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上门龙婿:我的傻白甜老婆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端倪
    柳若甜轻轻推了推林峰,“哎,咱爸不会上当的吧。”

    林峰左右晃头,“不知道,这就要看他那个朋友老唐,靠不靠谱了。”

    “咱爸还真是固执啊。”

    “嗯,所以我们得抛开他。”

    柳若甜点了点头。

    下午,柳万古急急忙忙就出去了。

    林峰打了个电话给尊皮实业的中国总代理,吴志强。

    “下午好啊,吴总。”

    “哎哟,贵客呀贵客,林峰兄弟!下午好下午好。”电话那头,吴志强很恭敬地说道。

    “哪里的话,见外了吴总,我要的一级货,数量都跟得上吗?”

    “必须的!”吴志强说道,“偌大的中国,我把百分之八十的货都供应给你了,其他所有的地方加起来,不过才百分之二十。就是,额......”

    林峰知道他要说什么,便给他吃下定心丸,稳稳地说道:“放心吧,这些我还嫌不够呢,只要保证质量到位,有多少我要多少,钱我会一步到位!”

    吴志强欣喜不已,这年轻人真是豪横啊,沈豪的小弟果然不简单,有气魄。

    没见过创业伊始,就这么拼的。有这个条件,直接去收购知名大公司都够了,居然选择自己打天下,真是浪费资源呀。

    吴志强给林峰准备的一级原料,总共价值八百亿。

    这么奔放的创业,真没办法失败。

    但是万一,亿一失败了,也就是玩完了。

    一次性付款,太给力了。

    吴志强赶紧在电话里回道:“绝对保证质量!世界上最好的货!我亲自为你把关,林峰兄弟!”

    “那我就放心了,等着我跟你交接吧。”

    “行嘞!”

    这么多的货款下来,吴志强少说赚十个亿。

    但尊皮实业的皮革,羊毛,纤维质量,确实是世界顶尖的。他们的货很抢手,林峰要么不做,要做就要一鼓作气。让那些等着一级货源的大公司原料不够,从而退求其次,选择稍微低端一些的原料供应商。自己这边,就要如火如荼地生产,造势起来!

    柳若甜在旁边有些弱弱地说道:“真就一把梭哈?”

    “必须的,大干一场。”林峰安慰式地看着柳若甜。

    以前,这形势都是反过来的,林峰用些许怀疑,胆颤的眼神看着柳若甜。

    但如今不一样了,林峰像个男人一样站了起来。

    刚准备去找经纪人,注册公司,开始办理必要程序,这时柳若甜的电话响了。

    “爸?”

    是柳万古的电话。

    “若甜啊,刚才交警大队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取车,你代我去一下吧。”

    “好吧。”

    之前柳万古开自己的奔驰大G发生了车祸,车子也收到了较大的创伤,就被交警大队给拖走了。

    林峰叹了口气,说道:“看来得先去那边了。”

    柳若甜微微一笑,“哪有一帆风顺的生活,多经历一些,才会多姿多彩。”

    林峰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两人打的来到了交警大队。

    有证,件就好办,这里也没排队,很快民警就把两个人带到了停车场,说道:“你们看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我就给你们出个事故责任认定书,你们联系保险公司,去4S店修就行了。”

    只见这车的车头已经碎裂开来,一副破烂样,柳若甜只看了一眼,便说道:“你出认定书吧,我们让4S店过来拖车。”

    “好。”

    “等一下。”林峰急忙制止道。

    说完他打开车门,将头探进去查看。

    到底是质量过关,别看外面祸事了,里面除了仪表板上的气囊弹了出来,其他的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林峰想起了蔡天南说的话,“刹车好像不太灵。”

    其他的不看,林峰径直蹲下去,观察着刹车。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车祸的缘故,刹车貌似有分离的迹象。

    林峰又仔细观察了刹车旁边的油门,油门是好好的样子。

    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林峰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大,把头拿出来对着民警说道:“这车你们没有动过吧。”

    “怎么可能。”民警说道,“我们不会动你们的车的。”

    林峰点点头,“你出认定书吧,这车我们自己联系着拖走。”

    “嗯,我本来也是这么说的。”

    拖车对平常人来说,也是一大笔钱。这钱要是保险公司不赔的话,就只能自己掏了。交警这边是不负责这些的。

    但对于现在的林峰来说,真正是无所谓了。

    “认定书给你们出好了,等下会有短信到你们的手机上。”

    “行,多谢你了。”林峰微笑着说道。

    柳若甜又过来,对着林峰说道:“怎么回事?”

    林峰回道:“刹车有端倪。”

    “那是什么意思?”

    林峰眼神突变犀利,“有人陷害你爸,不!也许是陷害你我!”

    “啊?”柳若甜诧异得很,“谁会这么缺德?”

    林峰凝视着车子,“你觉得会是谁?”

    柳若甜摇摇头,“我不知道。”

    林峰心里有了答案,小蔡是从红玫瑰酒吧将这辆车开回来的,在那之前,这车自己开着还没任何问题。

    自己与红玫瑰酒吧无冤无仇,只是用车抵押了酒水钱,他们没理由这么报复自己。

    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天晚上,同在红玫瑰酒吧的,柳,不,拘。

    “一定是那个烂泥。”林峰说道。

    “柳不拘?”只是听到“烂泥”这个形容词,柳若甜就猜到了是柳不拘那个家伙。“他至于这么恶劣吗?”

    林峰眯了眯眼,“一个偷听女人上厕所的家伙,还有什么恶劣的事情做不出来。”

    “他是什么时候做的?”

    “那晚在红玫瑰酒吧,应该不会错。”林峰肯定地说道。

    “卑鄙小人!”柳若甜咬牙切齿,“那现在怎么办?”

    林峰说道:“先别叫拖车,我找人来收个证!”

    “收什么证?”

    “光凭着我的猜测没有用,尽欢我很肯定。只有让专业的人士来收集个指纹,这样才能定他的罪!”

    “明白了。”柳若甜点头。

    林峰打电话给李强军。

    “军哥,我需要一个专业的指纹收集人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