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三五七章 和好如初
    咖啡店。

    店里并没有其他的什么顾客。

    伊薇嫃面无表情的坐在店里的某个角落,时不时的看向窗外,好像在等着什么人过来。她有些不耐烦的看了看手机,又饮了几口抹茶,以此来缓解自己的焦虑。

    就在她等得十分不耐烦,以为对方不会赴约,想要起身之际,总算是看到那款款而来的身影,这才又坐了下来。

    时诗梦缓缓走来,并在伊薇嫃的对面坐了下来,眼神复杂的看着她。

    这是两人在上次之后的第一次会面,她时诗梦宣告自己喜欢上了梦炘乐,并说出了那些添油加醋的半真话,她伊薇嫃当时相信了对方,也萌生了退出的想法,但见过梦炘乐之后,之前那些认定的事实被推翻了。

    基于各自的立场,这样的会面显得既尴尬又非见不可。

    “我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把我叫出来,怎么?找我有什么事吗?”时诗梦故作无所谓的样子,看着面前这用一种审视目光看着自己的昔日好友,心中有些别扭。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过来吗?难道我们之间已经变成了这样子了吗?”伊薇嫃满带着嘲讽的语气,看着面前故作镇定的时诗梦,心中略感凄凉。

    “这倒没有,只是我以为当时那么说完了,我们之间再和平共处已是不可能了,你想来这辈子都不愿意再见到我了,所以对于你这突如其来的邀约,显得有些惊讶和不敢置信罢了。”时诗梦笑了笑,解释道。

    “是啊!都已经说到那样的份上了,是不可能在心平气和的见面了,我们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的时光了。”伊薇嫃顺着时诗梦的话往下说。

    “既是如此,那你约我过来作甚?难道是想要向我宣告你的主权,叫我放弃?还是说把我找过来想要打我一顿出出气?”时诗梦接着问道。

    “你说的这些都是之后的事情,我找你过来只是想确认一些其他的事情,等这些事情问清楚了之后,剩下的再慢慢解决。”伊薇嫃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呵!这倒是有点像你真正的风格了,想来之前那样装的挺累的吧?明明是千金大小姐的姿态,非要装成一个灰姑娘的样子,果然是不像啊!”时诗梦想起自己看到的伊薇嫃,对于她这突然转变的风格一点都不诧异。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伊薇嫃不懂时诗梦这突然产生的嘲讽语气是从何而来的。

    而且明明受委屈的是自己,凭什么她还一副自己亏待了她的模样?

    “没什么,听不懂就算了。”时诗梦冷笑了一声。

    对于伊薇嫃这种装无辜的演戏风格很是不耻,她觉得自己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想着有什么事情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说吧!你找我过来所为何事?要是只是为了嘲讽我抢夺了梦炘乐的话,为了宣告你的主权,说什么自己不会放弃之类的话,那就不必了,我也不想听。”见伊薇嫃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时诗梦也当即改变风格。

    “诗梦,你怎么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变得这么的陌生,我都快不认识你了?难道爱情真的会叫人失去本性吗?”看着如此陌生的时诗梦,伊薇嫃不敢相信。

    “我说了别磨磨唧唧的,想说什么就快说,这些有的没的给我消停点。”时诗梦觉得自己越发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了,她也不想再继续那个话题了。

    想着心中那么多的疑问,伊薇嫃深吸口气,还是正事要紧。只是她的心中更显凄凉,对于这面目可憎的时诗梦,她很是心痛。

    “你之前和我说的有关你和炘乐之间的故事是假的吧?”伊薇嫃直接开门见山。

    “怎么?是他和你说了什么吗?”见对方这么问,时诗梦果断猜测两人见过面了。

    她就知道,梦炘乐下午之所以会无故放自己鸽子,肯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而对于他来说,见伊薇嫃不就是更重要的事情吗?

    “没错,他将你们之间发生了的事情和我说了,虽然和你说的有些雷同之处,但更多是一些细节上的不同,却是呈现了不一样的结果,最起码从他口中说出的故事来看,没了你说的那些情情爱爱。”伊薇嫃直接承认了。

    “那他是怎么和你说的?我倒想听听看,站在他的角度,他是怎么解释这一切的,又是怎么看待我和他之间的关系的?”时诗梦完全没有着急的样子,她反而对梦炘乐口中的故事表现出了兴趣。

    “他是这么告诉我的,他说……”伊薇嫃不去管时诗梦的表现,只是照实将梦炘乐说的事情转述给时诗梦听。

    原来伊薇嫃和梦炘乐两人在知晓时诗梦的父亲时振才在这次绑架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之后,将证据保存好就离开了。

    他们来到一公园的长椅那坐着,彼此开始消化这些真相。

    “这策划一切的幕后之人你也知道了,接下来我就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那些事情了,不过在我说明之前,我想问清楚的是,当初时诗梦是怎么和你说的?”梦炘乐紧握住伊薇嫃的手不愿放开。

    彻底搞清楚幕后之人之后,不用担心是自己的父亲在幕后搞鬼,没了这种担心,他觉得现在是可以说清楚这些事情的时候了。

    “我当然可以告诉你,只是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这段时间先来找我解释的人是时诗梦而不是你?难道你就真的那么相信她说的话吗?”事已至此,伊薇嫃也不想再迷糊下去,只是她也有疑问需要人帮她解答,特别是有关时诗梦的动机,她有迫切想要知道时诗梦在这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尤其是她想起了一些事情,一些当初看来是意外,但现在结合这些事情回过头去捣鼓,越想越觉得可怕。

    “你说的没错,我之所以放心她来跟你解释,除了和你一样相信她之外,还有就是调查这幕后之人耗费了我太多的精力,两头不能兼顾。而且我和她是站在同一战线的,自然不会怀疑她的用心,可是我怎么会想到她会在这其中搞鬼。”说到这儿,梦炘乐也很后悔,后悔自己麻痹大意,这些身关伊薇嫃的事情,哪怕再忙不过来也要自己亲自处理的,实不该假托他人。

    “就算你说的有理,但你就真的这么的信任她吗?就没有一丝丝的怀疑过她会动手脚吗?”伊薇嫃打从心里觉得梦炘乐这么做没什么问题,但她又觉得很不舒服,毕竟再怎么说对方也不是她的女朋友,这么的信任至斯,会不会太过了?

