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三九五章 去死吧!
    “看着碍事,而且反正也没有用了,直接灭了吧!”‘时诗梦’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是平静,听起来就像是在说什么天气一样。

    “你逗我玩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遗族的规矩,轻易不能杀害凡人,不然会受那反噬的。”貘六被吓到了。

    “当然不是直接灭杀了,只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时候不用你动手,他自己也会想办法自杀的。”‘时诗梦’无所谓的说道。

    “那也不行,怎么说他也算是普通的凡人,这么做的反噬可不小。反正我不干,要干你自己去做。”貘六摇了摇头,还是不同意。

    “没事的,他们几个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凡人,要论起来,他们四个都算是我曾经的族人呢!况且他们已经被…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时诗梦’本想说他们几个已经被逐出族了,不过想到这涉及到自己的族中辛秘,便不再继续往下说了。

    盛亦冷完被‘时诗梦’这无意中透露出来的辛秘给惊住了,一时间竟也忘了继续追问真正的时诗梦的下落。

    这人说什么?居然说自己还有阿乐、阿嫃、诗梦几个不是普通人,而是她的什么族人,他怎么不知道他们几个和对方还有这样的渊源?而且若她说的是事实,那他们几个又是怎么变成的普通人?还有就是她那未说完的话是什么?她接下去想要说什么?他们几个已经被什么了?

    盛亦冷心中满是疑惑,却无人给自己解答。

    不过他也不用继续疑惑下去了,因为‘时诗梦’要动手了。

    ‘时诗梦’刚刚之所以叫貘六和貘七动手,除了不想自己沾惹这生命之外,更多的是担心这身体原先的主人会阻止自己。至于是不是会沾惹那凡人的鲜血,她倒不是很在乎。

    就像她刚才不小心说出口的一样,先不说这四个人根本不是普通的凡人,动手杀他们不会像杀其他凡人一样受到那么重的反噬,当然,多多少少还是会受到一些反噬的。不过对于她即将要完成的大计,这根本不算什么。

    此外,她现在可不是单纯的灵梦族人,既然她现在附身在时诗梦的身上,虽然意识是自己的,但若真的不小心杀了人的话,她是要受到一部分的反噬,可这身体也要受到大部分的反噬,甚至有可能这具身体会毁了。

    可这又怎么样?

    反正这具身体只是供她暂时使用的,毁了就毁了。

    抱着这样是想法,对于亲手结束盛亦冷性命之后可能会受到的反噬,‘时诗梦’也就不甚在意了。她举起手来,将力量灌注于掌间,打算将其一掌毙命。

    面对着这毫不犹豫的一掌,盛亦冷还是想试上一试,看看对方的这一掌是不是真的会打到自己的身上。只是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但他的心却渐渐的凉了。

    他知道但凡诗梦真的还在的话,对方不会这么决绝的对自己,这说明诗梦是真的回不来了。不过他还在等,等对方在最后一刻停下来。他知道自己这是在以自己的性命做豪赌,就为了赌那万分之一的可能。

    若是成功了,那他的诗梦还救的回来,若是失败了,那他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意思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选择在对方攻击的第一时间,取出涂三娘临走之前给自己的保命手段。至于联系三娘,那更是从始至终就没有这个想法。

    “炘乐?亦冷?你是亦冷吗?为什么你会变成炘乐的模样?难道你也与我一般?”

    盛亦冷闭上眼睛,等着死亡来临的那一刻,却没想到不但没有感觉到对方那一掌的落下,身上也没有疼痛的感觉。居然感受到一个温暖的手掌落到了自己的脸上,同时听到那一段使用,而且声音异常的熟悉。

    难道是诗梦听到了自己的呼唤,知道自己有了性命危险,所以出现了?

