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穿越之女儿情 > 第一百零八章 舍
    “双儿,我和阿悟寻了一处绝佳风景。”程无经推开院门,一进院子就嚷嚷了一句。

    众人扭头看向大摇大摆,熟门熟路走进来的程无经,惊呼,“程公子,你怎么在这里?”

    程无双无语抬手捂住脸,她忘了程无经还在她家里,这妥妥自扇耳光啊!还啪啪作响的。

    圆圆偷瞄了眼已经无地自容的小姐,叹了口气。

    “你们怎么在这里?”程无经与郑悟妄惊讶看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贵公子们。

    “我们来寻郑兄弟一起赏荷花。”秦央上前解释道。

    “众位师兄弟前来怎么也不提前差仆人通知一声,我好准备下,寒舍简陋啊。”郑悟妄无奈叹道。

    你这金窝藏娇还寒舍?简陋?

    程无经出现比再天花乱坠解释都要有效,眼前自称“程双”的女子就是程无双。

    诸公子再度看向程无双,只见她生无可恋的望着他们。

    “程姑娘你做何解释?”一直未说话的木争剑眉微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这妥妥打脸,看她还有何解释?

    “没什么解释,因为我不认识你们。”程无双淡淡一笑,认识他们的是原来才女程无双而不是现在的她。

    “什么?程姑娘你说不认识我们可以,东明年可是与你兄长是好兄弟,经常出入你家,你怎么能不认识?”年少的支璐彦不满咋呼,明明以前程无双还夸他可爱乖巧的,怎么两年不见就说不认识他?

    秦央听到程无双的话神情低落,叹了口气。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我妹妹是你能欺负的?”程无经不满支璐彦如此无礼态度,上前照着他脑袋给了一下。

    支璐彦捂着脑袋敢怒不敢言。

    “诸位师兄弟,对不住,内人两年前因意外落水伤了头,以前事都已记不得。”郑悟妄上前护住程无双拱手道歉,“还请多多包涵。”

    “失忆?”众人异口同声惊呼。

    “对。一开始连我这当哥哥都不认识。”想到那日在小雷音寺被装作哑巴妹妹糊弄,程无经就气的瞪了妹妹一眼。

    程无双无辜的耸了耸肩。

    “无经,这是怎么回事?当初游历归来后你去小雷音寺接妹妹回家,下山后说无双妹妹病死在小雷音寺,现在怎么......”东明年不解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还望诸位兄弟能帮忙保守秘密。”程无经拱手恳求。

    “这......”

    相比其他两人迟疑,木争与秦央、东明年立刻应了下来。

    楼筱启和支璐彦见其他人毫不犹豫答应隐瞒此事,互相看了眼,才点头答应。

    “无经兄,既然我们答应你帮忙隐瞒此事,那我们就有权知道真相。”木争直直凝视着一旁面无表情的程无双。

    “其实也没什么真相,”程无双撇了撇嘴道,“我大难不死,却失去记忆,身体也养不好,父亲和继母希望我到寺里养病,然后程无双就病死了。现在站在你们面前是一村姑程双,幸运与夫君结为连理。”繁化简两句话说完了。

    “你真舍得下啊!”程无经伸手揉了揉妹妹头发,这的有多寒心才能将自己这几年心酸说的如此简单。

    “佛曰有舍才有得。舍去那些身外之物,我才能得到这平静美好的生活,有疼我的兄长,怜爱我的夫婿,一切都很好。”

    女子一番话却让在场男人若有所思,不由佩服程无双果敢,坚毅。

    “舍”哪有那么容易。

    程无双因后宅那些肮脏事不得不离开家,寄身在小雷音寺,反而看透,悟了,也舍了,才得了这一方净土。

    可他们这些文人呢?削尖了脑袋也要挤进登科入世,有几人舍得下荣华富贵?舍得下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置?

    好不容易一帮人进了书房,还没闲聊几句,郑悟妄宴请正主到了。

    三人看到程无双又是一阵惊叹,羡慕嫉妒恨郑悟妄的狗屎运,怎么好事都摊在他身上?

    “悟妄兄你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娶了个媳妇,不仅是个美人,还是个能赚钱的美人!”

    传闻糕点坊老板娘又黑又丑,之前仓促成亲,成亲当夜新娘子又生病还以为是个又黑又丑的病秧子,大家羡慕同时不免有幸灾乐祸成分。

    好了,现在只剩下羡慕嫉妒恨了。

    既然人都到齐了,肉串也穿好了。众人就开始着手准备东西到郑悟妄与程无经看好地方吃烤肉。

    却因人多肉少又去村里屠户家买了不少猪肉,有符丁梁舟切片,程无双腌制好。

    本来欢快准备烤肉、荷塘一日游,最后因为一些不认识的,不相干的人加入使程无双已经没有游玩心情。

    最主要她不喜欢他们自诩不凡摆少爷谱人。

    荷花塘上游是一条宽阔的小河,水系沿着南山尽头而出,河边绿荫葱葱。

    烤肉摊子支在小河边一片大树阴凉下,一侧是花枝招展的荷花,一侧不远处摆着四张桌子拼的席面,铺上华丽桌布,桌上现做各色凉菜、水果、糕点、酒摆了一桌。

    程无双被郑悟妄安排坐在他与程无经中间。看到这幕众人反应各异,眉峰微蹙却未言语。

    众人落座后,圆圆与程亮就成了小斯,挨个端茶倒酒。

    因答应程无双帮她隐瞒身份,贵公子们将贴身随从都撵了回去,让他们晚点再驾马车来。

    “这吃法到是新鲜。”年龄偏小的支璐彦兴奋的四处溜达,他还是第一次在如此简陋不加修饰环境吃东西,还是不怎么受欢迎烤肉。

    感觉新鲜却不错。

    “家里地方小,这般吃法既能赏景又能享受美食。”郑悟妄作为东道主站起身端起酒杯示意,“多谢大家来寒舍做客,招待不周还请多多包涵。”话落一杯饮尽。

    “郑兄弟客气了。”众人举杯而干。

    就着下酒菜,糕点打了一圈酒,烤肉也冒出了香味,顺着今日微微凉的山风,飘散在空气中,瞬间引得众人鼻尖耸动,口中唾液分泌加快。

    “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支璐彦耸动鼻尖,像小狗般在空中使劲嗅着。

    “这是双儿研发的烤肉,闻着味道应该快熟了。”郑悟妄好笑看着众人不一却同样垂涎的样子。

    “烤肉?烤肉居然能这么香?我可不信。”说完话支璐彦就站起身,向烤肉架而去。

    其他人互视一眼,觉得大家都不信。

    “既然大家都不信,就一起去看看,这秘制烤肉以后可是我发家致富的唯一道路。”程无经得意的笑着。

    “无经的意思是你要开个烤肉铺吗?”东明年好奇问道。

    “当然,以后少不了让各位多照顾的。”程无经开心道。

    “听你这么一说我要去看看这秘制烤肉与平时烤肉有何不同。”楼筱启忙站起身向烤肉摊子而去。

    留下人看了一眼皆起身向烤肉摊走去,只有程无双与郑悟妄坐在原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