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红色莫斯科 > 第1209章 不速之客
    听完索科夫的这番肺腑之言,阿西娅的心里很感动,她知道索科夫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因此才不把自己安排到危险的岗位去。

    她起身走到了索科夫的面前,在他的额头上重重地亲了一下,感激地说:“米沙,谢谢你的一番好意。不过我作为一名助理军医,我的责任就是救护受伤的战士。我看如果有可能,你还是把我安排在一线作战部队吧。”

    见阿西娅执意要前往一线部队,索科夫也**再劝,以他对阿西娅的了解,就算自己再劝,对方恐怕也不会答应留在集团军的野战医院。

    索科夫在脑子里把几个师都想了一遍,最后想到霍赫洛夫的第182师,是最先投入战斗的部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自己肯定不会把什么重大的作战任务交给他们师,如果让波西娅去该师,倒是可以把危险降到最低。

    想到这里,他对阿西娅说:“阿西娅,既然你想去一线部队,不如就去霍赫洛夫上校的第182师吧,在这次阻击帝国师的战斗中,他们是第一个投入战斗的。这是一支**的部队,假如你**异议的话,我就安排你去找个师?”

    阿西娅哪里知道索科夫的那点小心思,还有些担心地问:“米沙,对方会同意要我吗?”

    “放心吧,只要有我在,你要去哪个师,都**人敢反对的。”说着,索科夫站起身,走到放在墙边的电话机旁,他摇动了几下手柄,把听筒贴在耳边,听到里面有声音传出来时,他对着话筒说:“我是索科夫,给我接第182师师部。”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听到霍赫洛夫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后,索科夫语气平静地说:“上校同志,我打算派个助理军医去你的师野战医院,不知你是否愿意?”

    “司令员同志,我们师野战医院的医护人员一直严重不足,您能给我们派助理军医过来,那真是太好了。”霍赫洛夫上校试探地问:“不知他什么时候能过来?”

    “不是‘他’而是‘她’,是一位女助理军医。”俄语中的“他”“她”在称呼上还是有区别的,索科夫意识到对方误会自己会给他们派一名男军医过来,便特意进行了说明,最后强调说:“你们要确保她的安全......”

    谁知他的话还**说完,就被霍赫洛夫打断了:“什么,司令员同志,您打算派一名女助理军医过来。这样合适吗?要知道,男军医在前线更受欢迎。”

    阿西娅听到对方婉转地拒绝了自己的加入,脸上的表情不禁黯淡下来。索科夫见状,把眉头一皱,不满地说:“上校同志,难道你不知道,在战场上只有军人和**,并**男女之分吗?”

    “司令员同志,您这话说得没错。”对于索科夫的这种说法,霍赫洛夫倒是表示了赞同,但他依旧固执地说:“可是女人上战场,会不会感到害怕啊?”

    “不会的。”索科夫斩钉截铁地说:“她曾经参与了整个***格勒保卫战,并多次从战场上把伤员背下来,她一点都不害怕打仗。”

    原本霍赫洛夫还想继续拒绝的,可听到索科夫提到了***格勒保卫战,立即意识到索科夫之所以一再向自己推荐此人,恐怕与这位女军医有些什么瓜葛。想到这里,霍赫洛夫试探地问:“司令员同志,我想问问,这人和您是亲戚吗?”

    “是的,是我的亲戚。”索科夫看了一眼阿西娅,继续说道:“难道你们要先看她是不是我的亲戚,才能觉得是否让她加入你们的野战医院吗?”

