!”兰兴武说完,转过身去,不再说话了。

    那人也猜到了他的意思,先是恭敬的鞠了一躬,接着将车门关上。

    身边之人跟随兰兴武的时间也不短了,自然摸清楚了他的脾气,见他不再多言,便示意司机开车。

    很快,兰兴武的车便离开了机场。

    这一切都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其实兰兴武在兰郝走之前便已来到了这儿,就这么站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她进了机场。之后又派人跟着进去,确定她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思绪回到几天前。

    那时的兰兴武还因为自己女儿干的‘好事’而‘气得’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至于在医院里的原因,且待我后续详解。

    只说在病房中,兰兴武很是憔悴的躺着,那站在其对面的正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兰郝,至于那坐在病床边独自流着泪的兰母甄宜佳,倒是被两人有选择的忽略了。

    “你还有脸哭,要不是是生了个好女儿,我至于沦落到现在的下场吗?居然联合外人一起算计自己的亲父亲,真真是个有良心的好女儿啊!”兰兴武看也不看自己的女儿,只是一个劲的对着在那流泪的甄宜佳说道。

    听着他那充斥着不甘、怨气、后悔等复杂的口气,要是不知道真相的人,倒是真的要怪这做女儿的不孝了。

    “哼!你也不要怪这怪那,造成现在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你自己,是你先不拿我当你的女儿的,既然如此,又怎么奢望别人会拿你当父亲……算了,跟你说这么多也是白费口水,反正你知道我不会亏待你和母亲的也就够了,至于弟弟的学费和生活费,你们放心吧,那也是我的亲弟弟,我不会不管不顾的。”兰郝看着这已经病成这样,却依旧根本没有悔意的父亲,不对,他应该是有悔意的,可那悔意是因为觉得对自己这个女儿的亏待,亦或是后悔生了自己这个不孝之女,不言而喻。

    “阿郝,你…你怎么能这样和你的父亲说话呢!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父亲啊!”甄宜佳看着这般模样的父女,刚想说什么,就见兰兴武严词打断了。

    “别跟这不孝女说话,这般狠心的人啊!哪有什么一点点的亲情之意,你再与她多费口舌也是枉然,还是省些力气吧…咳咳咳…”兰兴武话说到一半,气得直咳嗽,等咳嗽完,又与兰郝说道:“走吧走吧,快点离开我这儿,我也不想见你了。”

    兰兴武全程并没有看着兰郝,而是背对着她说的,说完,便再也不说什么了。

    见此,兰郝也知道了父母的意思,觉得再待在这儿也没什么意义了,倒也不如离去。

    “算了,我再待在这儿也是徒增你们气愤,倒不如就这么离开吧!”说着,兰郝又扶住了母亲,不叫她继续哭下去:“妈,你别哭了,哭多了对自己的身体不好,接下来你好好照顾他吧,要是有什么,就…”

    “不用你管,要是就这么死了倒好,倒是眼不见为净了。”还不等兰郝说完,便被兰兴武打断了。

    “要走快走!别再在这儿碍我的眼,让我看着生气!”说到气处,兰兴武更是随手将自己身边的一个什么东西朝着兰郝的方向扔了过去。

    好在方向偏了一点,只是擦着兰郝的肩膀而过,不过也还是让她吓得惊呼一声。

    随后便听着‘砰’的声响,那东西正巧打在墙上。

    接着又听到碎裂的声响,兰郝瞥了一眼,只见身后满地的碎瓷片,而兰兴武扔的正是他的茶杯。看着地上的碎了一地的茶杯,明明自己的心早已冷到麻木了,却还是觉得心一阵阵的疼痛着,煎熬着。

    “啊!老爷,你怎么扔了个茶杯啊!这是要砸死你的女儿啊,这…”甄宜佳见此一幕,先是惊呼一声,接着便是对兰兴武责怪道。

    “哼,没死倒是便宜她了。”兰兴武恨恨的说了句,便转过身去,不再看着她们。

    只是在兰郝她们没注意的地方,兰兴武的手一直在颤抖着,心中也倒是一阵的后怕,只是他倔强的不让她人看到。

    “阿郝啊,我看你还是快些离开吧,不然,我怕你爸他又…”说到这,甄宜佳也说不下去了,只是一个劲的让兰郝离开。

    见此,兰郝苦笑了笑,也不跟父母告别,直接转身离开了。

    待兰郝离开,甄宜佳看着越咳越烈的兰兴武,赶紧走上前去,给他捶捶后背,并好声劝慰道:“好啦好啦…你也不要这么生气了,再怎么说,不还是我们女儿吗?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那些资产不过是从一个口袋换到了另一个口袋而已,她…”

    在甄宜佳看来,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的女儿,关上门就是一家人,他也不是什么继父。当然,她这么想并不是对继父有什么看法,只是都是嫡亲的关系,血浓于水,这钱总归没有落到外人的手里,不过是换了个篮子存放而已。

    作为兰兴武的妻子,两人携手相伴这么多年了,她也知道他的脾气秉性,之所以这么生气,不过是因为被人这般算计,有种终日大雁终被雁啄的憋屈感,一时气之不过而已,估计等他想明白了就好了。