    想到这儿,盛亦冷当即睁开眼,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眼神,他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说那只是未到伤心处。

    “诗梦,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盛亦冷一把抱住时诗梦,深情款款的说着。

    “亦冷,我也好想你,对不起,之前是我被猪油蒙了心,居然那么狠心的对你,是我对不起你!”时诗梦声泪俱下,很是自责。

    “不,不怪你,只要你回来就好,其它的都过去了,我早就不在乎了只要你回来了就好。”盛亦冷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在意,他拥紧了时诗梦,好告诉自己这不是在做梦,这都是真的。

    两人一时间情不自禁,各自珍稀着这来之不易的团聚。

    一旁本来还在看戏的貘六和貘七,眼见情况不对,果断的选择出手了。

    他们先将盛亦冷和时诗梦拉开。

    “放开我,亦冷!”“你们放开诗梦,诗梦!”

    盛亦冷和时诗梦伸出彼此的手,想要拉住彼此的心更强烈了。

    貘七不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他拉住时诗梦,直接伸出手点了点她的额头,想要唤醒黑丽儿,让她重新掌控这具身体。

    “你快给我醒过来,别忘了我们还有大事要干。”貘七注入力量,帮助黑丽儿的同时,也不忘提醒她还有事情没有办完。

    这时候,时诗梦的身体里面正进行着大战,本来已经被完制服的时诗梦,因为感受到盛亦冷突遇危险,本来已经甘心就此沉沦的她突然开始反抗。

    黑丽儿一时不察,居然被她给反水成功,并让她抢夺了身体的控制权。

    貘七的加入让时诗梦完陷入被动,而这时,黑丽儿也反应过来了,借助貘七的力量,将时诗梦完压制,重新取回身体的控制权。

    “可恶,没想到居然不小心被她与身体里面的力量联系上了,要不是我及时反应过来,可能就要被她时诗梦完掌握她自己本身隐藏在身体里的力量,然后一举将我从这身体里面赶出去的。”‘时诗梦’睁开眼睛,眼中尽是怒火。

    “诗梦…诗梦…你怎么了?你们拿诗梦怎么了?”盛亦冷被貘六牵制住了,只能挣扎着看着时诗梦被对方所压制。

    “呵呵…她已经再次被我打入深渊了,不过你也不用太过难过,反正你也即将步入她的后尘了。”‘时诗梦’面露狰狞,很是愤怒。

    她本来打算将时诗梦的灵魂压入暗黑深渊之中,然后通过自己的力量将时诗梦身体里隐藏起来的自身力量先行包裹、封印住,然后一点点的化为己用,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如意算盘破灭了。要不是眼前的这个家伙儿,那时诗梦不会想着反抗,也就不会使得那被封印的力量冲了出来,她也就不会差点被赶出去。

    想到这些,‘时诗梦’愤怒的同时,也不得不开始心生忌惮了。

    这几个家伙儿并不像其他凡人一样,哪怕现在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但其实他们的身体里潜藏着原始的力量,平时还好,不会有什么异动,但一旦遭遇生命危险,一旦激起他们求生的,这股力量就会为他们所用。

    时诗梦是这样,那未激起自身原始力量的伊薇嫃、梦炘乐和盛亦冷亦是一样。所以如果她想要夺取伊薇嫃的力量,那就必须要让她的身体里遍布负面能量、消极的力量,这样才能一举将伊薇嫃的灵魂消灭,不然她早晚会像现在一样,时刻提防对方的反水。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现在她要解决的是盛亦冷的问题。虽然她很想现在就杀了盛亦冷,但想着刚才的事情,她知道一旦自己动了杀死盛亦冷的念头,时诗梦还会卷土重来的,哪怕拼着与自己同归于尽的想法,也不会叫自己伤害他的。

    为此,‘时诗梦’打算换一个方式了。只见她手势翻飞,半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圆形黑洞一般的漩涡,而且吸力十足。

