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上门龙婿:我的傻白甜老婆 > 第五章 还想吃早饭?
    柳小酥被吓的哪里还能动,两只酥腿打着颤,僵在那边。

    林峰过去就将她公主抱起,扭头往外走。

    “你们柳家,好不了!”

    红头发的在后面大喊,林峰来之前,他就已经得知了柳小酥的来历。

    “行了行了,放我下来,我能走了。”柳小酥晕晕地说道。

    “嘿,我说你个丫头鬼,不跟姐夫说声谢谢啊。”林峰没好气地说道。

    虽说自己实力开了挂,但是能来,也是自己的一片心啊。

    “有什么好谢的,连我都保护不了,还拿什么保护我老姐。”柳小酥果然毫不领情。

    “你老姐可比你踏实多了。”林峰说道:“你还上着学呢,以后别来这种地方了。”

    “不用你管。”

    经历了刚才那一番,柳小酥的语气也轻了不少。

    “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这样的柳小酥让林峰也挺意外的,怕不是被调戏了。

    “没有,得亏好姐夫来的早。”

    “那就好。”

    听到“姐夫”这个称呼,还是“好姐夫”,林峰心里欣慰许多,这趟没白来……

    就在这时,林峰从车内后视镜中,不经意地看到了后座上,柳小酥盘着的双腿之间!

    “呼,呼……”林峰大口喘气,压制住自己。

    “你怎么了?”柳小酥问道。

    “没,没,姐夫锻炼呢。”

    林峰心想:小丫头挺诚实……还真是红色……

    脑海中,林峰感谢两个大佬:多亏了你们呐。

    魔:不,只是多亏了我,跟这个小神,没啥关系。

    神:瞅瞅你那得瑟样儿!

    魔:必须的必,我出手,天下有。

    神:你把我耳朵吹疼了。

    安全到家。

    刘美兰一把抱住柳小酥,哭啼啼道:“可算是回来了,急死我了!”

    柳若甜也对着林峰笑了笑,眼神中像是在说:“行啊,老家伙……”

    情急之下,柳若甜就把这事情告诉了柳万古,刘美兰,毕竟这事儿,可大可小。

    “可还算有点用!”柳万古对着林峰丢下一句,便又上楼去了。

    刘美兰搂着柳小酥哭了半天,就是看都不看林峰。

    “老婆,来兑现我们的承诺吧!”林峰坏笑,把手搭在柳若甜的肩膀上,他好久没这么自信过了。

    虽然柳若甜也不嫌弃他,但是一直以来,他自知无能。

    而今晚,是他做男人的时候了!

    林峰给柳若甜脱鞋,要给她先按按脚。

    柳若甜身体前倾,用食指抬起林峰的下巴。

    这张脸,若是能卖,价值连城!

    “什么吩咐,我亲爱的老婆?”林峰的语气极度肉麻,恶心!

    神:我心脏受不了了……

    魔:受不了了,我的心脏……

    林峰:我干什么,你们不会都能看到吧,剪刀就在我床头柜里,你们懂的。

    剪刀插头警告。

    神:明白,老大,我把眼睛闭上。

    魔:我也是,谁看谁王八蛋……

    柳若甜微微一笑,也是倾城之颜,婉转地说道:“按摩免了。”

    “好嘞!”

    林峰掀起大被,将两人覆在身下。

    ……

    “吃早饭了,老婆。”林峰甜声说道。

    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九点钟了,柳若甜都还没有起床。

    俗话说得好,那叫“男人起得早,春宵好又秒;女人起得早,日子不好搞”。

    柳若甜看着林峰,满意地露出笑容,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她期待这样的早晨,也很久了。

    林峰见势,一把将柳若甜抱起来,帮着她梳妆打扮。

    “林峰!你个废物!”

    又来了,刘美兰的起床辞。

    林峰打着呵欠缓缓走出来,含糊地说道:“什么事啊,亲爱的妈妈?”

    他也说的出口……看来对于废物这个词,已经索然无味了。

    “别叫我,我不是你妈!”刘美兰指着光光的桌子,怒声道:“早饭呢?”

    林峰猜到了是为了这事儿,“咱们家又不是没佣人。”

    “是,有佣人,你也是其中一个啊,睡一觉忘了?”

    林峰无所谓地眨了眨眼,拖了个椅子,一屁股坐下来。

    虽说自己无能,但自己也是有原则的。到柳家来,对谁也都一直客客气气的,只想跟老婆过好日子。

    昨晚还救了家里的宝贝小姨子,到现在两个老家伙一句谢谢也没有,还是这副样子,林峰头大。

    “哎我去,你还给坐下了,等谁伺候你呢!”

    刘美兰气急败坏,就要冲过来扇林峰,柳若甜从房间里出来了。

    为了惩罚她和林峰这个废物结婚,刘美兰安排他们俩睡在楼下,不让林峰玷污上面。

    “正好,管管你的废物老公!”刘美兰指着柳若甜说道。

    林峰见柳若甜出来了,立刻换了一副脸面,“老婆你好啦,我去拿早饭给你。”

    林峰小跑到厨房,端出两盘烤吐司,两杯热牛奶,放到餐桌上后,又坐下了。

    “没了?”刘美兰瞪大眼睛看着林峰。

    “啊,没了。”林峰淡淡地说道,把一盘推给柳若甜,面转柔和,“老婆,这是你的,还有一盘给小酥。”

    做早饭的时候,林峰也吃了点,现在就存心饿这两个老家伙!

    “你这个混账东西!”刘美兰去找鸡毛掸子了。

    柳若甜也才不管这事,糊涂惯了,随他们去吧……

    “行了行了,都不要吵了!”楼梯上,柳万古缓缓走下,两个眼睛下面黑眼圈特别明显,怕是一夜没睡。

    今天下来,他也没穿正装,身着的还是昨晚的睡衣。“反正以后都没得吃了,不差这一顿了!”

    “怎么了,老公?”听到这话,刘美兰停止寻找鸡毛掸,赶紧过来问道,“虽说我妹家不给咱们介绍客户了,但也不至于吃不上吧……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问问那个废物林峰!我真就搞不懂我们柳家造了什么孽,有了这么个女婿!”

    柳万古重声说道,一拳头砸在楼梯扶手上。

    声音在大堂内回荡,所有人都听得到。

    “我又怎么了?”林峰好没气地说道。

    “你昨天去红玫瑰酒吧,打伤的是谁你知不知道!”

    “你说的是哪一个?”林峰淡然地说道:“我可打扁了好几个流氓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