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上门龙婿:我的傻白甜老婆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二十万
    陈天只好赔着歉上前,“大哥,上次是我有眼无珠,我已经知道错了。你看我上有老下有小的,能不能稍微,稍微体谅体谅,把赔偿缩小到第三方保险之内。”

    一副很可怜的样子。

    这就是所谓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林峰还没有看车子具体碰成什么样子,他俯下身查看碰撞处。

    虽然是出租车撞的自己,但是好车就是好车,西贝尔就是西贝尔,不光造型高端科技,这质量也是顶尖的。

    出租车的整个左侧面已经凹陷了足有二十多厘米,而西贝尔的右侧,只不过是蹭掉了一点漆面和一点点的凹陷。

    加上碳纤维的自我还原能力和整理的视感,基本看不出凹陷,就是有一点失去光泽。

    不过即使这,也够这位出租车司机,用一辈子来偿还了。

    林峰说道:“你知道这么点,要多少钱复原吗?”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求求您给个机会,我出来赚钱不容易啊......”

    陈天带着哭腔说道,他哪里知道这个去修理得多少钱,但是肯定可以知道的是,绝对是自己赔不起的数字。

    现在就指望着林峰能大人不记小人过,自己才能逃脱。

    林峰说道:“谁赚钱容易呢?这样吧,多少钱我说了也不算,咱们把警察和事故鉴定专家请过来吧,他们应该有答案。”

    “不,不!”陈天赶紧拒绝,这要是公了了,自己连盘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这车损肯定是超过一百五十万的啊!

    贫穷容易限制人的想象,不过这豪车,真是一般人碰不得的!

    一百五十万,可能买一个轮胎都买不上!

    林峰在脑海中商量道:两位大哥,这事情你们觉得该怎么办?

    魔:这小子狗眼看人低,要让他体会体会痛苦,他才知道悔改。

    神:但是你这让他悔改的话,他这辈子都闷在里面了,就算是悔改成功了,他也不能享受自由了,这不是已经将他判了个无期徒刑嘛。

    魔:那你说该怎么办?

    神:随便惩罚一下他就行了,这车,我能给你修好。

    林峰:您还有这本事?

    神:嗯哼,哥的本事,你想象不到。

    魔:吹吧你。

    神:爷从不吹牛。

    林峰:那您真不愧是神人了。

    林峰对着陈天说道:“你要私了?”

    私了,陈天听了之后心中在滴血。

    不论是公了还是私了,他都承受不起。

    他脸色惨白地说道:“可,可以吗?”

    他不知道私了的话,林峰会提出什么条件。

    林峰笑道:“当然可以了,我给你开个价吧,300万,怎么样?”

    “300万!”

    不光是陈天,所有的围观群众都吓了一跳,“300万,够在郊区买一套房子了!”

    “够买好几辆奔驰宝马了!”

    “够我儿子用一辈子了!”

    每个人都在想300万如果给自己,自己的梦想就能立刻完成了。

    而这车蹭了一点点皮,就是三百万。

    当然也有觉得三百万轻轻松松的群众,但是他们同样被这辆西贝尔吸引。

    因为300万对一些人来说,或许是小数目,但是几千万,几亿,就不能轻谈了。

    陈天赶紧过来要拉住林峰的手,但是心中又怕林峰会嫌弃,只得就这么把手悬在半空,说道:“大哥,三百万我怎么给的起啊,我母亲还在住院,靠着和我父亲的一点点退休金,根本就不够用,我就要往他们那儿拿钱。我儿子马上就上高中了,高中不同初中,消费要多上两倍不止啊!我老婆和我一起工作养家,才能维持收支平衡,平常时候吃也不敢吃,玩也不敢玩,就想着还得存一些钱以后给儿子买房子,我们的日子真的苦啊。以前我在公司上班,收入少,但是惬意极了,一天八小时,上完回家吃饭散步睡觉,现在不行了,收入跟不上,用钱如流水,我只能出来跑出租,起早贪黑,一刻都不能休息。怎么想也想不到今天会遇到这事啊,我,我,这会要了我的命的啊!......”

    一番话从心里说出,陈天已经眼泪鼻涕纵横。

    周围的人也产生了共鸣,不住地点头。

    林峰也看不得他的可怜样,便反问道:“你想怎么样处理呢?”

    陈天抬起头,想了挺久,这才含含糊糊地说道:“我,我只有二十万可以给你,多的真没有了!”

    话说完后,他的两眼再度发红,泪水涌出。

    林峰知道,如果他说的情况属实,二十万可能是他所有的积蓄了。

    看来还算是有些诚心。

    周围有的人也上前劝说:“二十万就二十万吧,反正您有钱,也不差修理这一点磕碰的钱,二十万这事就算啦。”

    能这么说的,也只有七老八十的老人了,他们一切看淡,对钱,利益,法律,规矩,都没什么太深的概念。

    所以也遭到了有些人的反对,他们的价值观比较正,不太注重道德观。

    “这不行,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一切事情自有法律定夺。他开车不守规矩,就应该赔人家。”

    “但是他赔不起啊。”

    “赔不起进去蹲着呗,法不容情,你们知不知道?”

    林峰都还没有和这个陈天争论,周围的热心民众就快要吵起来了。

    他们都在等林峰的决定。

    林峰叹了一口气后说道:“二十万,估计连西贝尔的店都进不去,罢了罢了,我也没必要那你这二十万。私了也不是不行,你得给我写个五十万的欠条,但是不一定要你还,你需要按照我说的做,”

    “要我怎么做?”陈天慌慌张张地问道,他不明白这张五十万的欠条是什么意思。

    林峰说道:“你以后开车载客,绝对不要再势利眼,对待所有的客人都要一样尊敬。人家坐了你的车,你就得把顾客当作是上帝,你需要把车开稳,把车开好,明白吗?”

    “明白,明白!”陈天连忙答应。

    “若是再被我发现你还是像这样开车,我就会拿着欠条,找你拿五十万。”

    林峰说完,陈天“噗咚”一声跪在了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