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三八六章 你怎么会在这儿?
    同时,伊薇嫃感觉自己的脖颈处产生一丝灼热感,顿时将自己的灵台清明了。这时,虽然她并没有完全否认对方所说的故事,也没有生出怀疑之心,但想活下去的心却越发的强烈了。

    毕竟自己再怎么相信对方所说的这般荒诞的故事,那也不是百分百的确定,更何况这还是因为当前发生的事情,搞得自己不得不信。可万一万一对方是骗子,又或者万一自己自杀之后,对方却不会叫真正的时诗梦回归,那她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所以伊薇嫃一边口头上答应着‘时诗梦’,以此来转移对方的注意力,一边伺机寻找逃跑的机会。

    “那可不行,上吊的话,那脖子上可有一道勒痕,就不美观了;吞药的话,万一等我回到这个身体,最后发现肠穿肚烂了怎么办……不行不行,这些办法都不行。”听到伊薇嫃的提议,‘时诗梦’赶紧否决,同时嘴里小声的嘀咕着:“毕竟那是我自己的身体,而且我以后也还要用的,可不能弄坏了。可是,我该用什么办法取回自己的身体呢?哎呀,真是头疼……话说要是我自己有什么好办法的话,也不可能等这么久也不下手,当初我不就是因为自己害怕会伤到自己的身体,这才拖到现在的嘛!”

    看着已经陷入纠结中的‘时诗梦’,伊薇嫃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她趁着‘时诗梦’不注意之时,轻轻地挪到门口,顺势打开门,跑了出去。

    而这时候,‘时诗梦’正陷入一番纠结之中,并装作刚刚想到一个可以执行的方法一样,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伊薇嫃一副准备逃跑的动作。

    “欸,对了,要不试试窒息而死吧!这样,等你灵魂出来之际,我就立刻进到我的身体里去,这样,我的身体也没有伤到,你也不会有什么事。就是这种死法可能有点残忍,可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死法了,只能委屈你了,不过,谁让你当初要定下这么个气死人的规定呢。更为关键的是,你居然还失忆了,什么也想不起来,怎么出来的方法也忘了,所以,也就只能让你受的苦了,欸,你怎么不说话了,你还没说这样可不可以呢,你……”此时,碎碎念的‘时诗梦’说了好一会儿,却不见伊薇嫃回应,她抬头一看,却早已不见了伊薇嫃,而门却打开着。

    也或许是因为看着她那么的配合,而且自己也好久没有找人聊天了,倒是一时放松了警惕。当然,最重要的是怕伊薇嫃不同意,所以‘时诗梦’尽量组织语言劝着。却不想因为自己的疏忽,却叫对方找着机会逃跑了。

    “气死我了,你这该死的贱人居然给我跑了,不过我倒要看你能跑去哪里。等我抓到你了,看我怎么让你心甘情愿的去死。”看着早已人去楼空的房间,‘时诗梦’顿时生气了。

    此时,她头上的光环也开始黯淡,黯淡,直至消失,接着,便是恶魔的双角露了出来。此时的她也不必再继续装好人了,哦!不对,应该是好魂了。

    待变身完毕,‘时诗梦’很快就追了上去。

    再说跑出来的伊薇嫃,当她出来之后,这才发现眼前的景色早已不是自己熟悉的那样,自己入眼所见的全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条微弱光线延伸出来的一条路,虽然也很微弱,但相对于四周的漆黑,倒是清楚了不少……总之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却又熟悉。

    没错,若是上一梦的记忆还在的话,伊薇嫃就会发现,此时的场景、周遭的一切已然变得与她上一场梦中的那些预示一模一样。但可惜的是,现在的她早已没了当初的记忆,更是不知道这一幕她早已在梦中千百次的经历过,只是凭感觉,觉得有些熟悉而已。

    不过此时她也没心思去品味这种莫名的熟悉感了,因为她担心‘时诗梦’很快就会追上来。

    看着也不知通向何处的路,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应该跟着它前进。她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也顾不上多想,当下便沿着这条路奋力狂奔。

    伊薇嫃奋力的狂奔着,不一会儿,就听得身后的声音传来。她回头一看,果然是‘时诗梦’追了过来。

    看着她气势汹汹,面露凶光的样子,伊薇嫃即使是没什么力气,也只得依旧是奋力往前狂奔。

    因为她不敢停下来,怕对方万一追了上来,自己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别跑,还不赶紧停下了,趁我现在还没有完全生气,你倒是适可而止,快快停下了,让我弄死你,不然,等我追上了你,可没有你什么好果子吃的,看我不好好折磨你一番,以泄我心头之恨。”虽然‘时诗梦’口头上说自己没有生气,可是看着她那狰狞的面容,怎么可能没有生气。

    听到‘时诗梦’的威胁,伊薇嫃反而跑得更快了。

    既然横竖都是一死,倒不如努力一番,反倒是叫自己死而无憾了,但也不一定,说不定最后自己逃脱了呢?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其实对于逃脱,她并没有多少把握,只是倔强的心叫她不愿坐以待毙,坐着等死罢了!

