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穿越之女儿情 > 第一章 来时不过几件衣衫,离去不过如此
    卫国以佛法治国,最是尊崇佛法,而举国最有名,最神圣的庙宇则是小雷音寺。

    小雷音寺建在京城西郊百里外,连绵不绝山峦处最高山峰上,因山上寺庙故而取名小雷音山。

    通往小雷音寺山路是层层叠叠的石阶,望不到边际,即使如此也不曾阻断香客朝拜,香火鼎盛。

    小雷音寺朱红大门外是一块宽阔空地,山下小商贩看准商机在门前摆些小玩意售卖,寺里除了指定出摊范围,制定规矩,一般无人管制。

    前年不知何时添加了一个卖糕点的,两个黑头黑脸姑娘,卖的糕点看着像是馒头却又比馒头白、甜、软糯,五文钱一个。

    打着“圣僧都喜欢吃的素糕点”从第一天开始生意就很红火,一转眼都卖了两年。据说这两个姑娘在京城里繁华街道开了一个糕点坊。

    这日早早卖完素糕点,两个黑脸姑娘收拾好东西就往小雷音寺后山偏远禅房走去。

    “小姐,我们真的要离开雷音寺,不回家吗?”圆圆脸的少女,搬着刚才摆摊用的简易木桌子,边走边问身边脸色淡漠的少女。

    “嗯。”

    “小姐……”犹豫不决。

    “圆圆,若是你不想和我离开,就回去吧!若有人问起就说我病死了。”少女看着身边黄色墙面上一个大大禅字,心出奇平静。

    听到小姐毫不在意驱赶的话,圆圆将桌子放到一边地上,跪在地上伤心道,“小姐,我怎么能抛下你一个人离开。”

    “我早已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不过就是这世上一浮萍。”少女将拖拉着的装糕点盒子放下,弯身扶起圆圆,叹道。

    “小姐。”圆圆望着本应绝美无双如今却要涂黑脸扮丑的小姐,眼底是浓浓担忧和悲伤,曾经耀眼整个京城宰相家千金小姐被继室夫人逼得走投无路,只能躲在这寺庙里讨生活。

    “你若不愿离开,就陪着我,直到你寻到知心人。”这样她也有个伴儿。

    “小姐。”听到小姐一句知心人,圆圆低下头羞赧不已。

    “有何好害羞的。女子终归要嫁人的。”少女拿起拉木盒子的绳子,继续往前走。

    “那小姐想找个什么样知心人?”圆圆的双眼四处环顾,发现这偏僻地方只有她们两人,就悄声问少女。

    “今生难寻。”少女想了想,才回道。

    她要的是一心一意,这男人三妻四妾封建社会是不可能了。

    “怎么会?这世上英俊才子那么多,老爷官位又高,什么样俊男才子不是任小姐挑选,媒人怕得把府里门槛踏破了。”圆圆反驳道。

    小姐是京城有名才女,不少权贵家主母暗下留心想让家里嫡子娶程无双。一因程宰相显赫地位能帮衬婆家,二是因小姐自身条件是独一无二的。

    就连……宇王爷……

    “圆圆可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佛祖门下一弟子阿难,出家前路上遇到一女子,爱慕难耐,阿难告诉佛祖。佛祖问,你有多爱那女子,阿难说,他愿化作石桥,受五百年风吹雨打,只愿那女子从桥上走过。”少女站在一个巨大的禅字前,徐徐道来她曾听到的一个关于佛家典故。

    她与这从小就浸泡在佛经中的世人不同,她对于佛经认知都是网络里那些片面东西,粗浅,甚至有点不懂。

    “好美的誓言啊,若是我……遇到这样人就好了。”圆圆羡慕不已,若有人愿用五百年时光如等待她,让她干嘛都行。

    少女看了眼圆圆,当初她第一次听到这话时,也是如此,可是当她看到最后才知道,再美好爱情都不会有完美结果。

    “小姐,阿难与那女子成亲了吗?”圆圆好奇问道。

    “成亲了。与女子过了段快乐时光。突然有一天开悟,重新回到了佛祖身边。”少女看着圆圆听到这个故事时羡慕不已,笑道,“情爱于人不是必须得,相爱的两个人不见得会在一起,在一起的不见得是相爱的人。”

    “小姐,你说的好深奥哦!我听不懂,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见得在一起啊?”圆圆不解。

    “以后你就知道了。”少女继续前行。

    “哦!”圆圆抱起桌子也开始往前走。

    两人慢慢走远了,不曾回头,就不曾看到她们刚站着那面墙上,突然出现一个白色僧衣飘飘的俊美和尚。

    这个关于阿难佛陀故事,并没有在卫国流传,这个少女是怎么知道的?

    山风冽冽,翻动着僧人白色如雪僧衣。在身后枯黄树干枝丫与树叶初生那抹嫩黄交加的山林衬托下,面色如玉,宝相庄严僧人越发缥缈神秘。

    似只是山林中一抹浮云。

    少女将今天所用东西都归置好,收拾妥当,给圆圆说了声,就出门了。

    走过层层回廊,穿过一个又一个殿宇,终于来到了方丈慧宇大师住的禅房附近。

    少女看到一个洒扫的小沙弥,忙走上前,有礼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小师父,慧宇方丈在吗?”