    “不是的,司令员同志。”见索科夫的话一针见血,但霍赫洛夫还是竭力掩饰着:“既然是打过仗的女军医,那我代表我师的全体指战员欢迎她的到来。”

    “那好,明天我派人送她过去。”索科夫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笑着对阿西娅说:“阿西娅,事情已经搞定了,霍赫洛夫上校欢迎你加入他们的师野战医院。”

    “米沙,这真是太好了。”阿西娅坐在索科夫的腿上,张开双臂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亲吻了两下,激动地说:“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两人开开心心的吃完了午餐,索科夫正想趁萨梅科在指挥部帮自己盯着的工夫,在家里和阿西娅好好地探讨一下人生。虽说两人早在***格勒保卫战开始前,就领取了***书,但到此刻还是有名无实,索科夫想利用这个机会,把生米煮成熟饭,让两人的婚姻名副其实。

    谁知一切正在按步骤进行时,却被骤然响起的敲门声打乱了。只差临门一脚的索科夫气得冲门口吼道:“谁在外面?”

    “司令员同志,是我。”门外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我是萨莫伊洛夫中尉。”

    索科夫胡乱地套上衣服,跳下床,光着脚来到门口,伸手打开了房门。

    站在门外的萨莫伊洛夫,见索科夫出现在门口,连忙向后退了一步,随后抬手敬礼:“司令员同志,军事委员同志请您立即回指挥部。”

    索科夫从对方的话中敏锐地捕捉到一个信息,让他来喊自己的人是军事委员卢涅夫,而不是参谋长萨梅科,看来其中是出了什么问题。于是他板着脸问:“有什么事情吗?”

    “有一位从莫斯科来的大人物,要见您。”萨莫伊洛夫有些慌乱地回答说:“军事委员同志命令我立即过来找您。”

    “从莫斯科来的大人物?”索科夫听到这里,心里不禁泛起嘀咕,朱可夫刚离开**多久,又会有哪个大人物来这里找自己呢?而且一向胆大的萨莫伊洛夫,在提到此人时,身体居然有些不自觉地发抖,看来他非常惧怕此人。为了搞清楚来的是谁,他试探地问:“中尉同志,你知道来的是什么人吗?”

    听到索科夫的这个问题,萨莫伊洛夫警惕地朝四周看了看,随即压低声音回答说:“是国防委员会人民委员同志。”

    “国防委员会人民委员?”索科夫把这个职务重复一遍后,顿时浑身汗毛竖起,吃惊地问:“中尉同志,你说来找我的人,是贝利亚同志?”

    “没错。”见索科夫已经猜到了答案,萨莫伊洛夫也不否认,而是点了点头,肯定地回答说:“正是人民委员同志,他正在指挥部里等您呢。”

    “你稍等我片刻,我换好衣服就跟着你去指挥部。”索科夫说完,关上了房门,来到了床边,对阿西娅歉意地说:“阿西娅,真是不好意思,有一位重要的大人物在指挥部里等我,我需要立即赶过去见她。等晚一些我再过来找你,好吗?”

    “米沙,既然你有重要的人物要见你,那就快点过去吧,别让他等急了。”阿西娅从来都不是一个拖后腿的人,她通情达理地说:“我会一直留在这里等你的。”

    索科夫带着萨莫伊洛夫来到指挥部时,果然看到门口站着不少戴蓝顶帽子的军官,他们像普通战士似的挎着***,在来回地走动着。见到索科夫二人过来,一名军官上前伸手拦住了他们:“是索科夫少将吗?”

    “是的,我是索科夫。”虽然对方只是一名少尉,但考虑到对方特殊的身份,索科夫还是礼貌地回答道:“我是奉命来见贝利亚同志的。”

    少尉显然是接到了上级的命令,便冲索科夫一摆头:“进去吧。”见萨莫伊洛夫也想跟着进去,便再次拦住了他,“贝利亚同志只见索科夫将军一个人,你还是留在外面等吧。”

    索科夫熟门熟路地走进了指挥部,见屋里只有三个人,一个是参谋长萨梅科少将,一个是军事委员卢涅夫中将,剩下的是一位是穿着军便服,戴着一副圆框眼镜、有点秃头的中*人,外表看起来犹如一个和善的大学教授。

    虽然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但索科夫还是把后世看到的照片,和眼前的人对上了号,这就是让所有人谈之色变的贝利亚。一猜到对方的身份,索科夫感觉自己的两腿有些发软,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来找自己,显得格外紧张。

