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不正常闯关 > 第185章 修仙游戏系统
    松果告知了自己的位置,白洛寻着方向找到了她在的擂台,到的时候她正站在台下一脸跃跃欲试。

    白洛觉得如果不是自己和她讲了要过来的话,她可能已经上去了。

    “怎么?急着上场?”白洛将手肘自然的搁在松果的肩膀上,一副哥俩好的样子笑着问道。

    “呐,之后秘境的资格不是最后还能守在台上的人吗?”

    “话虽如此,可你那么早上去干嘛?当着一大群人挨揍?”

    松果拉着白洛的袖子有些着急的说道:“可后面的不是越来越厉害的吗?现在不上去之后岂不是更加难?”

    白洛叹了口气,无奈的道:“你都知道后面的人会越来越难,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厉害早晚都要上,只要你想拿到名额,你还是会和那些人对上的。与其如此,倒不如先观察几天。”

    “我昨天已经观察过了,再等下去我越看我心里越慌。不过你不是在那台上的吗?怎么下来了?难道你输了!”松果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相信。

    “我懒得打就稍微放了些水下来了,想着等最后几天的时候再去挑战剩下那个最强的人。”

    “你还真是……”松果都不知道怎么说白洛了。

    白洛反过来拉住松果,道:“好啦,先别管这些。你昨天都看了一天,我还没有看过,不如你先陪我四处转转。”

    松果自然没什么意见。

    凌云宗所开设的擂台,为了方便是符峰的峰主利用阵法所布置的空中擂台。十处地点皆在半空,想要观摩或挑战的弟子皆御剑或乘仙鹤前往,在进入阵法的范围之后,就是如同一般擂台的布局,随意找地方坐就是。

    这种方法最大的好处就是不容易因为攻击而对建筑造成损伤,且不用额外修建场地。而且场内的情况可以及时控制住,即便打斗再激烈也不会殃及围观的弟子。

    松果想着来回跑比较麻烦,就在离开前先稍微介绍了一下这处擂台上的人。

    “台上穿着黄色衣服的是我们丹峰峰主的亲传弟子奚璇,水系天灵根修为是筑基后期。”

    “至于说武器……”松果对着正在战斗的两人扬扬下巴,“你也看见了是一条月水绫,听说还是一样灵宝。”

    白洛眉头一皱,看着松果好奇的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你当我昨天看了一圈白看的呀,早了解清楚了。然后转的时候我在一边和你讲一边看。”

    白洛点点头,然后看向台上战斗,不过可惜的是上去了弟子不过筑基前期的修为几招就落败了,并没有什么值得看的地方。

    不过她心里也明白,这半个月的比试只怕前几天都是这样极为简单的战斗。而修为相差较多的弟子不断上去挑战的原因,也不过试试运气和积累经验这两种。

    凌云宗有规定严禁同门相残,所以这些弟子上去挑战利大于弊,便是谁也都想上去搏一搏。

    而这个过程,其实事实上也是一种积累威信的过程,当在战胜足够多的弟子之后自身的实力就会给他人一个大概的印象,让人不由去掂量自己与台上之人实力的差距。谁也不想输得太惨,面子上难看,所以在最后几天,除了对自己的实力有着极度自信的人,基本上修为相差超过一个小阶段就很少会有人上去挑战了。

    白洛现在瞅瞅,也最多了解一下这十个擂台守擂之人的情况,其他有关于真功夫的东西,只有在最后几天才能看到。

    她跟着松果转了一圈下来,停在了由符峰弟子守擂的的一个擂台上。而此时他也大概了解到了各个擂台的基本情况。

    这次守擂的人都是各个峰选出来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都代表着各个峰的脸面,所以除了欧颜以外全都是各个峰奚字辈的弟子,换而言之,都是峰主的亲传弟子。

    是以,虽然他们也知道一开始就在台上有些浪费时间,但为了各个师父的面子,几乎都是在那里撑着不想输给比自己要差的人。

    修仙之人因为自身天赋有限,无不专心于自己所偏向的那一道,所以对战的时候,不免有些单调。

    即便部分功法出招华丽,但不是谁都能学的。

    相较而言,符峰在与人对战之时会借助各种符箓,五光十色的外放效果从视觉效果来看倒比其他的战斗要好看不少,哪怕不懂其中门道也能看得津津有味。

    白洛坐在自己的驱魔刀上,想在先前转了一圈后了解到的信息,嘴里不由念叨出来。

    “我还以为这个比试是谁上去,一遍一遍的打下来,却没想到各个峰直接派上了守擂的人到现在除了符峰的符箓都没啥子看头。”

    “这也是为了方便,毕竟全凌云宗中上上下下五万多的弟子,说是一个一个比过来不知要比多久,这也算是划了个门槛。”

    一道声音清澈的男声在一旁响起,白洛转过头去看,却发现是个熟人。

    “奚华师妹,许久不见恭贺你修为更进一步。”

    白洛上下打量一下久未相见的阳云,含笑道:“阳云师兄的进度也不慢,如今似乎也是筑基后期了,师妹便在此道声同喜了。”

    说完道:“阳云师兄怎么在这里?没有上台吗?”

    阳云面上挂着一抹温和的微笑,“在下想先看看情况,再决定挑战哪一位擂主。”说完顿了一下,看向白洛拉着的松果道:“这位是?”

    白洛道:“我妹,名字是松果。”

    阳云朝着松果拱拱手道:“在下阳云,见过松果师妹了。”

    松果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回了个礼。

    和松果打完招呼之后,阳云有些好奇地看向白洛,道:“在下若是没记错的话,师妹好像也是天破峰的擂主,怎么倒有心思在这闲逛?”

    “我当然,”白洛停了一下露出和阳云同款的笑容,“也是来看看情况的。”

    这时台上的战斗也落下了帷幕,白洛想起欧颜也是擂主,便想去他那里看看,就同阳云作别而后带着松果转身离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