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三二一章 分别,又见分别!
    烟花易冷,再绚烂便也只在那一瞬间;昙花易凋,再美丽便也只在那一现间;韶华易逝,再珍贵便也只在那一刻间;美梦易碎,再沉醉便也只在那一夜间;爱情易亡,再浓情便也只在那一场间;痛苦易生,一刻骨便是那永恒;遗憾易留,一错过便已是那一生。——题记

    时间不会因为个人的生死而暂停,也不会因为个人的喜悲而终止,更加不会因为个人的分合而静止。

    离开的已经离开了,在这儿的继续在这儿,生活也依旧在继续。

    送走了兰郝的离开,紧接着,刘喾老师也离开了。离别的氛围萦绕在众人的心中,尽管诸多不舍,生活还是要继续。他们继续回归了平静的校园生活,一切依旧是那样的千篇一律,而梦炘乐与时诗梦也还是那样的经常不见人影。

    要说真的有变化的话,也不是完全的一成不变,只是变化只在那一刹那间。

    依旧是机场,依旧是送别,只是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离开的人变成了盛亦冷,而送别的人却只有伊薇嫃一个。

    不知为何,梦炘乐与时诗梦根本就不见人影。

    “亦冷,你怎么会走的这般匆忙,之前根本就没有听你说过这事儿。你知道吗,自你昨晚打电话告诉我,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而且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炘乐和诗梦他们你要离开的事情,今天也不见他们过来送你,为什么?难道他们并不知道你要离开的事情吗?还是说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会是因为诗梦的事吧?”伊薇嫃满是不解的看着盛亦冷,等待着她的回答。

    直到现在伊薇嫃都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为什么亦冷他突然就说要去出国留学,不但走的这么匆忙,昨晚告诉自己,今天就立刻动身,这也太快了,而且还不让自己去问炘乐和诗梦,这一切也太诡异了。

    她联想到李汨老师离开的原因,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她也是这般不告诉刘喾老师的,也是这般突然的选择出国,也是这般……想到这,她觉得他突然的离开有些不正常。

    “亦冷,你不会是遇到和李汨老师一样的状况了吧?不会是诗梦她家人逼你离开的吧?”伊薇嫃大胆猜测着。

    “你可真会联想,不过你弄错了,我家不是李汨老师家,我也不是李汨老师,况且我和她早就分手了,她家人也犯不上为此而大动手脚。”盛亦冷笑了笑,表示对伊薇嫃这般猜测的否认。

    “算了,你要是不想笑的话就不要勉强,这么笑真是难看。”伊薇嫃知道他没有说谎,心中倒是松了口气,只是因为怼他习惯了,明明是想安慰他的,可是话到嘴边又不自觉的变成了怼他。

    她是相信他说的是实话,但她坚信他没有把话说完,他之所以会这样不告而别,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他的表现不会这么的反常。只是奈何当事人不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强逼。

    “你还是这般刀子嘴豆腐心,这样真好。”盛亦冷有感而发,看着伊薇嫃的样子,突然一把抱住了她:“阿嫃,你这样很好,我希望你一直保持下去,千万不要被那些脏渍污染了这么纯洁的你,相信我,恶人自有恶人磨,你做自己就好,不要因为别人的错误而责备自己,也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真的没必要…”

    “亦冷,你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听到盛亦冷这没头没尾的话,伊薇嫃哪怕再迟钝也发觉了。

    “算了,你别问了,也别多想,真的没有发生什么,只是我爸的业务转向了海外,于是我也跟着去海外读书,不告诉他们是不想他们难过,我也不想见到那种离别的场景,本来也不想告诉你的,但我也不想走的那么孤独。”盛亦冷说这些,不知是为了宽慰伊薇嫃,还是宽慰自己。

    “说真的,我现在有点讨厌我自己的性格了,我是真的想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可是我也不想勉强你…算了,你说是就是吧!不过,有什么烦心事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我们大家都是你坚强的后盾,我希望你别把我们当外人。”其实明知道盛亦冷的话不可能是真的,或者说不完全是真的,可是伊薇嫃非常痛恨自己这样的性子,可就这么让他离开,又十分的不忍。

    “阿嫃,你知道吗,正是因为你这种性格,我们才会成为好朋友的,也正是因为你那凡事都不在乎的样子,才让我们变成朋友之下,留有自由的距离之美。正是因为你这样,你才会过得比较的开心,阿嫃,我希望你一直这么开心下去,不要因为我的离开而难过,你要记住,你就是你,不要让你自己染上那些不属于你的情绪。”盛亦冷看着伊薇嫃,再一次诚挚的说道。

    “亦冷,我还是要问你一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然你不会突然这样的。”虽说是不想勉强,但见他再三提醒自己,想到他毕竟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好友,即使自己再冷淡,也不可能不在乎他的。

    “不用问了,你就让我这么离开吧,就请你原谅我的自私吧。说真的,阿嫃,接下来的路不管如何艰辛,请你记住,不要迷失自我,保持本心,记住你就是你,你是不会轻易被打倒的。还有,希望你与诗梦的友情能长长久久,不要因为其它什么的而结束,要知道你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不容易,我…”说到这,盛亦冷顿住了,想说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亦冷,你也不用特意瞒我了,我也大概猜到你和诗梦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事,不过我尊重你,我也不多问,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要委屈了你自己,还有,不要轻言放弃,我认识的盛亦冷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认输的人,你要是爱的话就继续爱下去,不要就此灰心沉沦。”伊薇嫃拍了拍盛亦冷的肩膀,也算是给他打气。

    “嗯,放心吧,经过之前的颓废,我不会再这样的,你也是一样,尽管前路崎岖,也不要颓废下去,不要轻易放…”盛亦冷本想说‘不要轻易放弃,好好的与炘乐走下去’的,只是话说到这,却是顿了顿,并将这话咽了回去:“看我,怎么说这些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要赶飞机了,阿嫃,保重了!”