    “貘六,放开盛亦冷吧!让他被这漩涡吸进去吧!”‘时诗梦’对着貘六说道。

    貘六依言放开了盛亦冷。

    盛亦冷被放开之后,想要朝着‘时诗梦’而来。

    “诗梦,还我的诗梦!”盛亦冷大喊道。

    这时,时诗梦的大半灵魂从身体中出来了,看着渐渐被漩涡吸进去的盛亦冷,伸出手来想要拉住他。

    这时候,在时诗梦身体中出现很多黑色的大手,它们一齐朝着时诗梦的灵魂而去,争相想要将她的灵魂拉入身体深处。

    “亦冷!”在时诗梦的灵魂即将被拉进去之际,她绝望的大喊着盛亦冷的名字。

    “放开我,放开诗梦…放开…”盛亦冷那未完的声音随着身体一道被那漩涡吸了进去。

    “既然不能亲手杀了你,那我便将你放逐,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以此方才消我心头之恨。”‘时诗梦’冷眼看着这生死离别的一幕,看着他们这般痛不欲生,她的心情这才好了些。

    在把黑丽儿拉回来之后,貘六和貘七便不再做什么,只是在一旁干看着,当他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哪怕他们再恶,心中还是生起了一丝丝的怜悯之心。

    当然,也仅仅只是一丝而已,就这一丝还不足以让他们动手帮助对方。

    “这时诗梦的灵魂不除,始终是一个心腹大患,不行,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们准备一下,直接出发对付他们,我就不信了,我们三个还敌不过他们外加两个拖油瓶?”‘时诗梦’被这些事情整的方寸大乱,再加上对方已经发出去了消息,这下她也不想等了。

    “要不你还是先把这小妮子的灵魂抹去吧!不然早晚是个大患,你一个人不行的话还有我们帮忙呢!”貘七提议道。

    “没用的,这时诗梦的灵魂不似别个,或者说他们四个的灵魂都是不同寻常的,没有那么容易消灭,而且现在时间紧迫,由不得我们耽搁下去。”因为这其中牵扯到他们灵梦族的一些隐秘,‘时诗梦’不欲过多的解释。

    “貘六、貘七,你们两个先同我一起在这梦境的禁制上再布置一层我们的禁制,这样对方哪怕是赶过来救援了,我们的禁制也能拖延一段时间。之后便随我一起正面对敌吧!到时候你们两个一人对付一个,将那涂山狐狸和那小白脸拖住,我尽快解决剩下的两个。”‘时诗梦’想了想,开始向他们布置接下去的任务了。

    “没问题,一切照你你意思办!”因为多次误了对方的计划,貘六和貘七这下也不与她对着干了,而且他们也知道情况紧急,容不得他们消极以待。

    很快,他们就开始忙活起来了。

    三人先离开房间,来到一空旷无人之处。

    ‘时诗梦’拿出弦线,通过弹奏弦琴引动灵音。

    貘六和貘七拿出各自的迷梦之镜,通过催动镜子发出灵光。

    灵音与灵光一道朝着那天空中的禁制飞去,并在第一层禁制之下生出一层新的禁制。

    这便是他们三个为白玉蝶的回归而准备的礼物。

    当最后一道灵音和灵光散去,涂三娘、欧文也带着伊薇嫃和梦炘乐赶到了梦家。

    当他们来到梦炘乐的房间时,对方早已是人去楼空。

    “可恶,还是来晚了一步。”梦炘乐气得捶了捶墙壁。

    “三娘,现在我们去哪儿找他们啊?”伊薇嫃不忍见梦炘乐这般难过,便问了问涂三娘。

    “等等,这动静…走,跟我来!”涂三娘感受到灵音和灵光的气息,拉着伊薇嫃便朝着‘时诗梦’他们飞去。

    欧文拍了拍梦炘乐的肩膀,算是安慰了他一下,也拉着他跟上。

    四人很快就赶到了‘时诗梦’他们的所在。

    “呵呵…我们还没去找你们,你们倒自己送上门来了。”‘时诗梦’恨恨地看着伊薇嫃他们。

    “亦冷呢?他现在在哪儿?你们拿他怎么样了?快把亦冷给交出来!”梦炘乐先问起了盛亦冷的下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