    “行了,你也不要再说她了,我暂时不想听到、看到她。要是你没什么忙的事情的话,就先去给我去买点吃的吧,这医院的东西不是很合我的胃口。”兰兴武不想继续听甄宜佳说什么,便这般说道。说完,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对了,走之前帮我把窗帘拉上吧,我想休息一下。”

    “好吧,那你先休息着,我先去了。”看自己老公不愿再听自己说什么,甄宜佳深深地叹了口气。

    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待甄宜佳拉上窗帘离去,兰兴武确认没有其他人在,立马起身,看着自己刚才的‘杰作’,手再次颤抖起来,再次觉得后怕的他,用另一只手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又重重的打了一下刚刚扔茶杯的那只手,心情久久不得平复。

    又过了一会儿,兰兴武终于平复了心情的,拿起自己的手机,接通了一个电话。只听得他对着电话说了句“直接过来吧”便将电话挂断了。打完电话之后,他一直愣愣的坐在床上,看着那被摔碎的茶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一会儿,病房门被敲响,兰兴武回过神来,说了声“进来”。

    那人进来了,没错,就是在机场待在兰兴武身后的那人。

    只见他一进来,将手上的东西给了兰兴武,说道:“老板,您吩咐的事已经完成了,您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先这样吧,倒是辛苦你了,好好干吧,到时候不会亏待于你的。”兰兴武满意的点了点头,并给那人许了个承诺。

    “多谢老板,我一定会谨记老板的吩咐,全心全意的给小姐干活,绝不会辜负老板的信任。”那人很是高兴的感激道,并承诺着。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自是相信你的能力的。”不管真相如何,这些口头上的安抚话,兰兴武自然是要说的,安抚完之后,他又顺势问了一句:“对了,你来时可有看到这附近有监控的人?”

    “回老板,的确看到了,虽然那些人的行踪比较的隐蔽,但还是叫我们发现了……老板您看,是不是要处理一下?”那人肯定的回答道,并试探性的向兰兴武询问怎么处理。

    “不用了,我这好不容易演了场戏,怎么能没有观众,有人监视更好,正好可以将我之前的表现传递给那幕后之人,这样的话也不枉费我这么辛苦的演了一场。”兰兴武笑着说道。

    “老板高见,我看他们铁定会深信老板表现出来的意思,那幕后之人也一定会上当的。”那人虽不知道这幕后之人是谁,但并不妨碍他拍马屁。

    “好了,不说这些了,对了,你进来的时候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吧!没有让他们发现自己露了行踪吧!”既然是演戏,自然是要演全套,兰兴武可不希望最后关头在自己的手下这坏了事。

    “老板您放心,我是看到他走了之后才进来的,绝不会叫他们知晓我们的计划。”那人肯定的回答道。

    “哼!那老东西,居然敢给我下套,害得我差点着了他的道,要不是我身体不行了,我非得好好与他斗一番…不过现在也好,资金全部到了我女儿那,他就算是再想给我设套也是不能了。”说到这,兰兴武的脸上尽是兴奋与得意,完全没了刚开始的那种遭人背叛的愤怒。

    却原来这里面另有文章。

    当时,兰兴武正巧遭人设套,经过一番调查,他知道幕后黑手是谁,还不等他反击,身体这边又出了状况。接着又是女儿的算计,为了转危为安,于是他将计就计,找了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并故意透给自己的女儿,演了一场戏,来了个金蝉脱壳,顺利度过危机。

    “老板,是不是可以把这些告诉小姐…”那人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不了,看她这次的所作所为,可知她的阅历和手段还是不够的,还有的锻炼啊!要不是我配合她,她这次又怎会如此顺利。这样,你就跟在她的身边,时时将她的消息告知我,注意不要被她发现,接下来我可要好好磨练她一番。”现在的兰兴武再提起兰郝,倒不似刚刚那般气愤,从他的神情来看,反而是有些高兴。

    “可是我怕会瞒不过小姐,毕竟她到现在也没有信任我。”那人说出了自己的担心,也怕因为自己做的不好而被怪罪。

    “无事,我自有安排,你只需按我说的做就行,我倒要看看她能不能把握住我给她的这次机会,能不能好好守住。”兰兴武意味深长的说道:“行了,你先离开吧!有事我会再吩咐你的。”

    “是的,老板,那我先离去了。”那人鞠了一躬就离开了。

    待那人退下之后,兰兴武看着病房门口,又像是在看着远方。

    “老东西,现在我没有时间与精力,待我好些之后,定会为你准备一份大礼,也算是不负你这般对我。”待兰兴武恶狠狠的说完,便觉得甚是疲惫。他躺了下来,细细地打量着那纸上的内容。

    细看那纸张,只见最上面那一页是医院的就诊报告,而在病症的那一栏写的是肝癌,那名字一栏,兰兴武的名字赫然于纸上。

    到此,一切便昭然若揭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至于这父女俩之前的搏斗,依旧在继续,那鹿死谁手,慢慢来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