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三六四章 一旦开始,就很难结束
    “狐妖?这怎么还出现了狐妖啊?这也太玄幻了吧!”时诗梦顿时惊呼不已。

    不过再一想好像也没什么惊奇的了,调换身份?这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体内寄居的神秘人?抹除记忆……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哪里又不玄幻呢?

    “你还当这儿是什么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世界吗?这些奇志怪诞的并不都是传说,只不过像你们这样的人接触不到而已。况且你以为我是怎么落得这样的境地的?要不是那伊薇嫃背后帮手使坏,我也不至于落得这般下场。”‘时诗梦’极尽所能的败坏对方的声誉,并且努力塑造自己一个被害者的形象。

    “所以你是为了报复阿嫃那背后之人才会选择帮我的?”时诗梦总算是明白了对方的目的。

    “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则是觉得你这样完全的不知情,被人欺负成这步田地,有些同情你。”‘时诗梦’顺杆往下爬,虽然没有直接认可,但也算是默认了时诗梦的说法。

    废话,这种不需要自己多言,对方自行给自己脑补出了一个合理的借口,她当然是要顺着走了,这样也免了对方的猜忌,自己也乐得轻松。况且这种说法又不是自己牵的头,是对方给自己制造的,那她为什么不接着,这样自己也不用再多费口舌的编造一个合理的出身,一个不叫对方怀疑的目的。

    有什么比怀疑者自己臆想出来的理由更具有说服力呢?这总比被怀疑者费尽心力想一个不一定说得过去,还不一定被对方不质疑的借口要轻松。

    “原来如此!不管你是不是像你所说的那样,但我依旧还是要谢谢你。”时诗梦不一定真的就相信了对方的解释,但此刻,对于她的排斥,倒是少了很多。

    果然,被‘时诗梦’这么一说,时诗梦这下连涂三娘也恨上了,想着要不是她们这些人别有用心的做法,自己不会受此一难,也就不会和阿嫃变成这样尴尬的局面。同时,心中对于伊薇嫃的埋怨也多了一些,毕竟就连身为旁人的这个神秘人看自己吃亏成这样,都看不过去了,而伊薇嫃好歹还是自己的闺蜜,居然忍心抢夺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她背后的势力是一方面,但伊薇嫃这样心安理得的接受也是蛮叫人不能接受的。

    感受到时诗梦的情绪变化、心境变化,‘时诗梦’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暗笑一声。

    “哎呀!这其中的缘由太过复杂,等我以后再跟你详谈,现在我们必须布置一下,不然一定会叫对方看出端倪,到时候你我都跑不了。”眼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该埋的种子也埋好了,‘时诗梦’想着该干正经事了,便开始了扫尾工作。

    她先将伊薇嫃身上有关自己的痕迹抹去,再将那一丝潜藏的暗黑力量裹上一层马甲,并深入到伊薇嫃的体内,进一步的潜藏起来。

    ‘时诗梦’毕竟是玩弄负面情绪的翘楚,在她有刻意的掩藏之下,再加上人性的弱点,换句话说,生而为人,谁还没点黑暗的想法。

    ‘时诗梦’就是将自己的暗黑力量和伊薇嫃自身的暗黑想法结合,又伪装成伊薇嫃自身滋生出来的,这才在后来涂三娘的检查中骗过了她。

    别的先不说,‘时诗梦’打扫完现场之后,就开始布局了。

    至于那被封了记忆的伊薇嫃,倒地之后就再也没人去管,任由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另一边。

    “三娘,你这急匆匆的拉着我出来干嘛?”欧文手上还握着一支钢笔,仓促之间被涂三娘拉了出来,那笔中的墨水被甩的到处都是,就连他的身上也沾了一些,星星点点的映衬在那件白色的衬衫上,渐渐的开始晕染开来。

    看着自己身上的墨点,欧文知道自己这件衣服又不能要了。

    “我刚刚发现了一抹奇怪的气息,初感有些陌生,但细一品又有些熟悉,好像是故人所发出来的,只是因为对方有意遮掩,我又品不出来,所以急着拉你出来,直奔那发出气息的地方搜寻一下。”涂三娘边跑边解释道。

    两人来到一无人之处,索性放开力量,只见‘嗖’的一闪,两人消失在了原地。很快,涂三娘和欧文终于来到了伊薇嫃出事点的附近。

    ……

    ‘时诗梦’躲在不远处的角落里,掩藏着自己那本就不怎么浓郁的气息,静静地观察着涂三娘和欧文的动静。

    “好在我现在不是凭借自己的躯壳行事,现在借着这时诗梦的躯壳,只要我自己不妄加行动,那我的气息就不容易外泄,对方也就不易察觉到我的存在。”‘时诗梦’现在无比庆幸自己找了这么一个暂代的躯壳,不然还不等她做什么,对方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时诗梦可不知道‘时诗梦’的心理活动,她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眼睁睁的看着涂三娘和欧文的突然出现,这些终于相信了‘时诗梦’的说法,对于涂三娘和欧文的存在,一时间是恨得不行。

    既然她们都已经是这超凡的存在了,为什么还要牵扯进这些凡人的俗事中来,想来要不是她们的话,就算伊薇嫃羡慕乃至嫉妒自己的温馨生活,那也绝没有调换身份的本事,是她们给了伊薇嫃这个假设的可能性。

    是她们,都是她们……

    此刻,时诗梦的心一点点的黑化了,她的所思所想也渐渐入了‘时诗梦’的圈套。

    “很好,只要再多一点点…再多一点点,这时诗梦定会沉浸在报复的深渊中不可自拔,她的躯壳就能为我所用了,哈哈哈…”‘时诗梦’的脸色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这就是她为什么不在发现有人靠近的第一时间离开的原因,她非要让时诗梦亲眼看到涂三娘和欧文的不普通之处,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之前说的话不是信口雌黄的。