    伊薇嫃没考虑清楚的是,若不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压根不会有这不舒服的感觉,既然是这样,那她又怎么能责怪梦炘乐呢?只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时诗梦也喜欢他,所以哪怕当初无所谓,现在她也有想法了。

    要不怎么说女人心海底针,真的是一会儿一个想法,捉摸不透。

    “傻瓜,我对她的信任源于你的关系,正是因为之前你与她无话不说,所以我才会对她放心,要没有你的话,我与她根本不会有交集,可谁知道问题会出在她那儿?之前我是想着你突然看到那样的画面,肯定是不想见我的,正好这时候她又出现了,说帮我解释……我觉得你们同为女人,又是那么好的闺蜜,有些敏感的话题肯定比我好说清楚,这一时不察……好了,我知道是我的错了,保证再也不犯,以后就算是亲哥哥亲弟弟要转述我也不答应,一定要我自己亲自向你解释……”梦炘乐环抱住伊薇嫃,笑着说道。

    两人之间的误会解除,又腻歪了一阵,伊薇嫃彻底放下心中的芥蒂,这才开始将时诗梦说的故事转述给梦炘乐听。

    “她说你的父亲是因为和兰郝家的合作告吹,所以又辗转和时家合作……那天的意外饭局,你们两个一起逃跑……她崴了脚,你抱起了她……彼此之间算是有了共同的经历……之后一起经历绑架事件……你和她共患难,你为了救她被绑匪打伤了……经过一番亲密无间又配合默契的合作之后,总算是等来了救兵……你昏倒了之后,她彻夜守候着你……她向你告白,你推诿几番,半促半就的算是接受了她的心意……”伊薇嫃从头开始讲述,期间数次因为讲到触怒之处,狠狠地瞪了梦炘乐几眼,好像他真的是什么负心汉一样。

    梦炘乐默不作声的听完了整个故事,深深地叹了口气。

    人都说要想假话听起来像真的,除非那些事情本就离奇且离谱,不然就是要无尽的接近于真相,假话只有说得比真话更像真的,才能骗到无数不明真相的人,甚至就连知道真相的人都会产生自己才是说谎的人的错觉。

    现在梦炘乐就有这种感觉,要不是他自己亲身经历,他也确定自己没有对时诗梦产生情愫,不然他都要怀疑自己了。

    可要说时诗梦说谎吧!可是她说的这些事情又是真实发生的;可要是说她时诗梦说的没错吧!事情又不完全像她说的那样。

    只能说时诗梦告诉伊薇嫃的是添油加醋的真话,而且是完全从她的视角出发,谈不上错,但离真正的真相又差之甚远。

    “所以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时诗梦说的又有几分真几分假?”伊薇嫃不想去追究那么多,只想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她说的基本都是事实,意外的饭局没错,我也是和她一起逃跑的,她是崴了脚,出于不被抓到的原因,情急之下我是抱了她,可我抱她是因为不想被家长抓到,而一开始我没想的是抱,但是她提议的,而且一个劲的催促我快些,不然家长就要追来了。我那时候本就担心家长追来,时间紧迫,顾不上考虑那么的多,所以就抱起了她。

    另外绑架的事情也是真的,当时被抓起来之后,我们故意示弱,以减轻绑匪们的防备之心。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机会,我们为了逃跑,相互之间是配合着,总算是逃了出来,可绑匪也发现了,那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再加上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我身为男人,自然是要保护她的。”梦炘乐倒是没怎么添油加醋,而是重新站在自己的视角简单的解释了一番,包括被时诗梦有意略去的部分,他也补上了。

    “我不知道时诗梦当时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口吻和你说的这些,但站在当时的角度,我做的这些虽然有叫人误会的嫌疑,但事急从权,我只能这么做,如果时间倒回到那时候,我想我还是会这么做的,只是会以一个更加完善的做法去做,而不是选择这种容易叫人心生误会的做法。”梦炘乐不后悔做的这些事情,只是后悔不该以当时那样的处理方式,更不该任由时诗梦自我编排,自我演绎。

    “所以说,不怕事情的真相如何,就怕讲故事的人带入自己的主观意识、自己的情感心思,一旦带入,听故事的人很容易就会受讲解人的误导,产生不一样的解读。”伊薇嫃此刻不想去追究谁对谁错。

    “我的问题解决了,那你的问题什么时候解决?”见气氛有些沉闷,梦炘乐不愿继续下去,再加上他也有问题要问,故直接转移了话题。

    “我?我有什么问题?”伊薇嫃没想到梦炘乐说变就变,一时间有些跟不上他的步调。

    “我记得你和我说过兰郝给了你一些照片,那照片上是我和时诗梦的亲密举动对吧?”梦炘乐打算以这儿为切入点进行询问。

    “没错,是有这么回事儿,当时我不以为意,以为那是P的照片,所以也就没怎么在意,事后撞上你们在一起,所以更加的伤心…欸!不对啊!这应该是我和你计较,你怎么说是要解决我的问题?”伊薇嫃回答到一半,这才发现不对劲,转过头来问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