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大饲养师 > 第198章 ? 邪灵洛克
    阴风阵阵,寒意逼人。

    大地在震动,一会儿的功夫,竟崩开一条条裂缝。

    裂缝深不见底,似乎有可怕的东西要冲出来。

    那满地的鲜血,顺着地上的裂缝往下渗。

    大地的震动变得更猛烈了!

    “轰隆!轰隆!”

    地面猛地拱起,裂缝疯狂朝着四周蔓延。

    似乎真的有东西要钻出来了!

    李元心有所感,怯生生地回过头。

    恰好望见那末日般的景象,小心脏吓得嘭嘭乱蹦。

    李元对着胯下的战马,狠狠抽动马鞭。

    “这个害人的斐乐,为什么不早说,还好本帝子行动够快,若是迟上半分,恐怕真就走不掉了!”

    “众将士听令,全速撤退,斐将军勇猛过人,相信他一定能大破元阳城。”

    大地开始爆裂,翻滚,就像是地震了一样。

    北城楼都跟着摇晃起来,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的声音!

    一股血腥暴戾的气息,顺着大地的裂缝涌了出来,更增添几分末日的气氛。

    城楼之上,铁牛一脸惊讶地望着这一幕,它疯狂翻看脑海中的传承记忆,终于确定一个可怕的事实。

    斐乐所施展的,似乎是一种失传已久的恐怖禁术!

    此术用鲜血献祭,可以召唤出远古死去的英灵,献祭的鲜血越多,召唤出的英灵就越强大。

    不过,由于此术太过血腥残暴,在上古时候就被列为禁术,不得擅用。

    铁牛对着众人,讲出斐乐的企图!

    江流听完震惊不已,“世间竟还有这样恐怖的禁术,真是太血腥了!”

    聂云城主震惊之余,还有些不解,“若是这样的话,为何那些士兵要后撤?”

    铁牛望着后撤的大军,也有些想不明白。

    江宁望着城下,沉吟良久,感受着越来越浓郁的暴戾气息,似乎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这斐乐召唤的,根本就不是远古英灵,而是邪灵族的亡魂!”

    江宁话音刚落,城下猛地发出一声巨响!

    “轰隆隆!”

    大地破碎,一个五丈高的阴魂,破土而出!

    阴魂小半边身子被撕裂,粘筋带骨连着一团团腐肉,头颅上插着一把生锈的残剑,灰白的脑浆,滴滴答答往下掉。

    阴魂在那些死去的将士上空游走,所过之处,士兵纷纷化成枯骨,灵魂也跟着湮灭。

    那些生命的精气,全都汇聚到阴魂身上。

    阴魂的实力直接暴涨,体型也越来越大,刹那之间,竟变大了数十倍。

    江宁眯着眼睛,尽量忽略阴魂那丑陋不堪的外表,感知他不停起伏波动的灵魂。

    然而,一旁的铁牛只看了那阴魂一眼,差点就吐了。

    “我去,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铁牛转过头,望向江宁。

    然而,铁牛没有想到的是,江宁却在此刻闭上了眼睛。

    “主人,不要关键时刻掉链子啊!敌人这都打上门来了,你打哪门子盹啊?”

    其实,江宁也不是有意如此。

    在上一瞬,他突然感知到“大饲养园”中突然传来了动静。

    尽管大敌当前,江宁还是冒险来到园中。

    只见那石台上已经显现出新的文字:收服邪灵族阴魂——洛克,可获得“大饲养经”第二卷!

    江宁看着这些文字,激动地险些跳起来,在自己最需要功法的时候,竟然送来了“大饲养经”的第二卷。

    这简直是雪中送炭啊!

    江宁猛地睁开了眼睛,再次看向那丑陋的阴魂之时,猛然觉得,这位名叫洛克的邪灵阴魂,似乎也没有那么恶心了。

    城下的洛克,疯狂吸收着那些生命精气,血腥暴力的气息越来越盛。

    江流望着阴魂,强压着胃里的翻滚,掩住口鼻,忍不住吐槽。

    “这就是邪灵族,真他喵的丑!”

    聂云也被那邪灵阴魂恶心到不行,不过,聂云不敢说话,他怕一开口,就会压制不住心底的恶心,狂吐出来。

    铁牛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何邪灵族那么难缠,那么难以对付。

    不说别的,就冲这个样貌,两方对战起来,邪灵族就已经赢了三成!

    此刻,洛克在城下来回飘荡,直到把那万余军队全部祸祸一遍,这才回过头,看向那个战战兢兢的斐乐!

    “你做得很好,以后要多多献祭,有朝一日,我君临这片土地,一定记你首功!”

    斐乐闻言微微一怔,这话怎么听着这么熟悉?

    然后,洛克转过身来,望向北城楼上众人。

    铁牛瞬间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恶魔盯上了,浑身毛发都竖了起来。

    江流亦感受到强大的威压,体内的灵力都有些运转不畅了。

    聂云城主更是不堪,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

    一个眼神就有这样的威力,这阴魂生前到底是什么修为?

    铁牛艰难地转过头,想要提醒江宁,打起精神,不要走神了,却发现江宁不知何时,已经醒转过来。

    接下来,江宁说了一句让铁牛记了一辈子的话!

    “洛克,休得张狂,速速臣服于我,我尚可留你一命!若是冥顽不灵,就做好再死一次的准备吧!”

    铁牛听完江宁的话,一脸惊诧,瞬间整个牛都不好了。

    “啊,我受不了了!主人,你还有没有品味,什么玩意都收!!!我铁牛羞与你为伍……”

    江宁被铁牛这么一说,也是老脸一红。

    不过,江宁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洛克,等着洛克的答复。

    洛克勃然大怒,庞大的身躯,跟漫天阴云交融在一起。

    洛克张开大嘴,发出古怪的音节。

    “%*%#@#@¥”

    江宁听了半天,没听明白。

    “主人,这阴魂叽叽喳喳说啥呢?”

    江宁摇了摇头,看着洛克。

    “你丫会说人话不?”

    洛克差一点就气炸了,带着滚滚阴云,径直冲到元阳城上空。

    阴云遮住了晴空,整个元阳城一下子陷入了阴暗之中。

    城内本就紧张兮兮的百姓,突然看到这遮天蔽日的阴云,阴云中似乎有某种恐怖的东西在游走,情绪差点就绷不住了。

    他们一刻也不敢在街道上停留,纷纷躲回家中,可又怕错过战斗的场面,伸着脖子,露出脑袋,四下张望。

    东城门、西城门、南城门,三处城门处守城的卫兵和妖兽们都被天空这一幕震惊到了。

    江宁的叔叔们,江家长老们一个个抬起头望着天空,他们心中充满了担忧。

    这样恐怖的敌人,江宁能扛得住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