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他从地狱里来 > 第433章 戎黎出手,各方大佬狗咬狗
    她快要气爆炸了:“变态!因为他的强迫癌,老娘梳了六年的中分了,中间那条缝都大了。”

    电话那边是她的好姐妹,叫纪佳,仔细算起来,她们也算是同事,毕竟都在锡北国际工作,不过她们平时从来不聊工作,毕竟各为其主。她们是在整容医院认识的,纪佳隆胸,她割双眼皮,算是“病友”。

    纪佳在电话里劝她辞职。

    她认真思考了十秒,放弃了辞职的打算:“要不是馋他给的薪水,老娘早不干了。”

    生活好累,首付还没攒够,她还要为五斗米折腰。。。

    她需要宣泄。

    “变态!”

    “直男!”

    “强迫癌!”

    “……”

    高柔理吐槽了十一分钟三十七秒,会议室的门突然推开。

    高柔理瞬间变脸,露出她精心排练过的商业微笑,假装正在洽谈工作:“嗯,好的,麻烦了。”

    她挂掉电话。

    是研发部的小赵:“高秘书你怎么在这儿?”

    高柔理今天没戴耳环:“我掉了只耳环,过来找找。”

    小赵看了看地上:“找到了吗?”

    “没有,可能掉在别的地方了。”

    她把耳边的碎发整理好,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端庄知性地走出去,鞋跟都不带出声。

    上午十点半,LYH酒吧没开业。

    纪佳昨晚跟高柔理去蹦迪了,酒喝得有点多,头疼不已,她按了按太阳穴:“蒋明坤死了?”

    阿明向她汇报:“死了有好一阵子。”

    前两天不是去“审”了官四的小情人Lily嘛,Lily说是蒋明坤说的,说沈清越杀了她那个卧底男朋友。

    她想替男朋友报仇,故意接近官四,怀孕后,又故意去撞沈清越,想借官四的手替她报仇。

    结果现在蒋明坤也死了。

    “怎么死的?”

    阿明说:“是被内部处理的。”

    蒋明坤在LYD化工的身份不低,内部处理的话,应该是顾起下的令。

    越查纪佳越迷惑了:“是什么缘由?”

    “这个没查到。”

    纪佳按着太阳穴思索:究竟犯了什么错,顾起连自己的左膀右臂都折断了。

    阿明这时接了通电话,听了几分钟挂了。

    “佳姐。”

    “什么事?”

    “有个重大消息。”阿明走过去,低声耳语,“顾五爷身边有个叫宋稚的女人,是个缉毒警。”

    缉毒警还带在身边,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顾起在爱情里栽了跟头。这就对上了,五年前,顾起因为一个女人退出了国内市场。

    那怪不得蒋明坤得死,估计是知道了宋稚的真实身份。顾起被爱情冲昏了头,他身边的人可没冲昏头,自然不可能容得下宋稚。

    Lily的卧底男朋友应该跟宋稚接洽过,所以也暴露了身份。

    这样就都合理了。

    纪佳豁然开朗:“原来是这么回事。”

    她起身。

    阿明还有一事要禀报:“佳姐,四爷差人传话,让您给他弄个单间。”

    官鹤山住不惯警察局,平时不是按摩就是足浴,kingsize的大床上没几个女人暖床他睡不着觉。

    人蠢事儿还多。

    纪佳翻了个大白眼:“他当住酒店啊。”

    她天天东奔西走,那货还想在局子里享受?

    “跟他说酒吧要倒闭了,没钱!”

    阿明好头疼。

    换不了单间,四爷出来肯定要踹人,四爷不敢踹纪佳,到时挨踹的肯定是自己。

    纪佳上了车:“去LYS电子买点顾起的资料。”

    阿明开车:“LYS不卖锡北国际的内部资料。”

    LYD化工也是锡北国际的分部,虽然近几年五个分部之间已经没有什么业务往来了,但关系上依旧错综复杂。

    LYS不出售内部秘密,这是公开的规则,顾起和他手底下的人、以及他的女人都属于内部人员。

    纪佳当然知道这个规则:“说不定这次卖呢?”

    她就不信Lily这件事、卧底这件事跟戎黎一点关系都没有,说不准都是戎黎搞出来的幺蛾子,再说了,戎黎什么时候遵守过规则。

    二十分钟后,纪佳得到了LYS的答复。

    “五千万?!”纪佳的心在滴血,“戎黎跟何冀北怎么不去抢?!”

    怪不得官四做梦都想拿下LYS,是真的赚。

    一个小时后,纪佳到了人民医院,在脑外科的诊室外面找了位置坐着。

    她拿出手机,斗地主,第三把还没斗完,脑外科的何主任从办公室出来。

    纪佳收起手机:“何主任。”

    何主任中年秃顶,啤酒肚五个月大了:“你是?”

    纪佳穿着保守的职业套装,隆过的胸部傲人,把扣子崩得很紧,她戴着近视眼镜,脸整得十分漂亮。

    真的是黄色网页上的广告女模本模了,再配上红色的大字标题——熟女班主任的诱惑。

    “能耽误你点时间吗?”熟女班主任……啊呸,纪佳很客气。

    何主任猜测她是来看病的,估计是脑子有问题:“现在是午饭时间,你下午再来吧。”

    纪佳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摇了摇:“下午不行哦,我家有个远亲在蹲局子,每天为了给他改善伙食都要花很多钱送礼的,他还闹着要单间呢。”

    听着像某精神病院的故事,这女的是他远亲的病友吧?

    何主任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纪佳:“你脑子有问题吧?”

    “是啊。”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不正好是脑科医生吗?”

    何主任赶着吃午饭,扔下一句“有病”,绕过纪佳,大步刚迈出去——

    两个凶狠恶煞的男人挡住他的路,其中一个从腰上拔出来一把匕首。

    何主任顿时吓破了胆:“你要干什——”

    刀尖抵在了他五个月大的啤酒肚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