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上门龙婿:我的傻白甜老婆 > 第六十七章 撕破脸皮
    林峰本觉得这样摸女士的手,有点失敬,不绅士......但让秋仪一直伸着手,自己不作回应也不好,一想反正岁数差了十岁,不存在那些有的没的。

    便伸手和秋仪的手相握,礼貌地说道:“我叫林峰,你好,秋仪......姐。”

    不让直呼名字“曾秋仪”,但是直接叫“秋仪”未免太自然熟了,林峰赶紧客气地加了一个“姐”字。

    四十多岁的女人了,秋仪的手却纤滑得很,丝毫感受不到岁月的痕迹。

    毕竟是富婆,又勤加保养,想想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秋仪望着林峰的眼睛,面色有些纠结,说道:“干嘛叫姐,嫌我老啊?”

    林峰赶紧回避她的眼神,打岔地说道:“你想多了,哪里的话......我要去把药送给我老婆了。”

    秋仪猜到了林峰是有妇之夫,因为上次在这医院,林峰被叫走时,柳小酥的话所有人都听到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心想或许这林峰是和自己一样的“可怜人。”

    一年前,秋仪的老公离她而去。而这不是一时冲动,他们感情已经到了经营不下去的地步。两个人都是同在屋檐下,心已成死灰。

    秋仪心想,这林峰要是也处在这样的境地,就“拉他一把”......毕竟这个时代的婚姻,没几个是幸福的,尤其是二三十岁的青年夫妻。

    秋仪对着林峰说道:“那你能叫我声秋仪吗?”

    语气中夹杂着满含女人韵味的请求,相信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

    但是林峰拒绝了,说道:“我认为还是要走着礼节尺度的好。”

    其实林峰心里最大的障碍,还是上次给秋仪做“治疗”的事情。虽然自己已经极力在忘记,但是那一幕,秋仪的身体,那不可描述之物,就是挥散不去。

    这让林峰如何挺胸抬头当作没事人一样面对秋仪,林峰心中咆哮:“我也不想看到的!”

    秋仪见状,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你有你的坚持,不过我希望,下次如果再有缘见面,你就直接叫我秋仪好不好?”

    面对如此知心的“姐姐”,刚刚又帮了自己的忙,林峰再拒绝就是太无情了,点头答应下来。

    心想以后绝对不要再见面了......因为秋仪的眼神和语气中,都时不时透露着暧昧,林峰真的不希望是这样。

    但愿秋仪的心思,不要那么“复杂”才好......

    林峰转头要走,秋仪再次喊住了他,说道:“你给我留个电话吧,如果有事情,我还可以找你帮忙。”

    林峰本无心答应,到这个理由没法拒绝,毕竟自己是那场车祸的肇事者,再怎么说,也是对不起秋仪的,实在有什么忙要帮的话,还是义不容辞。

    把手机号码留给了秋仪。

    柳万资,刘艳姿已经带着柳不拘住进了优等单人间。

    刘美兰压不住心中的疑惑,还特意去旁边的单人间里看了一番......

    这优等单人间比普通单人间还是“豪华”些的,至少是个大套间,还有麻将房。

    不过三千万,足够住在碎花大厦的全天窗顶楼房三十天了。居然浪费在这无所谓的病房里,到底用的不是自己的钱。

    柳万古,刘美兰想不到的是,即使这钱让柳万资自己出,眼睛也不会眨一下的。

    刘艳姿在里面用吩咐的语气喊道:“柳万古!快把我的包拎进来!”

    刚才刘艳姿扶着自己的儿子进来,匆忙地将包丢在了外面。

    柳万古咬牙切齿,自己一个大男人,居然被女人这样使唤?还是自己的弟妹,这算个哪门子的事情!

    古板的柳万古难以接受,不过还是准备俯身弯腰帮刘艳姿把包拎进去。

    刘美兰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恶狠狠地说道:“别理她!”

    就这样还不够,刘美兰一脚将刘艳姿的包踢了进去!“给你!”

    刘艳姿惊地瞪大了眼睛,仿佛要把刘美兰给吃了,说道:“你干什么!脑子有毛病?”

    刘美兰回应道:“我们低声下气到现在了,你们不光没有借钱给我们的意思,而且还次次咄咄逼人,还让我们付医药费?真把我们当软柿子了?我告诉你,这钱,我们不借了!你想怎么弄怎么弄,你儿子的事情,我们才懒得管!”

    柳万古虽知道这绝不是上上之策,但是心里此刻也是一个痛快!

    刘艳姿喊道:“你女婿打的我儿子,你们不管?真当我们没办法治你了?”

    刘美兰重“哼”一声,“那你有什么事情就去找林峰好了,你们就是找人把他弄进去,我们也没什么意见!”

    刘艳姿不屑地嘲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不愧是我无情冷血的大姐呀,还想跟我们借钱?当初我问你借钱的时候,你答应了吗!”

    两姐妹终于撕开了表面的伪装,相互成仇,这也是迟早的事情。

    几年前,是刘艳姿隔三差五地低声下气来找刘美兰借钱,当时刘美兰也没借,也如现在的刘艳姿一般,嚣张跋扈......

    而风水轮流转,刘美兰这辈子也想不到自己的家也会有这样的坎坷,居然会反过来要跟刘艳姿借钱。

    柳万古想不通,这柳万资怎么就一下子有起色了,宛如暴发户一样,甚至已经到了视金钱为粪土的境界。

    而此刻,林峰恰好从电梯中出来,听到了刘美兰的话。

    刘艳姿骂的没错,这女人真是个无情的丈母娘,提到钱,就这么着急地跟林峰撇清了关系......

    林峰走到病房门口,对着里面的刘艳姿说道:“钱,我全部报销,你尽管用。不过你得好好告诫你儿子,以后别再做这么龌龊的事情,不然,下次我就得帮你们报销他的火化费,墓地费了。”

    刘美兰恨的咬牙切齿。

    柳万资见自己的老婆儿子都吃了亏,对着林峰喊道:“今天是你侥幸,下车,我踢爆你的头!”

    林峰不屑地笑了一声,将大G的车钥匙该给柳万古,并说道:“这车该修了,开稳点。”

    柳万古大惊失色,这林峰会有这么多钱报销这三千万一天的住院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