    “阿弥陀佛,回施主,方丈师伯在禅房。”小沙弥停下挥动扫帚动作,双手合十。

    “那,劳烦小师父秉明慧宇方丈,程无双前来拜见。”少女,程无双有礼说道。

    “是,施主稍等。”小沙弥打量下程无双,才拿着扫帚走了。

    不到片刻,小沙弥回来,“阿弥陀佛,施主这边请。”话落就在前面引路。

    程无双双手合十道谢,紧跟上小沙弥脚步,穿过一层回廊才到东苑僧人居住院落。

    初春天气,白天艳阳高照还好,一旦太阳西斜这温度立刻又降了下来。所以寺里有人住的禅房还挂着布门帘。

    两人到禅房前,小沙弥撩开门帘走了进去,程无双紧跟着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一进屋就看到五十岁左右,慈眉善目的慧宇方丈与一穿着白色僧衣,低眉垂眼看不清长相年轻和尚盘坐在在靠窗的罗汉床上下棋。

    “阿弥陀佛,无双见过方向大师。”程无双距离两人三丈远停下脚步,眉眼低垂客气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不知程姑娘来寻老衲有何事?”慧宇方丈面容慈和,眼中尽是对世人悲悯。

    “无双这次前来是还大师曾借给我的银钱最后一笔。”程无双自袖袋里掏出用素色钱袋,双手递上。

    一旁小沙弥上前接过钱袋子,送到了慧宇方丈面前。

    “看来程姑娘这两年收获颇丰。”慧宇方丈接过钱袋子放到一旁,并未打开。

    “大师不看下,不怕小女子放的是石头?”程无双浅笑道。

    “虽然我们交谈不多,程姑娘为人老衲是信得过的。”慧宇方丈哈哈一笑,毫不在意程无双调侃。

    那穿白色僧衣的年轻和尚,抬头看了眼很是开心的慧宇方丈,然后又低下头继续看棋。

    “这次来,是与大师告别的。”

    “哦!你要走了?去哪儿?”

    “远处去不了,就在小雷音寺山脚下寻了一遮风挡雨茅草屋。”这“茅草屋”可是花了她这两年所赚的所有积蓄,买地,建房子,按她的设计打造一套套家具。

    “也好,”慧宇方丈点了点头,然后想起她走了,若有一日她父母问起,“若日后有人寻你?”

    “大师就告诉他们小女子早已化作黄土一捧!”程无双面色淡淡。这生死好似不是说自己般。

    白色僧衣和尚听到程无双的话,终于扭头看过来,入目是面色淡然,脸色黑黑少女。

    程无双在白色僧衣和尚转过头,看清他的长相时,双眼瞳孔微缩,心剧烈的跳着。

    天啊!

    这世上还有如此绝色男人?

    龙眉凤眼,美如冠玉,薄唇轻抿,双眸波光粼粼,尽是对世人悲悯和怜悯。

    “公子只应见画,此中我独迷津。写到水穷天杪,定非尘土间人。”(苏轼)

    慧宇方丈自然看到了程无双异样,轻叹了口气,未言语,这世上女子见到清尘都是如此反应。

    程无双缓过神就看到慧宇方丈面带微笑的望着她,脸色一红,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得罪了。”

    一把年纪了居然看男人看呆了。

    太丢人了。

    “凡是看到清尘人皆是如此,程姑娘不必介意。”慧宇方丈对于程无双如此快从清尘美色中回神,两眼清明,很是赞赏。

    被唤作清尘的白衣和尚,古井不波的脸上划过一丝惊讶,这女子声音如珠落玉盘,怎面色……

    “清尘?圣僧?”程无双震惊的又上下打量了下清尘。

    “程姑娘不曾见过清尘师弟?”慧宇方丈疑惑道。程无双身为宰相之女,不可能没有参加过皇室一些礼佛活动,不可能不曾见过清尘师弟。

    “不,以前都是遥遥一望,第一次如此近看,一时没认出来。”程无双低下头,掩去心底慌乱。

    曾听圆圆说过,清尘圣僧继承国师一位已经六七年了,经常出席一些皇家礼佛活动,若说没见过就露馅了。

    “程姑娘何时出发?需要帮忙就直言。”慧宇方丈高深莫测看了眼程无双。

    “来时不过几件衣衫,离去不过如此。”程无双浅浅一笑,眼中淡淡落寞和忧伤。

    “一切不过云烟,皆虚妄。”慧宇方丈开口安慰道。

    “谢大师点悟。我就告辞了,改日大师下山可到家中做客。”客气道。

    清尘听到她这句话,微不可及皱了下眉头。

    “程姑娘……老衲多嘴一句,”慧宇方丈也是真心为这可怜的姑娘着想,无论是何关系,哪怕是出家人,都不应说出这样话。

    “大师请说。”

    “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你去吧!”慧宇方丈说完话,挥了挥手。

    “多谢,小女子告辞。”程无双不解的看了慧宇方丈和面色淡然的清尘一眼,转身告辞了。

    “她没听懂。”清尘见一头雾水的陈无双走后,才开口。

    “女子立世本就艰难,她们两个少女独自生活,若无防备之心……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她无家人?”清尘不解道。

    “她是宰相家嫡女,两年前因病住进了雷音寺,然后再无人前来照看,刚开始还有人送银钱,后来完全是她和丫鬟自力更生。”权贵家是是非非太多了。也亏这程无双坚强独立,若是个柔弱无依少女,怕墓头上草都一人高了吧!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借她钱?”

    “这姑娘很有头脑,整了点糕点,在寺前售卖。还是打着你的旗号。”想到此处慧宇方丈笑了下,“圣僧都喜欢吃的糕点,瞬间销售一空。”主要她们借住在寺里,不知的人还真以为她们是寺里帮忙做糕点的师父。

    当然程无双也将她做糕点手艺教给了寺里食堂厨师,条件就是不能外传。

    “……”刚捻起一白色棋子准备放到棋盘上的清尘听到这句话,动作停顿了下。

    两年前他就离开小雷音寺,四处讲佛论道,又不在,怎能与他联系到一起。

    只能说这位施主心思颇为活泛,所以......她是如何知晓关于阿难佛陀故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