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东晋小军将 > 第十五章 河东乱象
    接到刘义之的来信的时候,刘越正在陕城招募新兵。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只要竖起招兵旗,还真就不缺这吃粮人,刘越这些日子在陕城也收了近千士卒。

    刘越的部下本是商队,因为商路断绝这才被整编成军。不过刘义之也没指望他们能上战场打硬仗,便把他们都留在了陕城。刘越的商队里面,除了从军队抽调的护卫,也有从燕军降兵和河南豪族子弟中招收的人。这些人亦商亦兵,说不得还客串过土匪,编练成军,别有一股狠处。

    刘义之写信安排刘越带人教唆河东的大族们在河东各县“发财”,甚至把河东的大族们忽悠来弘农或者是洛阳,正合了刘越的心意。上战场跟秦军硬拼他不敢,做这种事却算得上是轻车熟路了。于是刘越马上叫来了商队里的大小头目,安排他们联络河东的生意伙伴们,开始在河东搞事情!

    刘越商队的人,对河东的大族软硬兼施,你们贩卖违禁物品的罪行很快就要掩盖不住了。苻坚这小子狠不狠你们自己心里有数,想要活命就到陕城或者洛阳去吧!别瞪眼,别想起歪心思,爷们是洛阳军方的人,我们兄弟十几万,爷出事了自然有人来为我报仇!我们不是来收你房子收你地的,是带着你们发财的!

    什么,怕秦军报复?我呸!弘农和洛阳有你们落脚的地方。刘都督在潼关大败秦兵的事你们都知道吧?只要刘都督不倒,你们这些人就没事!

    大多数人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他们生于斯,长于斯,家人产业全在这里,怎么肯抛家舍业地到弘农去?而且大多数人还是心存侥幸,觉得苻坚平乱之后,不敢再拿这些地方大族开刀,否则整个河东就会乱成一锅粥。苻坚不可能为了翻旧账而把河东搅乱。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是很动心的。不过这些人也没有马上行动,而是想等局面更加明朗之后,再决定自己的行止。所以,河东表面上是一片平静,背地里却暗流汹涌。只要有一个小火星,那就是冲天大火。

    于此同时,陕县黄家开始联络弘农郡各地参与走私的大族,准备到河东去发财。对这些大族来说,往关中去的生意已经做不了了,但不代表以前做的就可以一笔勾销了。苻坚历来歧视商贾,何况这些大族往外贩卖的都是违禁品!可以想象得出,若苻坚收复弘农,这些大族不但不能继续发财,很可能还会受到清算。所以,想要活命就得自救,就得出人出力帮助魏公守住这弘农郡!

    什么,你们不想上战场?

    不想上战场没关系!现在王猛围了蒲坂,河东已经没有人管了。你们可以带着人到河东发财去,人口、牲畜、粮食、食盐、布匹……这些东西有多少要多少,刘参军的商队真金白银的收购!你们可是要想清楚,机会属于敢胡来的人,等过几个月等秦军攻下蒲坂之后,封锁了河东的边境,你们别说想要到河东发财,那时候恐怕吃盐都困难!你们现在不自救,就算是魏公宽宏大量不为难你们,等王猛攻下蒲坂,你们这些人的苦日子也就来了。你们不是势单力孤,晋军将会派出三千人随我们一起行动。我就不明白了,有官府做后盾,你们有什么好害怕的!

    于是,在黄家的鼓动串联下,不少弘农乡豪开始组织起来,到河东抢劫去。与弘农隔河相望的河北、大阳两县便首先遭了殃,那里的人家几乎被这些弘农郡来的人洗劫一空。甚至有两地的大族为此起了冲突,好在刘越商队里面的管事们居间调停,这才没有惹出大乱子来。这些大族劫掠上瘾了,慢慢地越过中条山,向安邑和猗氏渗透。

    有了弘农来的“乱匪”顶在头里,那些蠢蠢欲动的河东大族也扯下了伪善的面目,开始四处劫掠,并联络刘越商队准备举族到弘农避祸。这些人甚至提供消息和向导,让李原、刘越以及弘农来的“乱匪”可以从容地游走在各地。

    不是所有的参与走私的豪族都能被吓唬住,甚至真有人对商队出言威胁的管事动手的。不过面对气势汹汹地“暴乱”,要么被攻击,要么主动参与,根本就没有什么闪转腾挪的空间。于是,参与劫掠的人越来越多,大批的物资和人口,从茅津、浢津甚至是风陵渡进入弘农郡,刘越的商队在那里一律照单全收。

    河东暴乱,让蒲坂城下的秦军从河东就地获取补给变得困难了。不少乱匪竟然敢袭击秦军的征粮队,更有甚者,这些乱匪直接冒用秦军的名义,从各地大族的手中征调军粮和牲畜,频繁的征调甚至让这些大族,对前来征粮的正规秦军也充满了敌意,已经有人在抗拒缴粮了。

    等蒲坂城下的王猛看清这股歪风是从弘农挂出来的之后,果断地开始派兵四处“平乱”,在刘越商队的串联下,这些“暴徒”不与秦军硬碰硬,而是四处躲避周旋。只在秦军松懈的时候,他们才会搞突然袭击,每次作战必有收获,这让秦军吃足了苦头。

    不过这些“乱匪”武装毕竟不能和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队对抗。到了九月下旬的时候,由于王猛加大了对这些乱匪的征剿力度,慢慢地这些“乱匪”武装在河东没有了生存空间,便都转回了弘农,甚至有不少河东大族害怕王猛追究,便举族迁往弘农郡。还有一些“乱匪”则遁入中条山中,不时的出来骚扰一番,不过已经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了。

    刘越一手挑起的这次河东叛乱,几乎席卷了河东全郡,让河东郡元气大伤。王猛不断地从蒲坂城下抽调军队,也让秦军围攻蒲坂的力度大大削弱,给了蒲坂城内的苻柳喘息之机。不过已经遭遇惨败的苻柳,没有勇气突围而走,他的灭亡,只是早晚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