    想到这儿,伊薇嫃不再去想后面追着自己的‘时诗梦’,而是心无旁骛的奔跑着。只见她闭上双眼,放松自己,奋力前行。

    而那在后面追着的‘时诗梦’,看着并不受自己威胁,反而加速奔跑的伊薇嫃,当下更是气愤。她决定不再与她玩闹了,还是办正事要紧,于是也开始加速了。

    因此,我们便能看到这么一番景象。

    前面的伊薇嫃闭着眼睛,一脸平静的奔跑着,而紧随其后的‘时诗梦’飞在半空中,面露狰狞,同时伸出自己的双手,打算抓住对方。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不断的在缩小。

    很快,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剩咫尺。

    不还得是,因为长时间的奔跑,伊薇嫃觉得自己的步伐越来越重,步子迈得越来越小,跑得也越来越慢……看着她额头上珍珠般大小的汗,以及早已湿透了的衣服,她是已经尽力了。

    伊薇嫃也知道自己已经快到极限了,但她却依旧不服输的跑着,哪怕腿已经迈不动了,手也挥动的麻木了,却还是依旧机械式的往前跑着……

    而在身后追着的‘时诗梦’,不同于疲惫不堪的伊薇嫃,不但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迹象,反而是越来越快了。

    一人一魂的距离进一步的在缩小。

    又强撑着跑了一段时间,伊薇嫃的喘气的气息越发的重了。

    再过不久,自己就该累的趴下了吧?算了,就这样吧,反正自己已经尽力了,该做的也都做了,该努力的也努力了,哪怕最后也跑不过死去的命运,那就这样吧!自己真的,真的不行了……

    特别是感觉到已经渐渐逼近的‘时诗梦’,伊薇嫃也死心了。

    终于,伊薇嫃还是精疲力竭的倒下了,不过她没有睁开眼的打算。

    就这样吧!就让自己闭着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吧!

    伊薇嫃的心里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她面带安详,就这么安静地等着对方的靠近,等着死亡的来临。

    可是等了好久,却迟迟不见追上来弄死自己的‘时诗梦’,反而多了些打斗的声音。她觉得奇怪,挣开双眼一看,却见那灵魂状漂浮着的‘时诗梦’已经不见了,转而变成了实体。

    不过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此时涂三娘正和转变为实体的‘时诗梦’打斗着,而欧文站在自己不远处,一副警惕性的看着四周。

    这是救兵到了吗?

    伊薇嫃这般想着。

    不过这还不是让她觉得最诧异的,因为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

    梦炘乐不知从哪儿走了出来,来到了伊薇嫃的面前,并将她扶了起来,很是关切的询问道:“阿嫃,你没事吧?”

    “炘乐,你…”伊薇嫃没想到居然会在这儿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见到梦炘乐,更没想到他居然会和涂三娘还有欧文他们一起出现。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出来的,只是我也没想到那个叫黑丽儿的居然会将你带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我跟着涂三娘还有欧文两个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打破了她的禁制,没想到正好见你差点死于她的手下,所以…对不起,是我们来晚了。”梦炘乐很是自责的看着伊薇嫃。

    不过还不等伊薇嫃有所反应,另一边忙着和涂三娘打斗的‘时诗梦’却惊讶到了。她本来是想趁着与涂三娘打斗的间隙随便看看的,没想到居然看到这样一幕。

    天啊!她这是看到谁了?居然是本应该被貘六和貘七看押着的梦炘乐,他居然跑了出去。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貘六和貘七两个家伙儿又失败了,话说上次的失败还能说是因为涂三娘和欧文厉害,尽管很叫人生气,但也勉强算是情有可原。

    可这次呢?

    要知道梦炘乐他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作者:对于他们这等超凡力量的来说,梦炘乐就等于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的普通人,那貘六和貘七再怎么说也是有些力量的,居然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叫人逃了出来,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时诗梦’这时也顾不上和涂三娘继续打斗了,她先是避开了涂三娘的攻击,接着一个跳跃的朝着伊薇嫃和梦炘乐赶来。

    梦炘乐见状,赶紧将伊薇嫃拉到自己身后,以己身挡住敌方的攻击。

    他也知道自己不会是对方的对手,但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哪怕是死也要挡在前面。

    当然,欧文也不是吃素的,他一直站在旁边就是为了防止其他人出现偷袭伊薇嫃和梦炘乐,所以他早就严阵以待了。这不,见涂三娘并没有拦住对方,他赶紧挡在伊薇嫃和梦炘乐两人面前,手持着阴阳风火扇,一副准备给对方扇扇风的架势。

    不过‘时诗梦’赶来可不是为了和欧文打斗的,她来到了几人面前之后,并没有像对方预计的那样攻击他们,而是就那样停在了对方的面前。

    “你不是被貘六和貘七看押着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难道是从那边脱身了?难道是涂三娘他们去救的你?那也不对啊!要是他们真的去救了你,那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儿不会不通知我救援的……”‘时诗梦’这话既像是在询问对方,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说到怪异之处时,更是直接来回扫视着欧文和梦炘乐,“说,你到底是怎么脱身的?难道真的是这两个人救得你?那之前看押着你的那两个家伙儿呢?”

    这时候,慢了一步的涂三娘也赶了过来,直接与欧文并排而立,一起站到了伊薇嫃和梦炘乐的面前。

    伊薇嫃本就是云里雾里的,很是迷糊,不过她还是从‘时诗梦’的话语中听到了不对劲之处。

    原来炘乐早就被时诗梦关押起来了,而且她还特意找了人看着他,这么说来。那她之前看到的那个和时诗梦亲密的男人就不是梦炘乐了,那要不是他的话,那自己看到的那人是谁?

    同时,除了疑问,她心中更多的还是悔意和埋怨。她埋怨自己不该太过感情用事,居然这般的不相信炘乐,对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骗局,自己居然就完全的相信了。

    仿佛是感受到了伊薇嫃的歉意,梦炘乐扶住伊薇嫃肩膀的手微微收紧了些,另一只手也握紧了她的另一只手,以此表示自己没关系。

    伊薇嫃和梦炘乐在这边你侬我侬的,却是叫等待着答案的‘时诗梦’彻底的怒了。

    “看你们这郎情妾意的,难道真的当我是死人吗?我可是在向你们问话呢?好歹谁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这般将我晾在一旁,是不是有些太目中无人了啊?”‘时诗梦’面露狰狞之色,也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嫉妒?亦或是兼而有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