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990 武德最后一年
    酬谢完了掌柜,年节,也就正式到来了。

    萧寒在长安的朋友很多,每当到了这个的间,送礼总是一车一车的往长安拉!

    而且,因为萧寒送礼,多是送一些外面买不到的东西,比如顶级的茶叶,最好的烈酒,以及某些稀奇古怪,却又实用无比的东西。

    所以朝中无数官员,皆以收到萧家礼品为豪。

    “哎?今年的礼单怎么房玄龄和杜如晦的?”

    萧家卧房内,身穿一件轻薄衣衫的薛盼看着萧寒列出的名单后,不免有些奇怪的问。

    萧寒是个没骨气的,最看不得薛盼这身打扮!先是直勾勾盯着她看了半天,然后努力咽了一口口水,这才猴急道“什么礼单鸡蛋的,先不提那些,咱来做点有意思的事……”

    “呸!正经点!”薛盼被萧寒看的俏脸一红,轻啐了一口说道“现在说正事呢!”

    “有什么正事啊?!”萧寒看薛盼不情愿的模样,翻了一个白眼,一屁股坐在床边郁闷道。

    薛盼却不管精虫上脑的萧寒,她拿着礼单,在萧寒面前抖了抖,问道“这礼单是你写的?怎么今年连那个魏征都有年礼,怎么唯独少了房玄龄,杜如晦两个的?”

    “少了就少了呗。”

    萧寒挠挠头,不以为然的说道“反正那两个老狐狸,前一阵子还在背后使绊子来,不给他们送礼也好,省的我被别人说成是二傻子。”

    “什么二傻子?谁敢这么说?”薛盼一看萧寒的模样,就知道他小心眼的毛病又犯了,笑盈盈的坐在他旁边说道“再者说了,他俩也没说你什么,只是提议国之重器,不能集一人之手,这事满朝的人不都同意?就连我哥,不时也没说什么?”

    “反正我心里不痛快!”萧寒冷哼了一声,索性枕着胳膊,仰倒在床榻上。

    薛盼见状,是又好气,又好笑!

    伸出手拉了拉他,结果萧寒跟个小死猪一样躺着一动不动,反倒差点把她自己也坠倒在床上。

    恼羞的锤了萧寒一下,薛盼索性也躺在萧寒旁边,瞪着一双大眼睛道“并且我觉得他俩这么做,也不尽是什么坏事,起码让你回来了不是?更别说,这事起因还不是你弄的东西太厉害?吓到了他们?!要不论陛下的信任,谁及的上你?”

    “那……倒也是。”

    到底是夫妻,最懂得自己的永远是另一半!

    薛盼这几句漂亮话说的,不知不觉都快甜进萧寒心缝里了!就连他刚刚还郁闷的脸上,也挂上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薛盼见萧寒笑了,心里也送了口气,又连忙趁热打铁道“所以依我说,咱家不差那点东西!我听说这俩老倌也没什么积蓄,就指着那点点俸禄过活,偏偏今年的钱都被突厥搜刮了去,俸禄拖到现在都没发下来,你要不给他们送点东西,怕是这个年,他们都不好过。”

    待话说到此时,萧寒已经被薛盼哄得心花怒放!再想象一下房玄龄杜如晦在家守着个破碗,喝稀粥的模样,肚子里的怨气早就散的一干二净。

    伸手揽着薛盼苗条的腰肢,萧寒嗅着她身上那股特有的香气道“好吧,就当给宝贝老婆一个面子,等明天,让吕管家备一份礼送过去。”

    薛盼点点头,眉眼都变成了一弯新月“嗯,这还差不多……啊,讨厌!”

    也不知道萧寒的爪子伸到了哪里,卧房中,紧跟着就传出薛盼的一声惊叫。

    不过而后,这声音却又马上变得沉闷起来,好像是被人捂住了嘴巴。

    这一变故,使得刚刚溜达到后院的小奇很纳闷。

    跑过去,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听了听,只听到几个奇怪的声音,像是房里的萧寒在欺负那个总喂它骨头的女主人?

    “嗷呜……”

    这可如何使得?要是欺负了女主人,谁再喂它骨头?于是乎,“护主心切”的小奇狼嚎一声,使劲用爪子扒开房门,等好不容易把门扒开一道缝,它刚想探进狗头去,迎面一只硬底靴子就砸了过来。

    “嗷呜……”

    脑袋上重重的挨了一下,小奇当即惨叫一声,也顾不上拯救女主人了,头也不回的夹着尾巴跑了!

    身后,还带着萧寒怒不可遏的呵斥声“傻狗,早晚炖了你吃肉!”

    只不过,这句话,萧寒已经喊了不知道多少遍!估计要是真的话,小奇就算有十条狗命,也不够这样祸祸的。

    日子,就这样平静而有趣的度过,当时间来到一年中的最后几天,大唐的年味,便越发凸显出来了。

    萧寒庄子上的学堂终于放假了,都快憋了一年的孩子这时候如同松了缰的野马,三五成群的在庄子里乱蹿。

    一时间,整个庄子都鸡飞狗跳起来!

    往日的农村三霸,公鸡,大鹅,黄狗,在这些调皮的孩子手中,也没了往日的嚣张。

    就连出门走在街上,都不敢随意叫唤,生怕哪个角落里再冲出一堆小煞星,抓住它们,拔光尾巴上的毛。

    除去疯了一样的孩子,大人这时也不再上工。

    用萧寒的话说都忙碌了一年了,也该好好歇歇了。

    工业区放年假了,各种新作坊,也陆续放假。

    庄子里的女人,开始忙着准备过年的菜品,馒头。

    男人们,则洒扫门庭,张贴春联,将自己的小家打扮的喜气洋洋。

    作为庄子的中心,萧府这时也早就被吕管家指使着人打扫的干干净净,连门口树立的石狮子,也被用清水泼了三遍,干净的连爪子下面都纤尘不染。

    门檐下,那对大红的喜字灯笼这挑了下来,换上了新的福字灯笼,好意味着在新的一年里,福气满满。

    腊月二十九,当所有过年的准备都已经妥当,武德年最后一个好消息,也从长安传了过来。

    燕王罗艺,兵败被杀!

    这场类似于闹剧一般的造反,终究没有折腾起太大的水花。

    听信使说,前去的尉迟恭和长孙无忌几乎没有做什么,罗艺的部将就已经纷纷投诚,到了最后,可怜的燕王只剩下孤家寡人一个,被尉迟恭斩下了脑袋,星夜兼程,送回长安。(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