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上门龙婿:我的傻白甜老婆 > 第五十章 柳,不举
    柳万梅接着说道:“不用装,反正到时候就我们三家分,有什么要掖着的。老太太八十五了,过了年八十六,我估计是快了,还能活过九十不成?”

    柳万古和柳万资都点点头。

    林峰心想,这万乃香要是知道三个儿女在这里这么咒着她死,不知道该怎么想......反正万乃香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今年的礼非但不能轻,而且要厚重些。”柳万梅说道,又瞥了一眼林峰,“可别到时候,老太太把家产分给了外人!”

    林峰心里没好气,就是给,我还不要呢!

    柳万资连忙应声:“大姐说的有道理,那应该准备些什么?”

    柳万梅嘴角上扬,“我是想好了,就送她一块玉,我从古董市场上买的,大概八十多万。”

    柳万资跟着说道:“我从朋友那里了解过檀香,据说老人很喜欢,也没多少钱,我挑个好的,送给老太太。”

    柳万梅点点头,挺合适。

    又望向柳万古,“你呢?”

    柳万古从昨晚思考到现在了,愣是没什么好的想法。

    正踌躇,挠头之时,林峰开口了:“奶奶的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

    柳万古和刘美兰都一惊,“我们说话你插什么嘴!你能准备什么?把你那个不知道哪儿来的车送给老太太?”

    林峰一挥手,“那我可舍不得。”

    柳若甜看着林峰,“你准备了什么?”

    之前林峰就跟她说过,会准备好送给万乃香的礼,她还以为林峰忘了这事了呢。

    林峰说道:“就是我昨天拿回来的东西啊。”

    “LV包包?”柳若甜诧异。

    也引的所有人哈哈大笑,“这个废物,老太太八十多岁,会喜欢那包?”

    林峰本想解释一番,不过想想算了,反正这群人也都是为了取笑自己而笑,有什么也讲不通。

    只说道:“不行吗?”

    柳不拘笑道:“行,行,到时候我就看你怎么被轰出奶奶的家,哈哈哈哈......”

    林峰严肃地瞪了他一眼,他立刻收敛了些,头皮可还火辣辣地痛着呢......

    柳万古怒斥林峰:“别添乱行不行!”

    “没想好就再想想吧,我可要走了。”柳万梅说道,便挪开椅子,站起来要走。

    刘美兰跟着她不停地说:“留下来吃饭吧大姐,有事好商量啊,咱们都是一家人,您不借点给我们,我们真怕顶不住啊......”

    话还没说完,柳万梅已经走出去,“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刘美兰叹了口气,摇摇头。这些“家里人”,真是看热闹不嫌多,要帮忙是死不愿意。

    柳万古对着刘美兰说道:“不行就算了吧,反正咱们一时半会儿也饿不死,实在没辙了就去找老太太要,我就不信她看着自己的儿子,见死不救!”

    林峰望着柳万资父子俩,冷冷地说道:“大姑都走了,你们还留在这里干嘛?”

    柳万资气愤地猛拍了一下桌子,“你小子说什么呢!我在这里,轮得到你指指点点,这没点数了?”

    柳不拘也在旁跟着说道:“就是就是!”

    柳万资对着柳万古说道:“咱哥俩,喝点儿?”

    林峰真是搞不懂,这家伙哪里来的脸,借钱不借,还在这里蹭吃蹭喝......

    柳万古也不好拒绝,毕竟本来就是请他们过来吃饭的,只是没想到这钱这么难借,明明对他们而言,都是小钱。

    柳万资的脸上露出恶笑,看着林峰,“长辈们说话,你最好是别插嘴。”

    林峰刚想骂回去,脑海里突然有了声音。

    神:我刚才观察了好一会儿,发现两个问题。

    林峰:什么问题?

    神:你家大姑是不是没孩子?

    林峰:这你都知道?厉害!可不嘛,五十五岁的人了,愣是没孩子,家里人都不敢说,这是她的逆鳞!

    神:是因为她根本就不能生。

    魔:你一天到晚净研究这些了?

    神:我只是观察力比较敏锐,不像有些垃圾,愚钝得很。

    魔......

    林峰:有办法治吗?

    神:跟沈豪的病一样,医院是治不好了。

    林峰:就是你能治喽。

    神:那是自然。

    林峰:还有一个问题呢?

    神:你面前的这个烂泥,总是觊觎咱老婆的这个柳不拘,他不举......

    林峰:......跟我......之前一样......?

    神:比你的情况严重,他只能靠药物才能顶起来,不然都进不去。

    林峰:确定?

    神:你不信我?

    林峰:我当然信了,好哥哥!

    林峰的脸上呆呆发笑,柳若甜戳了戳他,“你干什么呢,怎么跟个傻子一样?”

    林峰这才缓过来,笑笑,“我在想你呢,我的宝贝。”

    柳若甜立刻把他的脸推开,“恶心。”

    柳不拘看到他们俩腻歪的样子,不屑地“切”了一声。

    林峰盯着柳不拘,眯起眼睛,“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有脸到处勾搭妹子的呢,柳,不举?”

    柳不拘一听,面红耳赤,“你,你!......”

    为了挽住颜面,立刻吧“你怎么知道”改成了“你胡说什么!”

    柳万资也诧异得很,他儿子的情况,他是知道的,毕竟昨晚还一起玩一个模特......林峰怎么知道,他会看相?

    柳若甜并没有意会到林峰的意思,傻傻地看着这个柳不拘气急败坏的表现。

    林峰也不作回答,只是放声大笑,因为越是这样,越能猛戳柳不拘的自尊心。

    好一个浪,荡公子,愣是把自己给玩坏了,才二十多岁,自食其果。

    若是一直用药,只怕是肾要坏掉。

    “这饭我不吃了!”柳不拘赶忙冲出去,再没脸面呆在这里了......

    “哎,儿子!”柳万资叫也叫不住,只是恶狠狠地看着林峰。

    这时,柳小酥从楼上下来了,化了跟昨天一样的浓妆,显然是弄到现在。

    “起来啦小酥,来,一起吃饭。”刘美兰说道。

    柳小酥又是到镜子前疯狂地“爱慕”自己一番,回道:“不了,我不在家吃,徐俊来接我出去吃。”

    刘美兰愣了愣,这女大果然是不中留,反正那徐俊底子也不错,说道:“也行吧,记得多了解了解他,别急着跟他......”

    “知道了知道了。”柳小酥不耐烦地说着,并走到林峰跟前,“给我点零花钱。”

    林峰抬头看着她,“你那么多零花钱都不够花啊?”

    “你就别问了,打两万给我,快点儿。”柳小酥着急地说道。

    柳若甜看她可怜的样子,对着林峰说:“给她吧,两万块又不多。”

    林峰对着柳若甜笑道:“遵命。”

    便打了两万给柳小酥,“还不快谢谢你姐?”

    “谢谢老姐!”

    说完便急冲冲地跑到外面去了。

    只留下柳万古,柳万资,刘美兰,林峰,和柳若甜,吃着一大桌子菜。

    柳万古和柳万资在桌上尬酒......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喝的起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