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三二六章 背后之人?
    虽然伊薇嫃已不再是上一梦的那个她,性格也因为身份的变换而大相径庭,但那些根植入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轻易的改变的,哪怕只是一点点潜移默化的作用。

    此时的她完全不知道上一梦的事情,也不知道曾经的自己与梦炘乐的性格是多么的相像。而对于自己现在面对困难和打击的处理方式,实在是她没心情去理会,若是有心情去追究的话,估计也会认为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缘故,实在是不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

    是啊!她身边一直陪伴着的时诗梦性格是这样,爱人梦炘乐的性格也是这样,哪怕平时很是嬉皮搞怪的盛亦冷,当初发生那件事情的时候,处理事情的方式不也是这样吗?

    人都说志同道合,想来伊薇嫃能和他们相处融洽,骨子里的性格也是这般的吧!所以当她发现父母因为自己而吃不下、睡不着的时候,她也下意识的选择人前若无其事,人后独自舔伤。

    没错,当父母在的时候,或者说父母看着自己的时候,伊薇嫃是装成个没事人一样,只是夜深人静,疲惫不堪的父母熟睡之际,她才会黯然神伤,泪流不止。

    因为怕自己哭出声来,吵醒自己的父母,她特意用牙咬着被子,默默的心伤着,而哪怕她睡着了,也能时常看到她皱着眉头,眼角含泪……可见睡梦中的她也是不怎么好过。

    撇开父母不谈,伊薇嫃可能是因为感情得到了宣泄,倒是渐渐地恢复了一点精气神。

    当然,她之所以能这么快的恢复,不是因为她看破了什么,看淡了什么,而是因为当初盛亦冷与兰郝的话起了一定的作用。

    如果说盛亦冷的话不算是打了预防针,毕竟他只是单独提了时诗梦,并没有说到梦炘乐,而且尽管提到了时诗梦,那也只是叫她不要忘了她们之间的感情,倒是并没有多说她和梦炘乐之间有什么,最多是说了一下他的怀疑,说他怀疑时诗梦和梦炘乐最近神秘兮兮的,可能是有什么瞒着他们两个。

    盛亦冷的话只是叫伊薇嫃的心中埋下了怀疑的土壤,但因为盛亦冷说的含糊其辞,最多她也只是怀疑时诗梦和梦炘乐两个背着他们在从事什么秘密活动,只是因为保密的关系,不好叫他们知晓。

    真正埋下怀疑种子的是兰郝的那次碰面和那些照片。

    虽然伊薇嫃当时口口声声说是信任梦炘乐,当然,她本人确实也是相信他的。只是,哪怕再相信,这人三天两头见不着人影,而且他也从不告诉自己他在忙些什么。即使是不怀疑他,但该有的担心与乱想还是有的,特别是经过外人,也就是兰郝提点之后,总会有那么一瞬间会乱想,虽然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很快就被她自己踢了出去,可是,种子一旦形成,哪怕它成长的再慢,也总就还是在的。

    而当真相浮出水面时,虽然早就有所准备,但那血淋淋的事实却是比自己担心的还要让人不能接受。若说梦炘乐的变心是她没有想到的话,但最起码兰郝提醒过自己,可再难受再难受也没有所有人的背叛来的锥心,而且时诗梦还是和梦炘乐一道背叛的,再加上盛亦冷那临走之前的话,明显是在为他们开脱和遮掩……

    呵呵…这算什么,爱人和友人搞到了一起,而另一个被甩了友人伤心离开的同时,还在劝自己这个同为伤心人的她不要怪罪于他们,这算什么啊!

    此情此景,怎能不叫伊薇嫃痛彻心扉。当然,她也只是敢在夜深人静之时难过着,待父母开始忙活起来时,为了给他们营造出一种自己已经想开了的错觉,倒是强颜欢笑着表演。

    儿女都是爸妈的心头宝,也许不是普遍适用,但伊昌勐和秦怡甄都是真的疼爱自己的孩子的,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孩子的心思呢?而且人都说知子莫若父,知女莫若母,为人父母的,就算平时再怎么忽略子女,但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做女儿的心疼父母,做父母的又何尝不疼爱子女,伊薇嫃的强装无事,伊昌勐和秦怡甄又怎么会感受不到,但就像她会演戏一样,他们知道女儿不想自己担心,那他们也甘愿当做什么也没看出来,也继续扮演什么都不知道。

    但他们倒是愿意陪伊薇嫃演戏,只要她开心就好,至于真相是什么,孩子不说,他们也就不问。所以双方到最后都是在演戏,等独处时,一个个又是伤心的流泪,心疼的流泪,伤感的无奈。

    ……

    因为盛亦冷的离开,兰郝、李汨老师、刘喾老师等有较深交集的人的相继离开,再加上玩得好的背叛,住院期间,最终也没有什么人来看望伊薇嫃,除了涂三娘和欧文。

    那天。

    伊薇嫃伊昌勐和秦怡甄不在病房,整个房间就只有她一人,所以她也懒得演戏,整个人呆愣在病床上。

    涂三娘和欧文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他们虽然是伊薇嫃学校的老师不假,但因为他们的主要精力都在调查异常上了,所以哪怕是有关注伊薇嫃的事情,但消息也滞后了一些。

    他们一一排除异常,并没有发现兰郝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等收心回来之后,却是得知伊薇嫃生病请假的事情,故今天过来探望。

