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上门龙婿:我的傻白甜老婆 > 第两百三十三章 再入陈家
    老杨精神起来,看向老李,“你想说什么?”

    老李说道:“我是说那个年轻人,他干得过这群家伙,能给他们好好上一课。”

    这正是老李来找老杨的原因。

    老杨明白了,“你是说给我留电话的那个人。”

    “嗯。”

    “确实可以,只是会不会太倚仗他了,甚至有点坑他......让他一个人去给这群人上一课,他不会把自己给陷进去吧?”

    老李啧了啧嘴,“除了他,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而且我们也看到了,他打一群人,绰绰有余。”

    “嗯......”老杨想了想,还是拿出了纸条,“那我们就把事情告诉他,具体做不做,怎么做,他自己看着办,反正我们管不了了。”

    “就这么办。”

    两人达成协议,老杨打电话给林峰。

    “什么事,老伯?”林峰很礼貌。

    “哦是这样,你还记得那群什么青年会的小伙子吧?”

    “记得,那家伙我熟。”林峰说道,“他们不是已经被拘留了吗,十五天,够时间他们反省了。”

    “就是这事儿!屁个十五天,今天下午就出来了!”

    “什么?不会吧?”

    “老李亲眼看到的,你说要是一个人还有可能看错,但是他们那群人全都一起出来了,这还能错?眼神再不好也看清楚了!”

    林峰一琢磨,也是,那这事情就复杂了。

    “我明白了,剩下的你们不用管了,防止惹祸上身,我会处理的。”林峰说道。

    “好嘞,我们打电话给你也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其他的没什么想法,就是这群孩子实在是该教育教育。”

    “嗯,好。”

    挂掉电话,林峰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陈廷这家伙有后台!

    还是硬得住的后台!

    绝不只是这个带人走的队长而已,若是他,不敢一下子放这么多人出来。

    并不吃惊,陈廷可是个强奸犯,强奸了两个女大学生都能出来,跟没事人一样,上面的关系绝对不简单,就是想不通,是他的哪层关系。

    “你怎么还不睡?”柳若甜问道。

    林峰若有所思,“老婆,你还记得陈廷吗?”

    “记得啊,不就是欺负了小酥还让我们去道歉的那家大公子。”

    “嗯,他是个强奸犯,侵犯的还是大学生,这家伙绝对有后台!”

    “你想......”

    “我要把他的后台揪出来!”

    柳若甜拍拍他,“那也先睡觉吧,一天考虑这么多事情,累不累啊,身体是革命的前提。”

    “好嘞!”

    林峰便也不再多想,抱紧柳若甜,多余的事情明天再考虑吧。

    第二天,林峰打电话给李强军。

    “军哥,帮我查个人。”

    “谁?”

    “陈廷,富豪陈德柏的儿子。”

    “好,稍等......陈廷,1991年生人,父亲陈德柏,母亲英年早逝......”

    “母亲英年早逝?”

    “嗯,是的。”

    林峰想了想,难怪当时到他们家,并未看到他的母亲。

    “他母亲叫什么名字?”林峰问道。

    “潘婷。”

    “看来陈德柏很爱他的老婆,给儿子取名陈廷,正和潘婷的第二个字一样。”

    “应该是的。”

    “行,谢谢你了,军哥。”

    “唉,这是什么话,有空来喝茶。”

    电话挂掉,林峰眼前一亮,这个陈德柏晚年得一子,才宠爱至今,其实又何尝不是因为这是他和自己老婆潘婷多年来宝贵的结晶呢?

    他之前是名副其实的富豪,家住富人别墅区,再怎么挥霍也不会差钱。

    然而在外面却没有一个姘头,没有一个私生子私生女。

    能独爱一人的亿万富翁,是尤其少见的,他的性格一定很怪癖,不爱交朋友,即使是商界的朋友也只是表面肤浅应酬。

    因为深入了去,就不会这么洁身自好了。

    林峰是个特殊,他本没有钱,是个屌丝,至今转运才得到的一切。

    这么说,陈德柏应该在官场上就更没有朋友!

    他绝对应付不来。

    那不是朋友的话,就只能是家里的亲戚,这个是甩不掉的关系,自然也更加好利用。

    一层一层想到这里,林峰点着头,仿佛是开了窍,眼神犀利,赶紧又打电话给李强军。

    “怎么,想来喝茶了,直接来啊。”李强军打趣地说道。

    “哈哈,等这件事办好了,我一定去。”

    “啥事儿这么心烦?”

    林峰说道:“能不能麻烦军哥再查一下陈廷的母亲潘婷?”

    “当然可以了。”李强军说道,“潘婷,1953年生人,父母早亡,有一兄长在警署工作。”

    就是他了!林峰心中暗喜,接着问道:“能不能知道她兄长的名字,在警署里做什么工作?”

    李强军回道:“不明,这上面显示不了。”

    林峰心沉下来,果然是个大头。“那好吧,我自己去查一查。”

    “嗯。”

    龙虎会查不到,林峰就直接去问陈德柏!

    说干就干,林峰开车来到富人别墅区。

    “你,是你!......”

    门口的保安还认得林峰,这个让人畏惧的角色!

    林峰笑着说道:“别紧张嘛,我就是来找你们老爷聊会儿天。”

    “聊天?你还会聊天?”保安们难以置信。

    “那是自然了,我也有一张嘴啊。”

    “要不要通报一下......”保安们相互讨论道。

    “咳咳,”林峰咳嗽了两声,“你们该通报通报,我按照你们的规矩来。”

    保安们真不敢相信林峰能这么说话,这倒也方便了,一个人赶紧往里面走,通报陈德柏。

    此时,陈廷仍在外面吃香喝辣,估计还没能从昨晚的酒中醒过来。

    陈德柏正在翻看自己老婆以前的照片,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仿佛是能触摸到真人一般,眼神柔软,口中低沉地说道:“婷啊,你说你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跟着我虽然吃的好住的好,但是一直没怎么好好陪过你,到你四十多岁,也才给了你孩子。可廷儿刚十八岁,你就,就......要不是那场车祸......”

    “老爷,林峰要进来,说是要和您聊,聊天......”

    就在陈德柏自我陶醉之时,保安敲门说道。

    陈德柏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一脸不满与嫌弃,说道:“谁?”

    “林峰,就是上次......来闹事的那个男人。”

    “是他?”陈德柏更加不满,“若不是他,我的企业怎会一天不如一天!切断了尊皮和我们的供应,我们的货跟不上消费者的需求了!”

    保安战栗地说道:“那,是不见他吗?”

    保安心里是慌乱的,如果陈德柏不见,压力就来到了自己这边,这林峰不知道又要闹哪样,他可是铁门都拦不住的人!

    陈德柏把手上的东西收好,说道:“让他进来吧,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可说的,我一没惹他,二没动他,他还想搞垮我不成?”

    “好。”保安心里的石头算是暂时放下了,来到大门口,说道:“让他进来吧。”

    大门打开,林峰整理整理衣服,往里面走。

    两边的人都离他远远的,就好像他的身体周围有光波,会烫到自己......

    林峰走到堂屋内,看到陈德柏,打招呼:“陈总,你好你好。”

    伸出一只手走向陈德柏。

    陈德柏却不领情,说道:“我可不好。”

    林峰知道他的企业现在不太好,便说道:“我这次来,有一件事想要问你,如果你回答了我,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尊皮事业跟你重新合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