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恋姐情结的小舅子
    不得不说叶雁的这间办公室隔音效果真的非常好,以至于她在里面根本就听不清门口那人喊话的声音到底在说些什么,倒是唐宾如今耳聪目明,听了个清清楚楚。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更确切的说,是一个男孩,大男孩,因为他的声音里还带着点稚嫩,假如他的声音不是天生发育不全的话。

    一个叫叶雁为姐的男生,会是什么人呢?

    唐宾看看叶雁的神情,看出她明显没有听到外面那人说的话,还用一根纤纤玉指坚在自己嘴边,轻声道:“不要出声,就当我们不存在。”

    唐宾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雁妹妹说完就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健美的身姿,嫣然一笑,接着千娇百媚地展开双臂,无声地攀上他的脖颈,目光似水的看着他,轻轻送上可口的芳唇。

    还别说,唐宾经过两次内力洗伐之后,身体素质果真大有进步,敏感度也上升了不少,甚至连皮肤都比以前好了,这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

    雁妹妹媚眼如丝的吻着他的唇,舌头轻轻一顶就进入了唐宾的嘴里,激烈寻找安慰。

    只是门口在叫的那人正在完美地诠释什么叫做契而不舍,雁妹妹已经将自己柔软的小腹贴在唐宾赤裸平滑的腹肌上,一只巧手也抓到了那根宝贝,那东西甚至都膨胀起来顶到了她的小腹以下,可门口的敲门声依然还在继续。

    “雁姐,门口那人……嗯……,老这样叫,……,不太好吧,外面的……啧,……人都听着呢!”唐宾一边对付叶雁伸进他嘴里的丁香小舌一边说道,那滑滑嫩嫩的小舌头如灵活的泥鳅一般在他里面勾拉,似乎在刻意勾引另一条似的,点点触触,让唐宾欲罢不能。

    “不用管他,敲一会估计就会走了!”叶雁收回舌头,顺便舔了舔自己红艳艳的朱唇,不在意的说道。

    “可是,他一直在叫你姐呢!再不出去,估计外面都在私下议论了。”唐宾眼睛盯着她的红唇,上?,上面因为口水的缘故,显得水润光泽,红艳艳非常诱人。

    “什么,叫我姐?”叶雁神情一怔,“我怎么没听到?”

    她狐疑了一下,轻手轻脚走到门边,耳朵贴着门听了一会,这才瞪大了眼睛看着唐宾,然后马上跑过来拉着唐宾的手道:“完蛋了,这小拖油瓶怎么来了?哥,你在里面躲着,千万别出来……”

    叶雁说着就要把门关上,不过想了想又感觉不对,遂拉着他到隔壁那个房间:“还是在这边比较安全点,记住了,千万别出声。”

    唐宾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是叶雁的什么人,这会儿却也不方便询问,看了看自己依然光溜溜的身体,也就顺从的走了进去,这里是叶雁给自己准备的一个房间,里面床啊什么的都有,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乖了,等我打发了他再说,记得把门反锁!”

    叶雁在他嘴角亲了一下,转身匆匆跑了出去,临了又想起件事情,折回卫生间把唐宾的衣服在柜子里藏好,这才整理了一下衣服去开门。

    唐宾把门反锁上之后,仔细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摆设,房间并不大,但是装饰的很温馨,很有粉红女郎的味道。

    唐宾觉得自己就这么光着身体翘着直挺挺的小宝贝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回身看了看四件套齐全的床铺,上面一条hellokitty的毛毯随意的摆放着,看样子雁妹妹自己平时也没少在这里休息。他脸上微微一笑,老实不客气的上了雁妹妹的床,将自己现在还有点硬邦邦的下体用毛毯遮住。

    片刻之后,马上就听到了外面的开门声,还有那大男孩抱怨的说话声:“姐,你怎么老半天才给我开门,我叫的嗓子都快要哑了?”

    叶雁没好气的说道:“你也知道嗓子要哑啊?这里是公司,外面那么多人在上班呢,你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你不嫌丢人,我还觉得脸红呢!”

    男孩嘟囔道:“谁让你老不给开门的,是不是又想装作人不在?”

    “什么呀,刚刚……我是在洗手间呢!再说,我要真出去了呢,你还就敲门敲到晚上呀?”叶雁语带责备说道。

    “怎么会呢,刚刚我问过二哥了,他说你就在这里的!姐,好姐姐,我这不是想你了吗,不生气了啊!姐,来……”

    “干什么啊?”

    “抱抱啊!我们这么久没见,你居然都不抱我一下,这怎么行呢?”

    唐宾在里面听到这话就心里一突,暗想这什么情况啊,这说话稚嫩像鸭子嗓的男生,居然想要抱叶雁?这怎么行呢,雁妹妹可是老子我的女人,你要抱抱,这不是公然挖我墙角呢吗?

