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梦中男神入我怀 > 第四二零章 哀莫大于心死
    小蝶死去之后,化作一蓝一白两股本源,蓝色本源回到了白玉蝶的那儿去了,而现在与伊薇嫃说话的则是那股白色的本源,也就是伊薇嫃的执念。

    她不断的呼唤着伊薇嫃,并且一次次的想要将她拉出黑暗的深渊……

    这时,伊薇嫃的身上发出耀眼的白光,将黑丽儿身上的黑袍给烧化,并刺痛了对方的手,使得对方因为手上的刺痛感,不自主的松开了手,不能再掐着她。

    之后,伊薇嫃也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你不是黑丽儿,你是谁?”看着面前露出真面目的家伙,白玉蝶率先逼问着。

    听到白玉蝶的质问,伊薇嫃也看向那人。尽管已经经历过了许多次的惊吓,但不得不说,她还是再一次受到了惊吓。

    “兰郝,怎么会是你,难道…你才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看着露出真颜的兰郝,伊薇嫃更难以相信。

    “你是兰郝?”白玉蝶这才想起之前在伦敦匆匆一瞥的兰郝。

    因为时间久远,再加上当时不曾留意,她并没有第一时间想起对方。

    “你们不是已经猜到了吗?不错,我就是幕后黑手,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就像上个梦境中的墨玉一样,其实我和墨玉都是一样的存在,只是不同的是,这次换成了我兰郝在操纵这背后的一切。”披着兰郝样貌的黑丽儿继续释放着深水炸弹。

    “原来如此,当初你把那个被我封印的黑蛾救出,就一直让她假冒兰郝陪你演戏吧!真正的兰郝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吧!而且刚刚你说让黑蛾代替你去死,想来你也是趁此机会将你的本尊和黑蛾调换,你躲入了这具兰郝的躯壳中,并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吧!”联系之前的事情,白玉蝶终于弄清楚了黑丽儿的计划。

    “果然不愧是我的宿敌,你倒是很了解我啊!”黑丽儿拍了拍手表示赞赏。

    “你处心积虑的谋划这一切,就为了我的这具身体?这么做真的值得吗?要是你真的想要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对我下手,偏偏要做这么多?”伊薇嫃受到这连番打击,已经快要崩溃了。

    尽管已经从其他人以及黑丽儿的嘴里听到了原因,但她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要质问对方。

    “是因为你已经喜欢上了梦炘乐是吗?”白玉蝶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你说她喜欢炘乐?”哪怕接受了这一次次的打击,伊薇嫃觉得都不如这样的打击大。

    “之前我只是猜测,但现在我基本确定了。”白玉蝶也不愿相信这样的结果,甚至一直以为自己猜错了。

    “没错,本来我只是抱着玩耍的心态去戏耍他们,而且不过是一具身体,反正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的有用,只不过伊薇嫃的身体与我的契合度更高,我可以长久的拥有,不用过一段时间就去更换而已。但在我一次次的假冒这些人的时候,经过一次次的情感上的碰撞,我发现我渐渐地沦陷了,关键是我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居然渐渐地对梦炘乐起了兴趣,并开始在意他,直到他刚刚死去的时候,我这才发现我早就喜欢上了他,所以我之前才会为了夺得他的爱,必须要拿下伊薇嫃的身体,因为我要带着伊薇嫃的样子与他在一起。”这也是为什么黑丽儿对夺取伊薇嫃身体的执念越发坚定的原因。

    “可你已经害死了他,他已经死了。”伊薇嫃对着黑丽儿大叫。

    “是的,我之前一直对他留有余手,不忍伤害他,甚至不惜让他失去打斗的力量,谁想到最后他还是为你而死了…哈哈哈…这还真的是报应啊!”黑丽儿笑着流泪,也有些癫狂了。

    是的!她之前不是没看到梦炘乐奋力击杀黑蛾,但为了让他不再有力量对付自己,也不想真的伤害他,她宁愿失去黑蛾这个有利帮手,看着他将黑蛾灭掉。可是她为了他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他却依然愿意为了这个贱人去死。

