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朕是猫 > 第九十四章 只能活一个
    男人点了点头,丢给他几块碎银子:“那你帮我算算,一会儿有没有人会来。”

    卫三川将碎银子塞入怀中,掐指捏诀,装模作样的好一阵功夫,就在一旁旁观的李灵麒都有些不耐烦时,他这才开口:“算出来了。”

    “怎么说?”

    “你若想他来,他就一定回来,”卫三川笑道:“但今夜之后,你和他只能活一个。”

    男子不以为奇,而是点了点头:“本该如此。”

    “带路吧。”男子看向奔风,淡淡道。

    “是,客官,”奔风咽了一口唾沫:“那个。。。,咱们这个客栈最好不要打架,免得伤及无辜。”

    男人不理,径直朝楼上走去。

    奔风在身后摇头,无奈的跟了上去。

    刚刚填了土,一会儿再有尸体,又得刨洞了,汪。

    李灵麒眯了迷眼睛,周遭的墙壁和柱子上的烛台已经开始有火光摇曳,他看着奔风关上客栈的大门,房间内霎时间变的温暖起来,不免有些困顿。

    可他还不太想睡觉,于是跳下了桌子,在卫三川谄媚的目光中,缓步朝后厨走去。

    后厨亮堂干净,乌茫高大的背影站在灶台前面,有淡淡的雾气自他头顶冒起,伴随着的,是饭菜的香味。

    喵。

    乌茫回过头,眼珠露出一丝笑意:“大王,今晚给您蒸了一条鱼,哦,还有羊肉和豆腐,您看可以吗?”

    李灵麒扬起头来,冲着乌茫微微点头。

    乌茫笑了笑,随即继续去摆弄厨具。

    李灵麒跳上一旁的菜板,淡淡道:“朕问你,你在这里多久了?”

    乌茫一怔,旋即露出苦笑:“在这客栈,已经十年了。”

    “其他人也是如此?”

    乌茫摇了摇头:“奔风是第二年来的,刘丫丫是第三年,至于小刃。。。。。。”

    说到少女,乌茫露出温和的笑意:“她是三年前出现在这里的。”

    李灵麒点了点头,忽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久没有与人谈话,他终于遇到可以听懂他说话的人,可自己却不知道究竟该说些什么。

    后厨一时之间有些压抑。乌茫诚惶诚恐的问道:“大王还有什么事情吗?”

    李灵麒回过神来,缓缓摇了摇头。

    伴君如伴虎,乌茫虽然能够听懂李灵麒的话,却猜不透他心中的想法,当下只能愈发小心翼翼,不敢乱动。

    李灵麒再次跳下菜板,看也不看乌茫,转身离开了后厨。

    他要去看看崔小刃,若是苏醒了,也是时候说说蜕变成人的事情了。

    悄无声息的来到后屋,李灵麒在亮光却紧闭的门前停下。头顶大雪飘落,他却丝毫雪花都不沾身。

    所有的雪都在他靠近的时候,自行避退,恭敬且谦卑。

    伸出爪子挠了挠门,房门很快被推开,露出一张气质不凡的脸。

    “大王?”刘丫丫扯着嗓子惊慌道,急忙将大门拉开,让李灵麒进去。

    屋内布置简单,崔小刃此时就紧闭双眼躺在床上,身旁是一壶温热的水。

    她似乎正在痛苦之中,轻声发出呻吟,满头的汗珠。

    “大王,您怎么来了?”

    “朕过来看看。”

    说罢,李灵麒跃上崔小刃的床,将爪子轻轻搭在她的手腕上。

    闭上眼睛,李灵麒看到一条狭窄的小道,小道之上有无数躁动的气息正在不断地破坏。

    灵猫缓步在小道之中,直至走到深处的广场上。

    广场之中,真气来回冲撞,好似任性调皮的精灵,不能老老实实落在丹田之中。

    李灵麒不禁蹙眉。

    崔小刃体内发生古怪变化,不光经脉狭窄难以容纳真气,就连丹田之中都真气浅薄,而且野性十足,难以被约束。

    这种情况下,崔小刃内力虚浮,难以寸进。

    怪不得举不动那把直刀,这不光是她自身的原因,跟体内内力不足也有关系。

    这种情况下,还想和人争强斗狠,短时间内还可以,可惜无法持久。

    五十招之后,无论对手是谁,都必败无疑。

    脑海中,那血红的眼眸一下子提醒了李灵麒。若是进入那种状态,倒是可以以弱胜强,可看崔小刃现在的样子,只怕代价不轻。

    喵。

    李灵麒缓缓开口:“她身上的变化也与你们有关系?”

    “大王英明,确实如此。”

    李灵麒点了点头:“朕已经答应了乌茫,等崔小刃恢复清醒,你们便将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朕。”

    刘丫丫连连点头:“是,大王。”

    “朕在她体内留下一道真气,她很快就会清醒,你再给她喝些水吧。”

    “多谢大王。”刘丫丫感激道。

    话还未说完,李灵麒已经消失在门缝之中。

    屋外大雪纷飞,天色已经完全漆黑下来。李灵麒抬起头来,却没有看到月亮。

    走回客栈之中,那个腰间挂刀的男人已经坐在楼下,正在大口大口的吃面。

    他将斗笠摘下,露出一张饱经风霜的脸。

    他吃面吃的很快,可他的心却很慢。

    对于接下来会出现在这里的人,男人显得非常有耐心。

    奔风将白色的毛巾搭在身上,站在窗户边上拉开一条缝,看着大雪纷飞的夜晚。

    他即是在看雪,也是在等男人等的人。

    希望来的人不要脾气太过暴躁,若是真打起来,打坏了客栈的桌椅,实在是头疼的事情。

    正想着,一个身影却在大雪之中慢慢清晰起来。

    小帽下的耳朵顿时竖起来,奔风有些激动,在那身影尚未进来之前,便率先推开了门。

    “客官晚上好啊,要不要在小店来一碗热腾腾的鱼汤呢?”

    毛茸茸的面孔下是欢快的笑容。

    奔风很希望能够用温暖的笑容打动来客,这样他们二人的火气也许就不会太重了。

    说完话,奔风这才发现,来的竟是身穿黑色大氅的柔弱女子。

    看着女子,奔风不禁有些愣神。

    不知为何,他从女子身上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女子捂着嘴轻笑一声,好似照亮这整个雪夜:“这位小哥,我确实是有些饿了,那就麻烦你。”

    奔风回过神,急忙招呼女子入内:“不麻烦,不麻烦,客官您随便坐,我这就给您盛一碗鱼汤。”

    找了一个空桌坐下,女子既没有看那个男人,也没有看一旁的邋遢道人。

    一双美目瞧着柜台上趴着的猫,眼中不禁闪过靓丽的光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