    但就算心里再害怕,索科夫还是努力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他抬手向对方敬礼后,毕恭毕敬地说:“您好,国防人民委员同志,第27集团军司令员少将索科夫向您报告,我代表全体指战员,欢迎你们的到来。”

    “你就是索科夫同志,我早在莫斯科的时候,就不止一次听说你的名字,但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本人。”贝利亚起身走过来,伸手和索科夫握了握,笑眯眯地说:“希望我今天的到来,**给你打来什么不便。”

    “瞧您说的,国防人民委员同志。”索科夫陪着笑说:“您能到我们这里来,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荣幸。我相信您的到来,会起到凝聚军心、鼓舞士气的作用。”

    在接下来的交谈中,长得慈眉善目的贝利亚,努力营造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但索科夫却觉得很不自在,他觉得在这种舒服之中夹杂这一些说不出的**。不过只要对方不是专门来找自己的麻烦,这种**也是可以忽略的。

    两人聊了许多**营养的话之后,终于触及了今天的正题:“索科夫将军,我有几个问题不明白,想向你请教一下。”

    索科夫心说,终于谈到重点了。连忙态度恭谨地说:“人民委员同志,您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答案,就一定会如实回答的。”

    “我听说,在敌人向库尔斯克突出部发起进攻前一天,你就给部队分发了武器弹药,并让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有这回事吗?”

    索科夫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件事,根本瞒不过任何人,便如实地回答说:“没错,的确有这么回事。”

    “那请你告诉我,你是如何知道敌人要进攻的?”

    面对贝利亚的**,索科夫沉吟了许久,脑子里在思索应该怎么回答对方的问题。见索科夫迟迟不说话,贝利亚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就在他准备开口说话时,索科夫已经抢先说道:“我是根据上级下达的命令,来做出的判断。”

    “根据上级的命令?”索科夫的这个回答,把贝利亚搞糊涂了,他有些纳闷地问:“什么命令?”

    “在最高统帅部发布的作战命令中,曾专门提到,德国人有可能在7月3日到6日,向我军的防线发起攻击,各部队应该切实地做好战斗准备。”索科夫想到是在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在库尔斯克会战前,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讨论是否应该对敌人的阵地实施炮击时,罗科索夫斯基曾提到过这道命令,索科夫不知道真假,但他此刻只能把自己判断,推到这道命令上面去:“我看大本营预测的期限都快结束了,而德国人迟迟**动静,觉得其中肯定有**,便果断地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没想到,还真的让我蒙对了。”

    索科夫的回答,让贝利亚感到很意外。在这里来的路上,他设想过很多种索科夫可能会辩解的理由,但却偏偏**想到这一点。他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有些尴尬地问:“这么说来,你是根据最高统帅部的这道命令,来判断敌人可能会在库尔斯克突出部采取行动的?”

    自从索科夫崭露头角,进入贝利亚的视线开始,他就一直是被怀疑的目标。贝利亚觉得索科夫对战局的判断,对战机的把握,都是令人吃惊地准确,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早在***格勒保卫战开始前,他就在一次最高统帅部的会议中,大胆地提出了索科夫可能是德国间谍的可能,并用一些事例来证明自己的猜测。

    好在当时有不少人帮索科夫说好话,否则的话,他肯定早就被当成德国间谍抓了起来。这次库尔斯克会战开始,当贝利亚再次得知索科夫在敌人进攻前,提前采取了预防措施,便在请示了***之后,带着一帮手下过来找索科夫。

    不过索科夫刚刚的回答,又让他变得疑惑不解,难道是自己的判断出了错,对方真的是一个军事天才,居然可以凭着一些蛛丝马迹,就准确地判断出敌人的动向?索科夫的回答听起来倒是合情合理,但始终无法消除他心中的怀疑。

    很快,他又向索科夫提出了新的疑问:“既然你说你提前让部队做好战斗准备,是你根据上级的命令做出的判断。那请你告诉我,接下来的战斗,会在什么方向展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