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上门龙婿:我的傻白甜老婆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秋仪要走
    周美清虽说不是什么好女人,但是也不能由这群禽兽这般侮辱!

    水性杨花不违法,但叶萧这家伙做的事情,是在犯罪!

    不能忍。

    林峰憎怒。

    方艳说道:“哎呀别提这个了,我不想坏了今天的气氛。”

    她今天本来也没想着提这事儿。

    柳若甜和林峰互相看了看,林峰点了点头,两个人达成了共识。

    “行吧行吧,”柳若甜改了改声色,“大家都热闹热闹吧,别提这事了。”

    和煦的晚风略显冰冷,同学们都在甲板上相互喝酒谈心。

    往远处一看,海面波光粼粼,更显生色。

    这不就是泰坦尼克号电影里的取景吗!

    林峰和柳若甜来到船头,学着电影里,柳若甜双手张开,学着露丝的模样,仿佛一个鸟儿要腾空而起。

    林峰从后面挽进柳若甜的腰间,将脸颊和柳若甜的脸颊相互触碰摩挲。

    没有比这更浪漫的事情了。

    柳若甜忽然转过头,说道:“这样会不会不太吉利?”

    林峰:“......别瞎说,我们只是模仿人家的模样,又不模仿人家的剧情。”

    “不行不行,”柳若甜放下双手,“万一把你给整死在这海上,那我该伤心了。”

    林峰:“......我应该感动吗......”

    神:我已经感动了。

    魔:听咱老婆的,别拉了胯了,这要是掉下去,我救起来都有点吃力。

    林峰便像后退开来。

    柳小酥,秋仪也有了过来。

    秋仪舒心地说道:“真是愉快的夜晚啊,谢谢你们带我到这里来。”

    “说这话多见外。”柳若甜说道,“大家相识一场,就是朋友嘛。”

    朋友,秋仪对着远处的天空望了望,自己人生数十载,除了自己的前夫,就再没有遇到可以说真话的人了。

    孙红香代表的富婆圈,表面上说是知心朋友,其实是把自己祸害了不浅,一步步逼去深渊。

    如今遇到柳若甜,秋仪算是再次找回了朋友的感觉。

    相隔二十岁,却有如此温暖。

    秋仪很感动。

    她含着泪眼说道:“谢谢你们。”

    “害,不客气。”柳小酥微笑着,客气地回复道。

    这倒是让柳若甜和林峰很新奇。

    这小妮子,不对秋仪冷眼相待了?

    刚才秋仪不嫌柳小酥烦腻,带着她玩了好久。

    正好柳小酥年龄小,秋仪觉得有些事情讲给她听无所谓,便把自己的经历,心路历程都说给了她听。

    柳小酥渐渐地接受了秋仪。

    秋仪望着柳小酥,“嘿嘿,那就不客气啦。”

    便将手中就被和柳小酥的酒杯轻轻碰了一声。

    柳若甜和林峰笑了笑,“一起喝一杯。”

    四个人举杯相碰。

    心中的感情就像是这杯中的酒水,摇摇晃晃颠簸不定,但最后终将归于平静。

    秋仪看了看林峰,呼出一口气。

    这个曾让自己着迷的男人,也是时候说再见了。

    秋仪缓缓开口,“我决定走了。”

    “走了?要去哪里?”柳若甜关心地问道,这才在自己家住了一天而已啊,莫不是嫌自己照顾不周,还是住不习惯。

    秋仪看出了柳若甜眼中的迷惑,说道:“是我自己要走,去国外。”

    “国外?”林峰诧异,“干嘛要去这么远,你在这里完全可以放心,我可以保护你。”

    “不是这个问题。”

    “那你还回来吗?”柳小酥问道。

    “不知道,这地方带给我的,也都是些可有可无的痕迹,要不是遇到了你们,我对这地方的感情几乎降到了冰点。所以,没什么特别的事情的话,我就不回来了。”秋仪说道。

    “你一个人出国,更加危险啊。”柳若甜很担心,像秋仪这样的女人,别看已经四五十岁了,却还是玻璃心,容易被骗。

    秋仪眨了眨眼,缓缓自己即将落下的眼泪,笑笑说道:“别担心我,我一个年少时候的老相好在国外给我布置好了一切。当初分开,也就是因为国界问题,谁知道这家伙耿直得很,一直没找别人结婚,现如今也是一个不到五十的中年老人了。现在我也想通了,我要去找他,和他在一起继续生活。”

    “信息确切吗......”柳若甜慢慢地说道,不是她要这么怀疑,只是这波去国外,秋仪要是再遇上麻烦,可就真的没人能帮上忙了。

    “哈哈,真谢谢你了若甜,能这么替我着想。放心吧,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我是不会傻到去国外找他的。”秋仪肯定地说道,对于自己的这个老相好,她自认为,比了解自己的老公还要了解他。

    “你有自己的想法就最好了。”林峰说道,“不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精准的判断,然后在做事。”

    秋仪点点头,一脸谦虚,“放心吧,我明白这个道理了。”

    “嗯。”

    几个相互看了看,点了点头。

    或许秋仪是真的成长了,来自四十多岁的一次思想跃迁。

    “那你什么时候走?”

    “就明天,我机票都订好了。”秋仪说道。

    虽然她自己也很不舍得,不过是时候逼自己一把了,这地方自己确实是不愿意再待下去了。

    一直呆在柳若甜的家里,也不合适。

    所以提前买了机票,给自己下定决心。

    “这么快!”柳若甜和柳小酥诧异得很。

    尽管只相识了一天多的时间,不过都觉得秋仪这个人不坏,心地好,是个可以说话的朋友。

    说明天要走,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嗯。”秋仪点点头,“所以今晚我也是来告别的,本想着不辞而别,但那是没责任感,不考虑朋友想法的行为。”

    柳若甜拉起秋仪的手,“那我们最后度过一个完美的夜晚吧。”

    “嗯。”秋仪的眼中已经有泪水要涌出,若是再多说一个字,估计眼泪就会止不住地落下来。

    两人走到游轮的护栏旁边,望向远处的海水。

    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产生了共鸣:祝愿心里的友情,如这海水般永世长存,浩瀚不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