    “你真的是疯了,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白玉蝶将这一切理顺,更觉得黑丽儿心理已经扭曲的不行了。

    “不疯魔,不成魔。为了我自己的所在乎的,我早已放弃了一切,更何况这些。”事到如今,黑丽儿并不后悔。

    要说她唯一后悔的,便是不该害死了梦炘乐。

    反正她的心已经随着梦炘乐的死而跟着去了,而且因为这把匕首,他也不可能再有转世的可能了。

    既然心已经没了,那她就只剩下最后一个目的了。

    抢夺这具身体。

    这仿佛已经成为了她最后的一个偏执了。

    黑丽儿舍弃了幻化出来的这具兰郝的躯壳,直奔伊薇嫃而去。只见她化作一道黑光,一闪而过,直接进入了伊薇嫃的体内。

    白玉蝶慢了一步,也跟着进到了伊薇嫃的体内。

    这下成了最关键的时刻。

    伊薇嫃的身体一下子变成了三方争斗的主场。

    欧文、涂三娘和貘六、貘七惊异于剧情的骤变,不知何时起,早就停止了打斗,并再次形成一个对峙的局面,警戒彼此的同时,也在默默地关注着、倾听着事态的演变……所以,当黑丽儿和白玉蝶相继进入伊薇嫃的体内时,他们几个一起将伊薇嫃围了起来,等待着她们争斗的最终结果。

    毕竟,谁会获得最后的胜利,就看这一场谁先溃败了,至于他们之间的争斗,输赢已经无所谓了。

    黑丽儿进到伊薇嫃的体内之后,并没有急着与伊薇嫃正面相抗,而是选择以自己的力量慢慢的污染她的身体,让这暗黑的力量先一步充满这具身体,等改造好了之后,再行最后的抢夺。

    反正伊薇嫃的体内,暗黑力量已经很多了,只要完全遍布,剩下的不就是水到渠来嘛!

    白玉蝶自然是要阻止那暗黑力量的蔓延,她一边挥洒着自己的力量,用以阻止黑丽儿的计谋得逞,一边追赶她的脚步,阻止她继续深入。

    两个飞行了一段时间,终于来到了伊薇嫃灵魂的所在。

    只见伊薇嫃的灵魂独自站在那一处,她的面前是一幕幕旋转的画面,那些全是他们几个开心快乐的画面。

    “哈哈哈…都已经到了这一刻了,你还想着凭借这些过去的回忆艰难的支撑着吗?你以为仅凭这个就能让你的身体不被我的暗黑力量所占领吗?真是笑话,要知道你现在这样不过是掩耳盗铃而已,在我的力量行径过你身体的每一处时我就发现,你身体的其他地方早就没了光明系的力量,所以你现在不过是在做无畏的抵抗。”黑丽儿对于伊薇嫃这螳臂当车般的抵抗很是不屑。

    “阿嫃,不要听她胡说,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不然就真的要叫她得逞了,难道你真的愿意舍弃大家拼死也要保护的东西吗?而且他们几个都还等着你去救呢!”白玉蝶很是焦急的劝解着。

    “小白,来不及了,我们牺牲的已经太多了,就为了这么一具破身体,炘乐死了,小蝶没了,诗梦和亦冷也在失去了身体之后,魂体消散了……真的是够了。”伊薇嫃转过身来,脸上尽是疲惫之意。

    “小白,我累了,真的是累的不行了,所以…就这样吧!你也先走吧!”说完,她施展一股力量,将白玉蝶赶出了自己的身体。

    “阿嫃,不要轻言放弃,我不允许你放弃。”白玉蝶没想到伊薇嫃会将自己赶出去,在飞出去的时候,她的声音也渐行渐远。

    “哈哈哈…果然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你已经放弃了抵抗,那我就让你走的万分痛苦,我要用你的痛苦来祭奠我失去的爱情,用你的痛不欲生为我崭新的身体添砖加瓦。”黑丽儿以为伊薇嫃放弃了抵抗,所以很是兴奋的冲了过去。