    眼见自己的目的达到,‘时诗梦’手势翻飞,随着她的力量运转,只见离她百米处的另一个方向,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分身。

    原来这正是她为了引开涂三娘和欧文的视线,提前准备好的一个小小的分身。这分身在涂三娘他们到来之前就静候在那儿,就等对方上线了。

    “去吧!替我引开涂三娘他们的视线,好方便我逃跑。”‘时诗梦’小心的控制着这个小小的分身,让它从另一个方向飞速穿过,替自己引开对方。

    “别跑!”果然,在那分身一有所行动的时候,涂三娘当即就发现了,并很快就追了过去。

    欧文眼见追不上,便朝着那光影来的方向过去,想要从那来的方向寻找一丝痕迹进行判断。

    ‘时诗梦’眼看着涂三娘和欧文追查那个分身而去,先是利用分身兜了一个大圈子引开涂三娘,然后趁人不注意,不动声色的将其引回体内。再之后,她冷眼看着涂三娘和欧文失望而归…之后找到昏迷在地的伊薇嫃,并最终将其带走。

    等到这附近再无他们的身影,这才现身,并径直出了校园,去找梦炘乐联络感情了。

    ……

    时诗梦背靠着墙,大口的喘着粗气。

    “不是吧!你这也太弱了吧!不过是伊薇嫃的质问而已,有必要慌张成这样吗!何况就算她怀疑这件事情和你有关,她可有证据?只要没有确切的证据,她便不能将你怎么样,至于她会对你有意见。拜托,你需要在意吗?当她知道这背后的事情是你主导的之后,不管有没有这事,你们都已经闹崩了,你们的关系早就回不去了。”那道声音的主人再次出现,并继续蛊惑着时诗梦。

    “我当然知道你说的有理,只是我心里那关过不去,而且我也不想变成这般局面。”时诗梦不是不知道对方说的有理,但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忍。

    “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已经回不来头了,与其就此退缩,倒不如破罐子破摔,只要你能顺利的得到梦炘乐,失去这么一个本就对你有所图谋的闺蜜也没什么,况且是她不仁在先,你才会对她不义的,这件事情哪怕说破天去,也是怪不得你的,所以你就不要再妇人之仁了。”那道声音的主人继续一步步的诱惑时诗梦。

    “可是…”时诗梦总觉得这样不对。

    虽然她的心底一直有一个声音再告诉她自己对方说的没错,可每当她顺着这样的想法想下去的时候,半途总会有一个更为坚定的声音告诉自己这样做不对,时诗梦知道这是自己的良知在发声。

    只是不知为何,随着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发生,这种声音越发的微弱,出现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

    “别可是了,你就告诉我你想不想夺回这些本属于你的?”若是以前的话,那道声音的主人还有徐徐图之的想法,但眼见事情越来越往她所期望的走,但时诗梦的本心却一直负隅顽抗,她已经快要没了耐心了。

    “想,可我不想伤害阿嫃。”这是时诗梦仅存的真善美在发声。

    “我也不会伤害她的,只是哟夺回这些本属于你的,对方肯定是要难过一段时间的,但你要相信,时间是治愈一切伤口的良药,而且这件事情先错的是给她,所以她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那道声音的主人觉得自己都快要崩溃了。

    所以她最讨厌这些良心未泯的人,做些事情都是这样犹犹豫豫的,一点都不干脆,还是那些坏到骨子里的人最好说话了,一个利益抛过去,当即就叛变了,管你什么亲情友情爱情的,全都可以用来交易,哪像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儿,一边抱着好处不愿舍弃,一边又要装成一副白莲花的模样,好像要她做这些事情是多么委屈了她似的。虽然自己是在诱惑她,把她往沟里带,但其实最终做决定的不都是她们自己吗?

    最后明明都已经做了,还要将罪责归咎到自己的身上,呸!合着得到好处的是你,受这谴责的就变成了自己?

    虽然那道声音的主人很是鄙视时诗梦的优柔寡断,但她表面上还是要做出一副为对方着想的样子。

    “我知道你的渴望,我会一步步的达成你想要的一切,所以你就不要再抗拒我了,和我合成一体吧!我会将我的力量全部的借给你,替你完成这华丽的逆转。”眼见是什么的眼神一点点的变得呆滞,那道声音的主人也不再演戏了,开始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好,我愿意付出这些代价。”此刻,时诗梦心底最后的一点良知也沉沦了,此刻,盛亦冷这个名字已经彻底的被梦炘乐所替代,盛亦冷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他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心头上过。

    趁着时诗梦精神恍惚之际,那道声音的主人发出暗黑的力量,将时诗梦的良知和本心层层包裹,并一点点的拖入那黑暗的深渊。

    这个过程看似很长,但其实也就一盏茶的功夫,眼见时诗梦的表情从挣扎到木讷,眼神从有神变得无神,并最终变得完全的呆滞,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提线木偶一般,完全没了生气。

    等她再抬起头时,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拥有身体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只是这具身体还是不能百分百的与我契合,想来要是那伊薇嫃的身体,应该更爽吧!算了,聊胜于无,就这么将就着用着吧!反正也是暂时的…哈哈哈…不过谋划了这么久,总算是叫我得逞了,这时诗梦还真的是假的很啊!那要死不死的良知还真的难缠,要不然我也不会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才真正控制她的身影。”‘时诗梦’站了起来,松了松筋骨。

    ‘时诗梦’一点点的感受着时诗梦这具身体的控制权,不同于之前的影响和部分控制,此刻她将时诗梦的本心给控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