    “嗯,保重,记得常联系啊!”伊薇嫃挥了挥手,目送着盛亦冷远去。

    “阿嫃,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与胆小,即使你不原谅,你也一定要开心的过下去。”盛亦冷拎着行李,走了一段路程,在快要过安检的地方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小声的说了这么一句,便落寞的离开了。

    伊薇嫃只是看到盛亦冷的嘴唇动了动,并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她压下心底的若有所思,继续不舍的与其告别。

    ……

    镜头一转。

    伊薇嫃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脸上倒是不似开始那般失落。可能是因为盛亦冷离开之前的话吧,她整个的心思全放在那些话上,一时间倒是顾不上伤感了。

    到底亦冷他们发生了些什么,为什么他会说对不起自己,本来还以为是说他离开的事儿,可看他再三说着对不起,很显然,他们发生的事与自己有关。而且看样子关系还蛮大的,要不亦冷不会连离开的事都不告诉炘乐与诗梦。可是,亦冷他会有什么事对不起自己呢?哎呀,真的是想的头都大了。究竟在自己不知道的这些时间里,都发生了些什么?不行,她得问问炘乐和诗梦他们两个了,即使是再不愿勉强他们,她也要问问清楚,不然不甘心。

    想到这,伊薇嫃下定了决心,准备拿出手机给他们打电话。她刚要有所行动,忽看到身后缓缓行来一辆汽车。本以为是过路的车辆,她让路避开。

    却不想,那车行驶至她身边时,居然慢慢地停了下来。

    只见车门慢慢打开,接着,一位管家样貌的先生走了出来。只见他微微向伊薇嫃鞠了一躬,并对其问道:“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您是伊薇嫃伊小姐吗?”

    “是的!您有什么事吗?”出于礼貌,伊薇嫃回答了对方,并同时询问对方找自己有何贵干。

    看对方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想来他是认识自己的,但她并不认识对方。

    这下她更觉得奇怪了。

    “您好,请问一下,您可认识梦炘乐少爷?”管家见自己没有找错人,又见对方很是疑惑的样子,他也不急着替对方答疑解惑,而是继续问道,不过他这问话也算是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请问您是?”这下伊薇嫃也大致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但谨慎起见,还是要确认一下。

    “伊小姐,我们夫人有请。”知道对方猜出了自己的身份,管家将后车门打开,并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夫人?可是炘乐母亲?”伊薇嫃没想到居然是梦炘乐的母亲找自己,有些不敢置信。

    “是的!她想见见伊小姐您。”管家点了点头。

    听到管家这么说,伊薇嫃的心倒是放下了大半,但想到要见的人,她又有点忐忑了。

    毕竟那是炘乐的家人,而且对方现在见自己,应该不会是因为什么好事,至少对于自己来说不是。伊薇嫃很有自知之明,要说对方是单纯想见见自己儿子喜欢的人,拜托,她可有那么天真?

    看着那人依旧做着请的动作,伊薇嫃也不好多想,犹豫了一小会儿,还是上了车。

    管家将车门轻轻关上,自己也跟着上了车。

    不久,车便开动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见车子行驶至一茶餐厅前,速度慢慢降了下来,并停了下来。

    还不等伊薇嫃自己打开门,管家早已下了车,将车门慢慢打开,恭候伊薇嫃下来。

    ‘得了,就当享受一回有钱人的待遇吧’,见此,伊薇嫃倒也不矫情,先是谢过了管家的帮忙,并顺势下了车。

    “伊小姐,我们夫人已经到了,请伊小姐您跟我来。”管家说完,便走到伊薇嫃面前为其带路。

    “那就麻烦您了。”伊薇嫃也客气的说道。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一僻静之处。

    伊薇嫃开始环视四周的风景。

    虽说是露天之处,奈何风景秀丽,更为关键的是这只有一人坐在那椅子上,不用说,那人便是梦炘乐的母亲了,至于为什么只有她一人?很简单,有钱人自然是不想他人打扰的。

    伊薇嫃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面无表情的跟随着管家走着。虽说不好直接打量,但稍稍观察一番还是有必要的,只是她偷瞄的动作很是隐晦,也不会显得那么的不得体。

    看着眼前的这人,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身贵妇的打扮,她的头发梳的较为端庄,精致的面容,倒不像是到了中年,颈间戴着一镶嵌着蓝宝石的珍珠项链,妖而不艳,富而不壕,很正常…倒也不负其有钱人的身价,白皙的肤色,以及那白皙的双手,很明显,已经很久不曾干过什么活儿的。至于对方那一直看向外面风景的视线,也不知是真的单纯的欣赏着美景,还是因为自己入不了人家的眼。

    “夫人,伊小姐已经带到。”管家走到那人的身边,鞠着躬说道。

    直到听到管家的话,王韫歆这才缓缓将视线转了过来,只见她上下打量了伊薇嫃几眼,脸上露出一丝丝的笑容,至于那笑容,官方且得体。

    “伊小姐来了,倒是我失礼了,怪只怪这风景太过迷人,都让我着了迷,这不才看到人来……你也别站着了,快坐吧,不然,倒显得我太过失礼了。”王韫歆以手掩唇,说着这一番让人不禁深思的话。

    这话初听起来倒是没什么,只是不知为何,伊薇嫃总觉得对方是话里有话,而且加上她那让人有些不舒服的语气,哪怕字里行间没什么,当她总觉得对方这话是夹枪带棒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