    看着黑丽儿势在必得的样子,伊薇嫃的表情却显得很是淡然,仿佛是在等着对方过去。

    ……

    另一边,白玉蝶被赶了出去之后,想要再次进入伊薇嫃的体内,但道路已经被封死了。

    “小白,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出来了?”欧文来到了白玉蝶的身边,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嫃将我赶出来了,她说她累了,不想再斗下去了。”白玉蝶的神情甚是难受。

    这时,伊薇嫃睁开了眼睛。

    她试着拉了拉脖子上的玉坠,本以为要花些力气,没想到小蝶没了之后,连这玉坠也这般轻松的弄了下来。

    “小白,这玉坠就交给你了,还有就是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我知道亦冷和诗梦的魂体是散去了,但他们不像炘乐那样中了毒,魂体碎裂,想来他们还是有还生的可能,所以请你救救他们,并帮他们寻个好的结局,拜托了。”伊薇嫃将玉坠扔给了白玉蝶,同时拜托她帮忙。

    白玉蝶接过玉坠,又经伊薇嫃这么一提醒,知道该如何劝解她了。不过她本来是想着等结束这一切,自己再全身心的凝聚伊薇嫃和时诗梦的魂体,这样比较有把握,而且凝聚的也更加的成功。只是现在看来,这件事情也等不得了。

    她施展力量,开始搜寻起盛亦冷和时诗梦的灵魂,并将其重新凝聚。

    欧文和涂三娘见此,赶紧帮忙凝聚。

    至于貘六和貘七,倒是完全像个看戏者一样,全程无动于衷。

    不过就算他们真的要做什么,想来白玉蝶他们也没什么心思去理会了。

    随着三人施展力量,盛亦冷和时诗梦的魂体开始显现,并一点点的凝聚成型。只是他们虽不像梦炘乐那般,但魂体也极度了虚弱,所以那怕成了型,却是虚弱的不行,好像一阵风吹来,就能再次吹散一样。

    但不管怎么说,好歹还是凝聚成功了。

    盛亦冷和时诗梦睁开眼睛,面上露出一个个懵懵懂懂的表情,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当他们看到白玉蝶他们时,当即兴奋起来:“小白、三娘还有欧文,你们来了,真的是太好了,他们终于等到了你们。”

    “亦冷还有诗梦,现在没时间叙旧了,你们赶紧劝劝阿嫃,她已经打算成全黑丽儿,直接去死了。”白玉蝶很是着急的说着。

    “什么,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阿嫃会有这样的念头?”时诗梦问道。

    “诗梦,亦冷,炘乐没了,而且是完完全全的没了,不可能再复活了…我也累了,不想再斗下去了。”伊薇嫃看着面前的好友,对于他们的回归,心中总算是是好受了些,但一想到梦炘乐,她的心又死了。

    盛亦冷和时诗梦惊讶的看向白玉蝶他们,向他们求证。

    涂三娘将之后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他们。

    “阿嫃,你这样并不能改变什么,而且只会让黑丽儿的隐瞒得逞,事情将更加的严重,而且你也会因此而死去的。”盛亦冷来到伊薇嫃的面前,立刻劝解着。

    “是啊!阿嫃,不要做傻事啊!我们失去的东西已经太多了,不能到最后连你也没了。”时诗梦激动的都有了哭音。

    “诗梦、亦冷,小白、欧文还有三娘,这一路以来麻烦你们了,也多谢你们了,我真的不想再继续这无休止的争斗了,就让这一切在此处画上句号吧!”伊薇嫃流着眼泪,眼睛一一从他们的脸上看去。

    盛亦冷和时诗梦继续劝解着伊薇嫃,只是因为他们的魂体因为实在是太过虚弱,激动之下,已经隐隐有些不稳的样子了。

    见此,白玉蝶直接将他们的魂体收入玉坠中进行稳固,至于玉坠上面的禁制,倒是难不倒她。不过为了防止他们的魂体继续挣扎着要出来,她直接加固了禁制。

    怎么说也不能让他们这好不容易回归的魂体再次消散。

    忙完这件事情后,他们继续忙着伊薇嫃的问题了。

    “不行,不能让阿嫃这样自暴自弃。”白玉蝶、欧文和涂三娘三个对视一眼,三面包抄,一道朝着伊薇嫃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