    嘿嘿,我就在里面听着呢,雁妹妹会给你抱才怪了!

    这时候,果真听到叶雁说道:“抱你个头啊,都这么大人了还要抱!”

    “姐,你不疼我了,亏我还每天对你朝思暮想,天天想你千百遍,你连抱都不让我抱一下,我……哭,呜呜呜……”

    “好了,好了,那抱一下,抱一下,真受不了你,哪学来的歪风邪气,见面就抱抱,那一会是不是还要亲亲啊?”

    “那就最好了,姐,亲一下!”

    “神经病!”

    唐宾听到这里就差点要凌乱了——

    “这外面两人什么关系,什么关系呀?”

    他真想冲出去把那男的拎起来好好严刑拷打一番,问问他到底有什么毛病,人家的女人是可以随便抱抱,随便亲亲的吗,你至少要问一问我这个主人吧?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可是,现在自己光溜溜的,这么冲出去也实在太不雅观了些。”

    正在无比纠结中,叶雁又道:“小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呀!”

    男孩道:“就中午刚到的,想给你个惊喜嘛!姐,是不是很惊喜呢?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叶雁道:“哟,还有礼物呀?小安,我发现你变细心了嘛!老实说,是不是在外面交了女朋友,到姐这现学现卖来了?”

    男孩否认道:“怎么可能?我要找的女朋友,那也必须是跟姐一模一样,不然我才不要。”

    叶雁笑骂道:“你什么脑子啊,这世界上哪里有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小安,你不会是有恋姐情结吧?”

    男孩马上道:“是啊,我就是有恋姐情结,这辈子我就打算只爱姐姐你一个了。”

    啥?

    唐宾要跳起来了,这哪里冒出来的小破孩,居然真的来挖自己墙角了。

    奶奶的,胆够肥的啊,等着,你给老子等着……

    不过,叶雁接下来的话就让他彻底平静下来:“小安,你可别瞎说,我是你姐,亲姐,你要再这样,我打你了啊!”

    “好啊,打是亲,骂是爱……姐,我可听我妈说,你跟那姓罗的家伙已经离婚了,真是太好了,姐,你真是我亲姐,以前我就说了,你跟那姓罗的根本尿不到一块去,那混球我一看就讨厌,什么东西,人前装的跟孙子似的,也就是把大姨骗的五迷三道!嘿,现在离了好,离了就自由了,以后有弟弟我疼你呢!”

    “滚你的,毛还没长齐呢……”

    靠,闹了半天,原来这小破孩还真是叶雁的亲弟弟啊!

    一个有严重恋姐情结的小破孩。

    听到这里,唐宾终于放心下来,本来还以为是来挖自己墙角的,结果原来是自己的事实小舅子。

    不过听两人的口气,怎么好像不是同一个妈生的,难道是同父异母?

    下面的话题,唐宾就没有再仔细去听了。

    人家两姐弟之间的私房话,自己还是做个文明人,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好。

    刚刚运行了第一次挨打术,他现在也急着想知道效果到底如何,刚才在卫生间发生的事情已经给了他一个明确的结论,自己的力气大了,身体也变得坚硬,估计在防御力上面真的能达到用脑袋挨棒球棍屁事没有的程度。

    挨打术,果真够能挨的了!

    当然,这指的是内力已经遍布全身,将挨打术发挥到极致的情况下,才会有这种功效。

    实际上,运转到体表的内力不能长时间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部分跟血肉组织细胞等发生促进作用被吸收消耗,另一部分则会自然消散,回到经脉中的内力只有很少一部分,可以说消耗还是很厉害的。

    不过根据小册上的记载,当第一次运转挨打术把内力渗透入全身并成功之后,身体各方面素质可以提升百分之二十左右,当然这是一个估计值,具体还是要根据自身的情况为准,这就类似于第一次洗髓伐毛的功用,而之后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好事了。

    唐宾细细检查了一下自己剩余的内力,发现这一次消耗,足足用去了全身内力的百分之八九十,可见其消耗之巨。

    所幸,这是因为第一次练习使用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以后就会好很多,而且只要自己坚持练习周天运转和阴阳五禽戏,这部分消耗的内力还是可以恢复的。

    据说,内力强大道一定程度,可以将挨打术发挥到极致,理论上甚至可以把自己真正变成金刚不坏之身,坚如钢铁,可挡子弹。

    好吧,这些也都是秦海燕她老爹自己的臆测,实际上是不是如此,唐宾现在也无法证明。

    在百无聊赖之下,他就在床上运起了阴阳五禽戏的行功路线,借以慢慢恢复消耗的内力。

    如此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房间门忽然被轻轻敲响,叶雁在门口脆生生的喊道:“哥,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