    “三娘、欧文老师,你们怎么过来了?”伊薇嫃听到响动,以为是父母回来了,感觉调整好状态,却没想到来的是他们。

    “别急着起来,躺下就好。”涂三娘将果篮放好,并制止了伊薇嫃起身的动作。

    “我们也是才听说你生病请假的事情,故前来探望一下,看看你的情况。”欧文接着说道。

    “我没什么,只是偶感风寒,看起来有些严重而已,没想到竟然劳烦你们前来,其实我真的没什么的。”伊薇嫃强撑着说道。

    “嗯,没事就好,我们也是觉得过来看看,这样比较放心。”涂三娘说道。

    ……

    “你这还病着能,就不用送了,我们自行离开就好。”涂三娘笑着拒绝了伊薇嫃的起身相送。

    “那两位老师走好。”伊薇嫃也没有勉强,只是目送着两位离开。

    涂三娘和欧文走出病房,脸上的笑意顷刻间就消失了。

    “三娘,这…”欧文欲言又止。

    “嘘!先离开再说!”涂三娘制止了欧文要说的话,并先行一步离开。

    涂三娘的脸色一直是拉着的,而欧文看起来也不是很好,等两人出了医院,涂三娘来回看了看四周,这才停了下来。

    “不对劲,这完全不对劲。”欧文喃喃自语道。

    “你也发现了?”涂三娘回望着欧文,询问道。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依照梦炘乐和时诗梦与伊薇嫃的关系,她都病到住院了,他们怎么可能连看都不看望一下?”欧文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却原来,在刚刚的交谈中,他们发现伊薇嫃只要一说及梦炘乐和时诗梦,整个人的状态完全不一样了,为了不刺激到她,他们倒是不好继续谈及他们两个了。只是旁敲侧击之下,还是打听到了些东西。

    比如盛亦冷离开了,但不是好端端的离开的,而梦炘乐和时诗梦在伊薇嫃生病期间完全不见人影,而且学校也不见他们的踪影,他们在来之前也是问过了虚婧的,听说梦炘乐和时诗梦不知怎么的也请假了,而且时间不定。

    他们没想到不过是短短时间,这几人的身上竟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虽然他们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从伊薇嫃的字里行间以及谈及他们时的精神状态,不难看出梦炘乐和时诗梦应该是做了什么伤透伊薇嫃心的事情,而且她这突如其来的病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欧文,这样吧,我们先别急着妄加猜测,还是先去将这背后的一切弄清楚,再行决定怎么办。而且,我总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背后一定有什么我们不曾知道的事情。不知怎么的,我总觉得这背后有一只大手在操控着这一切。”涂三娘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嗯,依你所言,也是我们疏忽大意了,单想着不好介入伊薇嫃他们的生活,却没有过多的关注他们的变化。”欧文也很是自责。

    “这怪不得我们,毕竟上一个梦境就是因为我们这些超凡力量的过多介入,这才导致全面崩盘,所以这次才会慎之又慎,只是我查遍了他们附近的气息,并没有发现有超凡力量干涉的痕迹,不然我也不会迟迟不敢妄加干涉。”这也是涂三娘眼睁睁看着伊薇嫃这般痛苦却又无动于衷的原因。

    因为上一场梦,他们这些超凡力量干涉的太多了,完全将故事的内容改的面目全非,这一次烟岚下了死命令,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牵扯进他们的故事中去,让他们自己演绎,是好是坏全凭他们的所思所想和所行。

    “不行,我看我还是直接去问伊薇嫃事情的始末。”欧文有些意气用事了。

    “欧文,你非要我动手吗?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能妄自介入,不能随意使用你的力量,你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犯错,难道真的想要被封杀吗?”涂三娘本就被这些纷烦的事情若困扰,又见这欧文再次头脑发热。她之前一次次的制止他,已经够烦了,这次有这些事情的加注,她也没了之前的耐心了。

    “我知道我不如你淡然,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这样错下去,我要及时的拨乱反正。”欧文本就是个遵循本心之人,之前的克制完全是因为白玉蝶的缘故,但这一次次的无力感让他不想再旁观下去了。

    “我说涂山之狐,人家这个外来者说的没错,而且人家有血有肉,也不像你这般冷血无情,眼看着好友这般痛苦,也就你才能保持无动于衷的样子。”还不等涂三娘说什么,一道嚣张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

    “是谁?谁在鬼鬼祟祟的偷听我们讲话,好不要脸。”欧文做出一副防御的架势,严阵以待。

    “我说这位外来者,我们可是好心为你说话呢!你这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敌视我们,是不是有些不好啊!”那声音继续这般肆无忌惮的说着。

    涂三娘自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就闭上了眼睛,她并不去理会那声音中的调侃,只是静静地开始感受着对方隐匿起来的气息。并且趁着欧文与对方说话,那人泄露气息之际,她二话不说,对着那气息的方向就是一掌。

    还不等那攻击到达对方的面前,就被对方回击一掌给阻止了。不过因为对方的这一回击,他们的身形也暴露了出来。

    “貘七,果然是你,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出现,而且还带了一个帮凶。”看着面前气定神闲的貘七和他的同伴,涂三娘的神情凝重了许多。

    “涂山之狐,你这是只记得貘七老弟,倒是把我这个貘六给忘了?”被忽略的貘六有些不爽了,忍不住直接自报家门了。

    “貘六、貘七?难道伊薇嫃发生的一切是你们在背后搞的鬼?”涂三娘将一切的事情联系起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原来是你们,那这一切都是你们捣的鬼了?”欧文之前听涂三娘提到过貘七的事情,只是他没想到这次居然还有他们的份。

    “这次你可说错了,我们两个也是刚到,毕竟那臭蝶子的禁制没那么容易破除。”貘六直接说了出来。

    “貘六,你给我闭嘴。”貘七气急败坏的看着貘六。

    “怎么了,说出这些也没什么,反正我也没说错。”貘六浑不知自己错在哪。

    “那你们这次过来这所为何事?难道还想要破坏伊薇嫃的这个梦境吗?”听到他们这么说,涂三娘总算是松了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