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穿越之女儿情 > 第一百零七章 似有故人来
    翌日清晨,天色阴蒙蒙,一反平日的炽热,居然起了凉风,丝丝缕缕吹走了高温。

    早早起床的程无经与郑悟妄出门到荷花塘寻个风景雅致地方宴请好友。

    荷花塘中凉亭四周风景已经破破败,凡是能看到、勾到的荷花都被摘走了。两人转了一圈在上游寻到一妙处。

    抬头望山,低头看水,既能赏花又能钓鱼。

    两人边交流近日学习情况,边往回走。

    谁知这时家里出了状况。

    刚起床吃完饭的程无双坐在院子里消食,圆圆带着符丁梁舟将腌制了一晚的肉片穿成串儿,顺便准备下中午吃的青菜,主食。

    “叩叩......”院门被敲响。

    “谁啊?”圆圆放下手中刚串了两块肉片的肉串,用一旁布巾擦了擦手,起身去开门。

    “我们寻郑悟妄郑举人。”门外一男子扬声回道。

    圆圆以为是帮姑爷迎亲而有过一面之缘的同乡文人,深怕怠慢了,忙打开门迎接。

    谁知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站着五个贵气逼人、俊美各异文人才子,圆圆心下一惊,这里人皆是京城中有名望公子。

    以前她随小姐参加聚会远远见过,今日怎么都跑到这里了?

    “这位姑娘,郑公子可在?”一男子客气有礼道。

    “我家姑爷出门去了,一会儿就回来,几位公子是......”圆圆回过神忙客气福了福身。

    门外人看到圆圆极为标准周全礼数,眼神闪了闪,他们都知道郑悟妄取娶了一个商户之女为妻,是糕点坊的老板,据说那女子样貌丑陋,粗鄙不堪。

    昨日听闻郑悟妄要邀请之前帮他迎亲好友吃饭,他们特意前来凑凑热闹,也想见识见识郑悟妄那个丑媳妇。

    “我们与你家姑爷是同窗好友,不知可否进去等郑兄?”

    “这......几位公子请稍等,我问下我家小姐。”说完不等几人反应,关上大门,心里慌慌跑到程无双身边一阵低语。

    “小姐,来的都是京里有名望公子,您与他们也有过几面之缘,要是他们认出来咋么办?”圆圆担忧低语。

    “嗯,这倒是个问题,”程无双柳眉紧蹙,这人都到门口了也不能挡着不让进门,“左右躲不过,你去让他们进来吧!”

    “是。”圆圆无奈应道。

    门外人见不给开门,还以为那丑媳妇怕了,就在得意时,圆圆开了门。

    “诸位公子里面请。”圆圆打开大门,站到一侧左手一伸,有礼请诸位公子院里请。

    几位贵公子互相看了眼,才有最开始敲门之人率先踏上台阶进了门,其他人才紧跟而上。

    有别于其他普通百姓家的精致院落,宽敞院落靠着墙角种着些不知名青色植物,院中放着一挂着白纱帐似是凉亭似是塌的物件。

    凉塌前站着一穿着素色衣衫,美艳绝伦妇人,得体浅笑着望着他们。

    众人看清女子长相,那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女子,惊恐万分的喊道,“程无双?”

    “诸位公子安好,我夫君早上出门还未归来,还麻烦诸位到书房稍等片刻。”程无双无视众人犹如见鬼模样看着她,微微福了福身子行了个礼。

    “程无双?你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其中一身玄衣男子,似惊惧,似惊喜上前靠近程无双,细细打量着比以前更光鲜照人的少女。

    “公子是在唤我吗?怕是认错人了吧?”程无双有点惊讶的望着表情复杂的男子。

    “程姑娘不记得我了吗?我名秦央。”男子激动道,“我们之前在游园会上见过。”据今日已快三年了,想到此男子面露低落。

    “秦公子,我想你认错人了,”程无双浅笑提醒道,“我叫程双,夫婿名唤郑悟妄,恐不是你说的人。”

    这时所有人才反应过来,眼前妇人打扮少女是同窗郑举人郑悟妄“丑”媳妇。

    这与曾名动京城美人长得一模一样女子怎能被世人说成丑?

    “你真的不是程无双?宰相家嫡女程无双?”一穿着一身白衣,手持一把纸扇男子名叫楼筱启,当初最是欣赏程无双才情,因缘际会也见过两次。

    只觉眼前人就是程无双真人在世。

    所以完全不信她的话,小心翼翼凑近上下打量着程无双,虽说有两年多未见,可这人也没有太多改变。

    “不是。我可没有那么幸运有个高高在上宰相当父亲。”程无双笑着调侃,眼里都是冷冷嘲讽,原来所有人看到程无双第一眼,都在看她的父亲赋予光环。

    看到关上院门走来的圆圆惊呼了一句,“啊,刚才第一眼看到这丫鬟时就觉得眼熟,现在想来这丫鬟与程无双丫鬟都长得一模一样。”

    站在最后年龄约比其他男子年少的少年,名支璐彦,当年曾仗着年少跟随姐姐多次凑到程无双身边套近乎,对她身边丫鬟也有印象。

    众人围着惊慌无措的圆圆仔细打量着,再看看与宰相嫡女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

    这女子不仅长得像程无双,连丫鬟也与程无双丫鬟长得一模一样。

    就算巧合也不能如此巧合吧?

    两个陌生人长得一模一样巧合几率有多低?甚至连她身边丫鬟都能一样,这样几率又有多低?

    如此推算,眼前之人必然是宰相嫡女程无双。

    可她为何要诈死?为何要躲在这偏僻地方嫁给一个一无所有的穷书生?

    程无双暗暗翻了一个白眼,圆圆都快成她验证身份的bug了。

    “诸位公子书房稍坐,我唤人去寻夫君。”程无双懒得理会他们。

    “你到底是不是程无双?”秦央执着追问。

    一直未说话站在一旁脸色冷淡的男子是程无经多年好友——东明年,早已确认眼前女子就是程无双。难怪这段时间程无经不再向他哭诉天妒红颜的妹妹,原来他早知妹妹未死,而只是藏起来了。

    瞧着她故作不识他不爽喊道,“明明就是程无双干嘛故作不识,很好玩吗?”

    其他人猛点头,他们很好奇眼前人究竟是不是程无双。

    见几人没眼力见仍纠缠不休,程无双面色一冷,“我是否是程无双与你们有何关系?”

    “这......”其他人面色有点尴尬和羞涩。

    程无双作为美名、才情名动京城美人,哪个文人公子哥没有肖想过与她花前月下。

    可程无双作为宰相府嫡女家教甚严,不曾与外男多有接触。参加各类游园会、诗文会她都与外男保持最安全距离,而他们也只有远观。

    当初得知程无双落湖后变得疯癫,他们还伤心过,再后来得到佳人香消玉殒消息更是恨老天爷天妒红颜。

    谁知今日才知佳人好好活在世间,不过已经嫁人,成了他家妇......

    只有秦央神色复杂,眼底有着激动和喜悦,看着女子妇人打扮心底又浮起一丝悲伤,眼前种种迹象都表明她就是程无双,那个让他一见倾心的女子。

    可她却已嫁人。

    “你真的不是程无双?”秦央执着问道。

    “我不是。”斩钉截铁话刚说完就被人罩头罩脸给了一巴掌。

    “双儿,我和阿悟寻了一处绝佳风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